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高嫁的当家主母 > 第两百六十九章 说客
  陆良玉哄好了孩子出来,秦希泽已经端坐在书桌旁写信了。

  陆良玉经过时,他笔下微微一顿,继续动笔。

  陆良玉斜眼一瞧,秦希泽的字体不复之前的蕴藉,锋芒毕露。

  她隐隐,只看到了“动手”之类的字眼。心下叹了口气,看来秦希泽还是被刺激到了。

  直到他将信封好,唤人送了出去,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陆良玉借机,捧了杯热茶奉上。

  “喝口茶。”

  秦希泽接过茶杯,却是搁在了桌上,反而转手将陆良玉揽入他的怀中。

  陆良玉顺从地瘫软在他怀中,抬眼,秦希泽一双清冷的眸子,倒影得全是自己的模样。

  她能看出,他的不安。

  “决定了吗?”她问。

  其实她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嗯。”秦希泽抿了抿嘴,面色冷峻。

  陆良玉将头倚在他的胸膛,知晓做出这样的决定,他必然比自己更痛心。

  新皇,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从懵懂孩童到今日众人之上的年轻帝王。

  秦希泽在新皇身上,倾注了不少的心血。

  “良玉,我会不会,有一日,成为孤家寡人。”秦希泽缓慢地抚摸着陆良玉的发髻,还是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恐惧。

  他本就是个性子冷淡的,这些年,身侧没有几个真心在意的人。

  父母决裂,六亲不和,跟了自己多年的手下被杀,唯一的表妹也一尸两命,祖母重病。如今,就连一手培养长大的新皇也留不住。

  高处不胜寒,高处真的,寒到彻骨。

  “不会。有我在,就不会。”

  陆良玉一双眼极尽温柔,极力安抚道。

  有她在,她便永远不会让他成为孤家寡人。

  “等到一切都解决了,和光大一些,我就带你出去,看遍这大好河山。”

  秦希泽承诺道。

  陆良玉便知,方才的话,秦希泽听到了心里头。

  当下摇了摇头。

  秦希泽脸上的表情一滞。

  难道,她不喜欢自己陪同?

  陆良玉理了理秦希泽的衣襟,笑道:“我生性最是懒散,不爱动弹。”

  这一方土地,一个小小的京城,足够了。

  “那方才的话?”

  “骗他的。”陆良玉直接道。

  “你不爱听甜言蜜语?”

  “好听的话,谁不爱。”陆良玉狡黠道。

  秦希泽眼中果然慢慢亮了起来,一双黑羽般的睫毛忽闪忽闪,嘴角微微一勾。

  陆良玉便知,他心情不错。秦希泽,还是很好哄的。

  “那句现世安好是真的。”

  她紧盯着他。

  这是她自幼的想法,一个温暖的家,几个欢快的稚童,恩爱夫妻,衣食无忧,现世安好。

  幼时,万家灯火亮起之际,那个孤零零不是在挨饿就是在受冻的自己,也会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家。

  “好。”

  秦希泽轻轻一吻,落在了她的额头。郑重承诺道。

  他少时便立下凌云志,有匡扶天下的决心,这些年走南闯北多年,一人拖着病体,不知何时便会客死他乡,魂归地府。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他像是个人间的看客,始终冷眼旁观。那些父母疼爱稚子,那些痴男怨女的爱恨情仇,那些人世间的婚丧嫁娶…….

  再多的戏码,都同他,没有关系。

  他始终,只是个台下的看客。

  只看久了,不免生出了几分百无聊赖。他从未想过,有一日,也有这样一个人,会等着自己。

  他不信什么真情,但他信陆良玉。

  陆良玉垂眸,脸朝下卧在秦希泽怀中,不知为何,想起了方才那个少年的话。

  也许,换个时间,亦或者,秦希泽是真的厌倦了自己,休掉了自己。

  她未必不会接受新皇。

  她看到了少年人那份赤诚之心,只可惜,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这世间,从来不缺山盟海誓,也从来不缺薄情郎。

  她同秦希泽这样,就挺好。

  相敬如宾,又如胶似漆,再好不过如此。

  至于错过的,不必在意。

  …….

  新皇这一走,便是许多日。

  陆良玉被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缠住脱不了身。

  秦希泽似乎恢复了昔日的忙碌,早出晚归,不见踪迹。

  这日,府上竟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父亲?”

  陆良玉望着眼前发须白了一半、初显老态的陆世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半年多的时间没见,陆世仁怎么老成了这个样子?不是升官了,正是春风得意吗?

  这可是个稀客。

  陆世仁见到陆良玉怀中的孩子,上前一步,想要看看孩子。

  陆良玉下意识地退后一步,这是个防御的姿势。

  陆世仁脸一沉,眼中满是不悦,但随即便调整了过来。

  他还需要陆良玉。

  “良玉啊,你从镇南侯府出来,一个人过得清苦吧。”

  陆世仁边说着,边来回扫视。好像,环境还不错。

  陆良玉心知,自己这个父亲,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当下冷哼一声道:“父亲有什么事,还是直说吧。”

  陆世仁面露尴尬,当下转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怎么,我来看看自己女儿,看看自己的外孙女还有问题?”

  陆良玉面色平淡,她早已能够平静地面对旁人的无谓指责。

  陆世仁肯定有事情。

  果然,陆世仁见陆良玉不接茬,独角戏也唱不下去,当下开口道:

  “良玉啊~”

  口气软化了下来,陆良玉心头便知,正事来了。

  “你知道,良荷她出事了。”

  “哦?我不知道。”陆良玉依旧是面色淡淡。

  陆世仁只能接着道:“良荷她被陛下打入冷宫,住在了很偏僻的地方。”

  陆良玉快速地打断他道:“父亲,你也看出来了,我都被镇南侯府赶出来了,现在是半点能力都没有,恕我爱莫能助。”

  “你这孩子,着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

  陆世仁急切道。

  “良荷的事情,还是小事,左右死不了。”

  陆良玉狐疑地望着陆世仁,笃定他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果然,陆世仁面色讪讪道:“我这边,被人陷害,丢了官职,怕是要下狱了。”

  陆良玉眼中全是不信,什么被人陷害,大概率是陆世仁仗着陆良荷的名声,为非作歹。

  外头的人一听陆良荷倒台,立马参了他一本。

  这只能怪他自做坏事。

  陆良玉可不是个好糊弄的,当下忙道:

  “父亲年纪也不小了,既然解甲,后面便归田去吧,享个清闲。”

  陆世仁语气继续好转道:

  “良玉,我来,是新皇的意思。他说了,只需你答应入宫,中宫之主的位置就是你的,至于你父亲我,也可以官复原职。”

  陆良玉像看白痴一样盯着陆世仁。直把陆世仁看得有些愤怒了。

  才听到陆良玉道:“来人,给我将人赶出去。”

  外头几个护院早就在原地候着,见状,不管三七二十一,将陆世仁拉了出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lwxs9.or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