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我的偏见小姐 > 第四十三章 怎一个爽字了得

第四十三章 怎一个爽字了得

 热门推荐:
  白月光洒在404寝室。

  井泽躺在床上抽烟。

  秦良和黄飞坐在小马扎上,正在进行一场很严肃的谈话。

  “大个,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飞燕一直跟我聊天,很明显她对我有意思!”

  “老黄,怎么回事你心里没点逼数?井泽和天霸把机会留给咱俩,我他么口腔溃疡了,所以只能选出你当代表,所以她才跟你聊天的。”

  “呵呵,那是你眼瞎了!”

  “呵呵,这么说的话,你眼睛也瞎了,没看到飞燕对我很关心吗?”

  这时候,抽烟的井泽忍不出了,插了一句。

  “半斤对八两,你俩都瞎了,谁也甭说谁。”

  那哥俩不管井泽的讽刺,在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大个,我就问你一句话,你退出不退出?”

  “巧了,老黄,我也正想问你这句话,如果你不退出的话,受苦的肯定是你!”

  “我呸,成,那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老黄,到时候别怪哥们不讲情义了!”

  ……

  ……

  接下来的时间,哥俩一直在打嘴炮,彼此毫不相让。

  井泽实在听下去了,跳下床搬了个小马扎坐他俩中间。

  “我调节调节成不?”

  俩人不说话,等于默认了。

  井泽给老黄上了支烟,“都少说两句,别那么大火气,不就是一个妞吗?至于把咱哥们儿情义伤了?”

  黄飞道:“井兄,你说吧,我听你的!”

  秦良也表态:“井兄,你给我们评评理!”

  井泽笑道:“好嘞,那你俩别说话了,听我说哈。兄弟是兄弟,女人是女人,不能因为女人伤了哥们儿情义,既然都看上飞燕同学了,那我给你们约法三章。”

  哥俩看着他,等待这个三章。

  井泽抽口烟想了想,继续道:“第一,谁都不能使阴招阴谋,相互使绊子,都得光明正大的追求;第二,无论谁追到了,对方立即退出,不得再死缠烂打;第三,以后兄弟还是兄弟,别有什么情绪!”

  说完,井泽看向两个当事人。

  秦良点头,“我同意!”

  黄飞说道:“我也同意!”

  井泽笑道:“行了,你俩握个手,不愉快就算过去了。”

  两人握手,却没有那么快分开。

  黄飞道:“大个,作为兄弟,什么事我都可以让你,唯独女人不可以!”

  秦良道:“老黄,接下来,我要让你看看什么叫实力碾压,到时候别恨我呦!”

  黄飞:“我呸!”

  这时,秦良微信声忽然响起,这才松开手拿起手机。

  看了好一会儿,脸上表情变化了好几次,最后一脸红光。

  “老黄,对不住了!”秦良站起身道。

  黄飞茫然道:“啥,啥意思?”

  其实他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秦良叹口气,将手机递给黄飞,然后穿外套。

  井泽好奇的凑上前,看见了那则信息,称昵为“燕子”的人发过来的。

  “小哥哥,我给你买了维C,你下来拿吧!”

  “燕子”就是陈飞燕。

  然后下边有秦良的很恶心的回复。

  “小姐姐,等我哦,马上就到!”

  井泽默默撤回身子,看着已经呆滞的黄飞,对他表示深切的同情。

  秦良穿好外套,拿过手机,哼着小曲走了。

  良久后,黄飞缓缓转过头看向井泽,“这不是梦吧?”

  井泽点点头,“不是,你已经失败了!”

  黄飞嗷一嗓子,跑了出去。

  “哎!爱情真他娘的可怕啊!”

  井泽一声感叹。

  其实这事不奇怪,刚才聊天的时候,井泽已经发现了些端倪,那位飞燕同学对大个好像格外关心。

  这就证明了自己之前的推断,肯定是陈飞燕早就注意到大个了,以至于用望远镜偷窥,然后想了个寝室联谊的烂俗戏码,要到了大个的联系方式。

  不惜用两个宿舍的其他人做嫁衣。

  现在已经要到了,别人就没用了,接下来就看他们自己的事了。

  按道理来讲这是好事,因为大个也看上她了,顺其自然发展,走到一起是必然的。

  然而井泽还是有些担心,如果飞燕同学知道大哥的习惯可怎么办?

  哎。

  一切都是未知啊。

  祝他好运吧。

  寝室里只剩下井泽一人,这样的情况倒是很少见,有点孤独的感觉。

  九点半,天霸先回来了,“咦,他俩呢?”

  井泽道:“一个开心去了,一个伤心去了。”

  天霸茫然,“什么情况?”

  井泽说了一下大致经过,天霸一阵唏嘘感慨。

  九点五十,秦良回来了,依然哼着小调。

  井泽笑问:“第一次约会的感觉怎样?”

  秦良文绉绉道:“怎一个爽字了得?”

  井泽道:“你跟他说话了吗?兰花指了吗?”

  秦良摇头,“没,她一直说,我就一直听,然后她也不说了,我俩就在月光下压马路,妈耶,忒得劲儿!”

  井泽笑道:“哪得劲了?”

  秦良笑笑没说话。

  十点钟,黄飞回来了,手里拎了个暖壶。

  天霸惊奇道:“你暖壶又碎了?”

  黄飞失魂落魄,坐在小马扎上,从兜里掏出一袋花生米,然后拿出杯子,从暖壶里倒啤酒。

  “都别拦着我!”

  井泽走过去,给自己倒了一杯,“老黄,切不可这样,岂不知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天霸也坐下来,“老黄,喝酒只会让你更痛苦。”

  秦良也坐了下来,“老黄,他俩不够意思,我陪你!”

  哥仨看向这个“罪魁祸首”。

  你还有资格坐着?

  没有你,老黄不可能这样。

  黄飞问:“你喝酒吗?”

  秦良摇头,“不喝。”

  黄飞又问:“那你怎么陪我?”

  秦良道:“不能陪你喝,我还不能陪你吃?”

  说着便上去拿花生米。

  黄飞一把抢过来,“你快拉倒吧,就这点下酒菜,还不够我跟井兄下酒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