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我的偏见小姐 > 第二十四章 恐怖片之夜

第二十四章 恐怖片之夜

 热门推荐:
  无论是上班的还是上学的,大概都不喜欢周一。

  因为这一天离周末最远。

  从大一下半年,在秦良的建议下,404形成了一个传统。

  周一被称为恐怖片之夜。

  在这天晚上,大家一起看恐怕片表达对周一的不满以及释放内心的不痛快。

  当然了,倒不是因为秦良胆子大,而是这厮就喜欢这种刺激的活动。

  例如看恐怖片,例如裸奔等等。

  哥四个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胆子都不大,对恐怖片不甚了解,经过调查了解之后,形成了一个的方案。

  那就是由易到难,循序渐进,最后打败终极大BOSS,

  经过这么长时间,看过中外好多经典恐怖片,也收获了一些经验。

  欧洲的片子其实不恐怖,确切的讲叫恶心还有血腥,吃着饭耳朵掉了然后吃进去,拿大电锯砍人,这些只能给人呕吐的感觉。

  所以对于这类影片,看过几个之后便不再看了。

  这些是最容易接受的,毕竟不会对心里上造成创伤。

  岛国的恐怖片比较出名,其厉害之处在于突然之间来那么一个瘆人的画面,例如面色苍白双眼渗血的小孩,例如穿着白衣的女子脸上只有头发。

  就那么突然一下,往往会造成巨大的视觉冲击感。

  在经过一段时间训练之后,哥四个抱在一起也能看得下去。

  其实最吓人的要数港片了,很老的那种,主要是习俗习惯相近,着实是那种心理上的害怕。

  经过多番查证,被称为最吓人的恐怖片,当属《山村老尸》第一部,这部影片也被称为终极BOSS。

  而今晚,404就要挑战它。

  必须要看看传说中的“楚人美”到底有多美?

  秦良早已下载好影片。

  哥四个关好门,依次坐在小马扎上。

  秦良紧张的问道:“还要不要关灯?”

  之前看片,为了营造气氛,都是关着灯看。

  这次,没人回答他。

  秦良会错了意,以为问这个不是废话吗?

  规矩就是规矩,能轻易改变?

  于是,他起身关灯。

  哥仨在心里骂了他很多遍。

  重新坐下,秦良跃跃欲试而又忐忑不安,“我放了啊!”

  哥仨还是不搭理他。

  只不过,井泽默默掏出烟,分给了黄飞一支。

  程天霸不自觉的紧紧靠着井泽。

  秦良嘿嘿一笑,按了播放键。

  电影开始。

  开头正好也是四个人,在做着一个叫招魂的游戏……

  ……

  ……

  港片之所以感觉恐怕,在于文化相近,能很容易带入进去,或多或少都听过一些关于神鬼的故事以及风俗等。

  就这样,哥四个在昏暗的房间内看着最惊悚的恐怖片。

  九十分钟过去了,灯重新打开。

  井泽深吸一口气,默默从耳朵里把掏出两团卫生纸团来。

  “也不过如此嘛!”

  “夸大其词了啊!”黄飞深表赞同,同时做着同样的动作。

  程天霸苦着脸也做了那个动作。

  这哥仨早有准备,耳朵里塞卫生纸团,塞的死死的,遇见害怕的场景再闭上眼。

  他们没把这件事告诉秦良,都是他的馊主意,让他独自承担最坏的结果。

  此刻的秦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双目呆滞,脸色惨白,就跟中了邪似的。

  天霸摇了摇他,“大个,你没事吧?”

  哥仨都关切的看向秦良。

  良久,秦良缓缓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突然,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

  “我是楚人美!”

  他本来声音就是尖细的那种,跟女生有些接近,此时仿佛更像了。

  哥仨大惊,嚎叫着冲出寝室。

  最后,秦良哈哈大笑,“胆小鬼,我吓你们的!”

  人吓人吓死人,没被电影吓到,被这厮吓的够呛。

  缓了好一阵,气氛终于恢复平静。

  井泽又在抽烟,“大个,感觉怎么样?这电影是不是特害怕?”

  秦良深以为然,“怕,都快吓死我了,也就是前边看了那么多电影,不然今天得吓破了胆子,我现在只想干一件事。”

  “什么事?”哥仨问道。

  “裸奔,必须裸奔才能释放出我的恐惧来!”秦良郑重道。

  黄飞指了指门,“门在那边,你脱光了就去吧,我们不拦你!”

  秦良道:“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呢?”

  哥仨不说话了。

  秦良继续道:“答应我,毕业之前,一定要陪我裸奔一次,那样我在大学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井泽道:“这事吧,得看时机看心情,等我们准备好了,肯定会陪你的!”

  秦良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好兄弟!”

  黄飞转移话题,“好了好了,恐怖片之夜从此结束了,下周开始喜剧片之夜。”

  今天挑战终极大BOSS,挑战完之后便不再看恐怖片。

  听到这件事,大家心里都很高兴。

  说实在话,看了这么多片子,胆子还真没长进多少。

  又开始各干各的。

  秦良健身,井泽看网络小说,天霸居然没犯神经病,老老实实躺在床上看书。

  最稀奇的当属黄飞,居然没有拉下帘子看那种片子,而是看起了《海绵宝宝》。

  十一点,大家洗漱上床。

  黄飞突然问道:“有上厕所的吗?”

  没人回答。

  黄飞从床上跳下来,“井兄?秦兄?程兄?”

  “不去!”哥仨异口同声。

  黄飞怒道:“还是不是哥们了?”

  然后撕了块卫生纸走出去。

  宿舍里没有卫生间,楼道里有个公关厕所,厕所挨着水房。

  洗漱洗衣服冲凉水澡都在水房里。

  此时已经十一点多,楼道里没人,听不到其他寝室的声音。

  黄飞呼出一口气,慢慢走着,路过水房时,听到了“滴答滴答滴答”的声音。

  黄飞停下脚步,转身要往回走,然后又听到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声音。

  丧着一张脸又转了过去,然后冲进卫生间里。

  钻进一个格子间,锁好,掏出打火机点烟。

  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还是打火机不好用,打了好几下还是打不着。

  这时候已经憋不住了。

  肠胃里万马奔腾似的热翔喷涌而出。

  黄飞闭上眼长舒一口气。

  真他娘的舒服。

  一定要跟禽兽说,这种感觉肯定比裸奔的感觉好。

  然而,黄飞突然觉得不对劲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