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这个仙子有点茶 > 第20章黑船的秘密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wxs9.org
  虽然不久前刚刚饱餐了一顿,可那是另一具身体的,现在的这具身体,距离上次吃“生鱼片”已经是三个时辰之前的事了。

  跳跃的火焰不断的炙烤在大鱼的身上,就连一直在驾船的福伯都在频频回头。

  烤鱼的香气不断刺激着三人的味蕾,让三人不断地吞咽着口水。

  赢洄再次使出木系法术,化成碗筷,先给福伯夹了一碗,他年纪大了,又刚经过一场大战,着实饿的厉害。

  和赢洄推让了一番,便接过了碗。

  此时已经刚才大战的地方十分远了,福伯也不再急着驾船,吃着鱼肉,也能稍微休息休息。

  季明月身上没有力气,福伯身为男子,也不便照顾,便由着赢洄一点点的喂她。

  等到两人都吃完了她迅速的将剩下的鱼肉一扫而空。

  舒服的打个饱嗝,只觉得脑子都灵光了不少。

  不浪费一点功夫,拿过季明月的储物袋,就开始了她的水磨功夫。

  只不过就算她神魂远超一般修士强大,与筑基修士也是云泥之别,就算是有季明月的指导,也是磨了一整天,才将季明月的神识印记给抹掉了。

  成功的那一刻,不光是赢洄,季明月和福伯都是松了口气。

  季明月的出身,一看便不同凡响,又是筑基修士,储物袋里的东西却不多。

  丹药只有五瓶,还大多都是解毒丹,涤尘丹这种无用的。

  只有一瓶生肌丹,还有一瓶类似金疮药的外敷药粉,勉强能用。

  赢洄将这些东西全都翻了出来,一一摆在季明月的身边,先喂了她一颗生肌丹。

  “我先将你的伤口重新清理一下,然后再上药,可以吗?”

  季明月点头,福伯立刻转了身子,蹲在船头,专心的驾着船。

  赢洄将季明月身上的衣服脱了,雪白的身体上,到处都是干涸的血迹,一时分不清到底哪里才是伤口。

  赢洄也不敢使用法术了,只轻轻的拿了帕子,用水系法术将其打湿,一点点的擦拭着她的身体,发现伤口之后,再用小股的水流轻轻的冲洗干净。

  忙了一个时辰,方才将季明月的身体清理干净。

  而季明月从头到尾,都没有吭过一声。

  赢洄心中佩服季明月的坚韧,手上却越发的小心起来。

  小心的将伤药上到伤口上,用绷带包扎好之后,才又重新找了干净的衣服给她换上。

  “我的储物袋里,应该有适合你的衣服,你自己找一件换上吧。”

  或许是因为用了药,或许是因为身体被清理干净,季明月一直紧皱的眉头都舒展开了。

  对这个忙前忙后,却一身狼狈的小姑娘心疼起来。

  “不了,还在海上呢,换了干净衣服,干起活来就束手束脚的,弄坏了怪可惜的,等咱们上了岸,再借前辈的衣服穿。”

  季明月笑笑。

  “不过是件衣服,哪值当你这般小心。”

  见赢洄仍然坚持,便也作罢。

  “不换衣服可以,只是也别叫我前辈了,我如今境界跌落,炼气修为能不能保住都不一定,哪还当得起前辈一说。

  我痴长你几岁,你若是愿意,便唤我一声姐姐吧。”

  赢洄顺杆往上爬,立刻嘴甜的唤起姐姐来。

  “明月姐姐,你是哪里人啊,怎么到了那条黑船上了,又是怎么和他们起了冲突的啊?”

  “说来话长,我乃太微仙宗内门弟子,师承元辰真君,筑基之后,返乡探亲,返程之时经好友介绍,搭这条船回宗。”

  “我说呢,这船又慢又破,哪比得上筑基修士御剑飞行来得方便。”赢洄感慨道。

  季明月继续道:“我回家之时,便是御剑飞行,因为家里离宗门实在遥远,却实有些疲累,而且这一路波折又多,打劫陷阱,就遇到了许多次。

  她说这条海路灵气稀薄,大多都是一阶海兽,二阶海兽都少,甚少有修为高的修士会在这边停留,我这筑基修为,走这条路绝对没人敢惹,虽然慢了些,但是我修为刚刚突破不久,正好用这段时间好生稳固,对灵气要求不高,听她这么一说,便心动了。

  可我上了船之后不久就发现这船上竟藏了好几位筑基修士在船工之中。

  察觉不对之后,我便多方探查,终于搞清楚了这艘船的勾当,那船主竟然是将这一船人拉去一座他们不久前发现的一座小岛上去挖矿的。

  那小岛上有一条上古时期的废弃矿脉,上古时期灵气充裕,开采灵矿时,那些贫杂灵矿都不屑耗费力气提炼,所以,这条矿脉虽然是废弃的,却价值惊人。

  他们在岛上建了几座大熔炉,有人负责挖矿,有人负责运输,有人负责炼制。

  这些干苦力的人,便都是由这艘船源源不断的运上去的。”

  “他们做的如此名目张胆,就不怕被发现吗?”

  赢洄倒吸一口凉气,佩服这群人的胆大包天。

  “我看是他们就怕被发现,这才如此心急,能捞多少捞多少。”

  季明月恨声道:“这帮人说是修士,和邪魔外道有何分别。

  也怪我不小心,发现了这秘密之后,一时太过震惊,泄露了气息,被他们发现,便有了后边的乱战。

  你们呢,怎么上的这艘船?”

  赢洄将自己二人的经历也简单的说了说,季明月感慨:“你也算机敏了,做事也果断,只是,低估了他们的势力。”

  赢洄心有戚戚,谁说不是呢。

  “他们没能直接把我杀了,恐怕一时半刻不会放弃,就算是回到大陆,也会有他们的耳目来追杀我,到时,我们便分开吧。

  我储物袋中有一令牌,拿着它,就算是错过开山门,也可以拜入太微仙宗,算是我的报答了。”

  “你伤的这般重,连储物袋都打不开,分开了你一个人被那帮人发现,还有命嘛?你就不想活着去见你师尊,你就不想亲自问问你那所谓的儿时好友,到底是安得什么心?”

  赢洄在季明月身上投资了这么多,自然是想要一个长长久久的靠山的,只一个入门资格,哪里会甘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