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论国师的倒掉 > 第109章 兰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lwxs9.org
  ()

  ()梅花宴虽是庄妃娘娘一手操持,但宴会这日她却不好亲临,只好托了她娘家大嫂宁远大将军府的大夫人代为主持。

  送出去的请柬非富即贵,都是京都城中一等一的勋贵子弟,再加上还有燕国七皇子和九公主莅临,大夫人哪敢托大?

  庄妃娘娘便请了靖南王妃委以重任。

  原是一家亲戚,庄妃娘娘的忙靖南王妃总是要帮的。

  何况,先前王妃生辰时叫禁卫军给搅和了寿宴,让她好一阵子下不来台,正好也趁着这次机会重整旗鼓,重新恢复她京都城第一贵妇人的尊严。

  靖南王妃便揽下了这差事。

  到了梅花宴这日,王妃一早便来了,将所有的细节均勘查仔细了,约束好了下人,这才端坐宴花厅。

  时景刚踏入花厅时,见到的便是这位老王妃优雅娴静地坐在一大瓶新鲜欲滴的梅花前饮茶的身影。

  “庆阳见过靖南王妃。”

  靖南王妃低垂的额头上情不自禁闪过一丝厌恶,但再抬起头时,她已经堆满了谄媚:“庆阳啊,来坐。”

  厌恶,来自于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很难用言语来描述。

  但谄媚,却是因为深知当今陛下对庆阳郡主的宠爱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就连身上流着陛下血脉的三皇子都因得罪了庆阳而遭受一顿毒打。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不过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罢了。

  但偏偏王妃又确实与庆阳这样无脑莽撞的丫头没什么共同话题,只能尴尬地寒暄着:“近日可好?”

  倒是时景,认认真真地注视了靖南王妃一通:“王妃是不是觉得冷?”

  她看到王妃的嘴唇有些不同寻常地发紫。

  靖南王妃摇摇头:“不冷啊。怎么?庆阳觉得冷?这屋里通了地龙,暖得很,若是庆阳觉得不够,我让人再去点一炉炭。”

  时景的目光动了动,悄悄地移到了王妃的手指甲上,不出意外,也有些发紫。

  她抿了抿唇:“那倒也不必了。”

  靖南王妃都提起了要加炭炉的心,却又被她否决了,心里难免有些不快。

  但一想到三皇子的遭遇,她再多的怒火也不好发出来,只能隐忍着:“庆阳,这座园子很是精致,不如你先四处看看?说不定还能在梅林那边遇到先到的几位小姐呢!”

  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不必在这儿拘着。”

  时景点了点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她起身向外走去,在转角处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对前来相送她的靖南王府大夫人说道:“我刚才看到王妃脸色有些不大好,又听她呼吸急促,感觉她身子有些不大舒服……”

  大夫人笑了笑:“劳烦郡主费心了。我母亲每到冬季身上都有些不大舒坦,这是老毛病了,每日都有进补药的。”

  她回头看了靖南王妃一眼:“先前我已经劝过她老人家了,今日天寒,在家养着便好,何必到这山上来吹冷风?不过,她喜欢热热闹闹的,不肯错过这盛会……”

  言下之意,大约是靖南王妃确实身体抱恙,但为了“不错过这盛会”,所以她老人家还是带病前来了。

  时景闻言笑了笑:“大夫人心里有数那就好。”

  她看靖南王妃嘴唇和指甲的颜色,以及那略显急促的呼吸声,不难判断这位老王妃患有心脑血管方面的疾病。

  今日天冷,此处又在半山腰上,想必老王妃过来一趟甚是颠簸,而后又立刻从寒冬腊月中进了烧了地龙的暖房。

  这一冷一热的……

  不过,既然靖南王妃这是旧症,想必大夫人也有所准备,并不需要她操心什么。

  时景冲着大夫人点了点头,便径直往梅林处去了。

  “大夫人,王妃寻您呢!”

  大夫人望着时景远去的背影伫立良久,一直等到有人唤她这才回过神来。

  “哦,我这就来。”

  靖南王妃心里本就不快,又见大夫人送庆阳郡主迟迟未归,不耐烦之色就更显脸上了。

  她好不容易见到了大儿媳,冷着脸问道:“怎么去那么久?”

  大夫人笑着说:“郡主和我说了两句话,耽搁了一会儿。”

  她顿了顿:“母亲,您寻儿媳妇有事?”

  靖南王妃叨叨咧咧:“庆阳和你能有什么话好说?她那样的人,面上赔个笑脸就够了,你可不许和她多来往,没得带坏了我们王府的风气。”

  似是察觉到了这样说话不好,她咳了一声:“好了,我找你来是让你去大门口亲自引了沐阳伯家的五小姐进来。”

  “窦五小姐?”

  大夫人迟疑了一下:“母亲给世子选定了?”

  靖南王妃淡淡一笑:“八九不离十了。下人来报,窦五小姐的马车马上就要到了,你亲自到门前去迎她,然后送到我这里来。”

  她摆了摆手:“快点去。”

  大夫人好脾气地行了一礼:“是,母亲。我这就去。”

  ……

  时景一路往梅林处行去,遥遥便见着不少年轻姑娘已经聚集在那边,折花的折花,嬉笑的嬉笑,全不顾外面那寒冷的天气。

  “郡主。”

  她回头:“雾月?你怎么不去和朋友们在一起玩?”

  刚进这座别庄的时候,柳雾月在门口遇到了他国子监的同窗,就被人拱着走了。

  她心里深知今日或许会遇到危险,所以这倒正中了她心意。

  没想到,这孩子转啊转,又转回到了她身边。

  柳雾月冲她笑笑:“苏五公子和江九公子他们都在前面的梅花坞中,我遥遥看见了郡主,这才跑过来的。”

  他从斗篷里递出来一个手炉:“外面天寒,郡主拿着暖暖手吧!”

  时景也不客气,她接过来看到这个手炉上还绘着兰草,十分别致,意趣十足的样子,不禁问道:“这是你从家里带出来的吗?”

  马车上其实也备了暖炉,但她嫌拿着麻烦,所以没带进来。

  柳雾月笑着说道:“这是江九公子赠我们几个的礼物,一人一个,都是新的。郡主放心,我也没有用过的。”

  他指着手炉上的兰草,脸色有些微红:“江九公子夸我气质如兰草,我……我觉得我当不得。”

  时景笑了起来:“兰草?咱们雾月怎么当不得了?”

  她将手炉拢在袖子里说道:“行了,外头冷,你的好意我先收着,等回了府,你朋友赠你的东西,自然还是要还你的。”

  柳雾月点了点头:“嗯。”

  他看了时景一眼,忽然小心翼翼问道:“苏五公子也在那边,郡主要不要……跟我一块过去?”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