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医妃宠冠天下元卿凌宇文皓 > 第1615章 我终于找到你了

第1615章 我终于找到你了

 热门推荐:
  元卿凌回了病房之后,便找徐一出去问了。

  当时情况紧急,都没想起徐一是怎么拿到那药的,也没想到是药箱的问题。

  “第二管药,你是从哪里取得的?”元卿凌打开药箱,问徐一。

  徐一瞧着药箱,指着第二层,“这里,还上好了药,针头上套了一个小帽子。”

  元卿凌记得自己的药是放在了第三层的,因为第三层会自动缩回,不要的药只要盖上药箱,就会消失下沉。

  而第二层是放日常用药,塞得很满,压根不可能再放下一管针。

  且药箱用了十几年了,已经形成习惯,什么药放哪里,手上的动作比脑子还要快。

  所以,她不可能放错,且就算放错了,药箱有一个自动鉴别危险系数的功能,总之那管药怎么都不可能出现在徐一的面前。

  徐一见娘娘神色如此严峻,以为爷的病情又出现反复了,蹲在角落里捂住脸就嚎哭起来,这日子一直忍着,如今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这一哭,还真把元卿凌给吓坏了,忙问道:“怎么了?你该不是还给他吃了什么药吧?”

  “不……”徐一双眼发红,头发凌乱地看着元卿凌,“娘娘,是不是爷还没好?我是不是真要害死爷了?”

  元卿凌笑了,徐一的反射弧还真是有点长啊,笑着道:“瞎说,没有的事,我就是了解清楚,你别乱想,他现在好多了,只是有一点小问题,还需要检查检查。”

  对徐一,也只能说安慰的话,否则以他那张大嘴巴,若多说一点,指定去老五面前哭。

  “真的?您没骗微臣?”徐一抽泣着,巴巴看着元卿凌。

  “真的,好了,你出去洗脸,别叫老五看到你哭。”元卿凌说道。

  徐一擦了眼泪,“您不能骗微臣,有什么事要告诉微臣,如果爷真的不行了,微臣也要赴死殉葬,但要提前安置好阿四和孩子。”

  元卿凌都忍不住踹他一脚了,“瞎说什么?出去洗脸!”

  徐一搓了一下脸,不是很放心地出去了。

  最新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数据和原先有细微的差别,但不大。不过最乐观的是血液的标记物没了。

  抽取了血液在显微镜下观察,发现冰虫子还有,不算特别活跃。

  又过了两天,再检查一次。

  数据转好,感染彻底控制,肺部甚至没有重度肺炎之后的空洞,而在肺炎压制之后,拍过片,那时候看到肺部有空洞的,短短几天,全部修复吸收。

  情况一度好得乐观。

  杨如海说可以出院回去了,但需要继续观察,这任务交给元卿凌。

  临出院的时候,杨如海给他递了一杯水。

  老五摇头,“不了,不渴。”

  “嗯,那好!”杨如海放下杯子,她观察过,这两天宇文皓没喝过水,也就是说,他的身体自动吸收了空气中的水分,化作己用。

  他没有出现任何缺水的情况,相反,比以前更显得水灵灵,让人很想掐他的脸颊啊。

  老五治疗时候的数据,杨如海全部打印出来,让元卿凌带回去,原始地方真是艰难啊。

  回去之前,两个男人去血拼,买东西啊买东西啊。

  徐一只负责采购奶粉,皇后娘娘不止一次说奶粉里的营养特别好,所以,他要买回去给孩子喝。

  给阿四买了护肤品化妆品,买了睡衣和里头的小衣裳,那玩意反正只能给他看,可好看了。

  这些宇文皓都忍了,但见他去采购大姨妈巾,就拉长了脸,“你确定要扛着这些回去?”

  “傻瓜才不扛,我要买几箱,爷您帮我扛一下!”

  宇文皓踹他,“我才不帮你,我得帮老元扛。”

  元卿凌跟在身后负责结账的,听得他们的对话,都笑了。

  阿四其实真没嫁错人,徐一虽然说是平庸了些,可这个男人满心满眼都是她啊。

  经济适用男。

  买了东西之后,徐一一直算着账,花了这里的几千块,回去要兑换多少金子给皇后娘娘。

  觉得自己还富裕,便又多买了两件首饰,一双耳环和一只金镯子,这里头的款式要比北唐的好看。

  且说金国那边,完颜景天要成亲,邻国的使臣纷纷到贺。

  泽兰带着冷鸣予和周姑娘也去了梁州。

  她们刚进梁州城,便有人去禀报景天皇帝了。

  “皇上,画像里的姑娘已经到达,且住了客栈,微臣派人在附近盯着,没敢上前打扰。”

  景天皇帝坐在御书房里,听了侍卫的禀报,凤眸微微地扬起,温润俊逸的面容顿时散发了光芒,“她来了,她终于来了。”

  “皇上,需要马上召见吗?”

  “不,派人看着她,不能让她消失在你们的视线。”景天皇帝觉得指尖都要颤抖,多少个夜晚,他就那样看着她的画像痴痴出神,希望她还活着。

  画像是他自己画的,而他原先并不擅长工笔,想描述给画师听,但画师做出来的不像她,所以,他自己学。

  最终,画出了他一直念着的人儿。

  本来以为她死了,派人到北唐去,接了那父女回来。

  那个女子,自称是她的姐姐,但是,在她的脸上,没有看到丝毫的相似,丁点神韵都没有。

  亲生姐妹,怎么可能没给他一点熟悉的感觉?这太不可能了。

  他暂且安置他们留在金国,派人继续打探,有了画像,要找就方便许多了。

  直到有一天,探子禀报回来,说若都城的城主与画像里的少女十分相似。

  他立马打听若都城主的事,得知了她的身份,她是北唐的镇国公主,大名宇文泽兰,小名瓜子,北唐的皇帝宇文皓对她宠如掌上明珠,把若都城分封给了她。

  而北唐皇帝宇文皓,排行第五,她曾说过,她爹排行第五,所有的信息,全部对上了。

  以前,他不曾掌权,对北唐的事知之甚少,如今为了找她,把北唐皇室里的那点事,全部探究了出来。

  他甚至在夺权之后,就大肆用了暗卫,专门只调查她的事,搜集北唐皇家点滴,他很清楚,如果真要娶北唐皇帝的掌上明珠,是要过一道很难很难的关卡。

  但好在,她还小,他可以再等她五年,十年。

  自从知道她之后,关于她的消息就如雪花似的飘来,她想要开挖铁矿,但是有忧虑,怕镇国王不会同意。

  这是接近她最好的时机。

  但他没有,而是先等了一等,因为他还要有部署。

  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婚礼,事实上,去北唐的国书上,写的是订婚宴。

  而不是婚礼。

  他问道:“北唐使者来了吗?”

  “还没到,估计也就这两天了,来的是在江北府驻守的安王与魏王。”

  “好,好!”也就是她的伯父,自己家里的人。

  他屏退侍卫,从回头看着挂在墙上的画像,那眉目清莹的少女,唇角微翘,带着几分俏皮,就那么盈盈瞧着他。

  他心下仿佛是凝滞了一般,喃喃地道:“我终于找到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