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084章 这个问题很致命

第1084章 这个问题很致命

 热门推荐:
  灰原哀看研究资料看到半夜三更才睡,第二天仗着自己现在是小孩子,自然地睡懒觉。

  池非迟倒是起了个早,在房间晨练完冲了个澡,听到附楼隐约传出小提琴声,出门过去跟主人家打招呼。

  附楼一楼的休息室里,羽贺响辅站在窗前拉小提琴,听到有人进门的动静后,转头打招呼,“池先生,早啊!我给小提琴校音,是不是吵到你了?”

  “早,”池非迟进门,“是我自己醒很久了。”

  羽贺响辅把小提琴放下,走到桌前,看着还没拿走的盒子,“那支竹笛,你真的不要吗?我们都不会演奏,一直存放在这里很可惜。”

  他准备动手烧楼、杀人、自杀,想把朋友感兴趣的东西送一些,不能大张旗鼓,以免被看出异常,但池非迟正好在这里,就算只能保住一支珍品笛子也好。

  “不要。”池非迟再次拒绝。

  羽贺响辅心里有准备,没放在心上,把手里的小提琴放回琴盒,“池先生,你相信报应吗?”

  “不信,”池非迟放竹笛的木盒里有笛膜和胶块,用茶杯在纸上倒了点水,沾湿胶块,拿起笛膜在笛子孔上比划了一下,“我更信命和运。”

  “命和运?”羽贺响辅不解。

  池非迟低头给竹笛贴笛膜,“准确来说,我更相信运。”

  羽贺响辅失笑道,“我忘了,你是商人,大概是比较相信运气这种东西。”

  池非迟没有解释,不是商人的原因,是他身边有运气好到爆表的锦鲤少女、光之魔人,不得不信,贴好笛膜后,转头问羽贺响辅,“听竹笛演奏吗?”

  “好啊,”羽贺响辅开玩笑道,“我想把笛子送给你,就是在打这个主意呢!”

  晨曦初升,光芒穿过窗户照进屋里。

  长笛横放,池非迟头正身直,手指轻松在笛孔上起落、移动,舒缓的旋律在室内缓缓流转。

  羽贺响辅沉默下来,看着窗外被阳光照亮的院子。

  这首曲子明明曲风简单,在笛声演绎中,却也纯净得让人有着如在云端的心旷神怡,明明声调素淡,却让他听出了一半哀伤一半期盼。

  一开始,他还留意着音高、音准,但很快就无心顾及了,过往的记忆一点点被勾动,在脑海里静静回放,让他只想视线无焦距地看着开阔的地方,静静坐着、回忆着,似乎这么坐一辈子也没关系。

  曲笛笛身粗长,音色圆润淳厚,吹奏本来就讲究气息饱满均匀、运气绵长,体内气息足够的池非迟就像开了作弊器。

  整首曲子下来,池非迟压根没换过气,全靠身体里积攒的氧气维持着身体所需的消耗和吹奏的送气,再加上一些技巧,竟然将前世没怎么学精的竹笛吹出了大师级的感觉。

  他现在有些理解小泉红子一言不合砸魔镜、用宝珠防长痘的败家行为了。

  在这个时代,一些能力在关键时刻是能用上,比如说他的‘储氧’梦力,但只要有准备,普通人也能用氧气瓶等东西替代,而且更多时候,这些异能力只能用来做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事。

  比如吹笛子……

  一直到尾音结束、房间的余音散尽,羽贺响辅才收回思绪,大概是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太久,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沉默了一下,才笑问道,“池先生,你真的不愿意收下这支笛子吗?”

  “不要,”池非迟把竹笛放到桌上,“改天来找你再试试别的曲子。”

  作为音乐世家的人,羽贺响辅自小经受音乐熏陶,对于好的曲子、乐器音色,会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期盼。

  对未来的期待,他已经给羽贺响辅了,也只会给这么一次,就看羽贺响辅自己愿不愿意放弃杀人自杀计划。

  羽贺响辅一愣,随即笑道,“好啊,那我就把竹笛给你准备好,对了,你刚才吹的曲子我没听过,该不会又抢先一步挖出你的藏品了吧?那么名字呢?曲子有没有命名?”

  池非迟看不出羽贺响辅有没有打算放弃,也没观察下去,“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吗,”羽贺响辅脸上笑容有些感慨,“确实贴……”

  “怎么不继续了?”

  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急促得不太正常的女声。

  门缝后,一个头发凌乱的老妇人只露出半张神情呆板的脸,眼睛空洞地盯着屋里的两人,见两人转头看她,又急声重复了一遍,“怎么不继续了?”

  “绚音伯母,”羽贺响辅起身上前开门,扶住老妇人,“您怎么来了?”

  “怎么不继续了?”设乐绚音似乎就只会重复这么一句,依旧直勾勾盯着池非迟。

  池非迟跟设乐绚音对视了一眼,平静移开视线,看向羽贺响辅。

  对方的这种神情和目光他很熟悉,在青山第四医院见过很多次,知道沟通困难,还是交给了解情况的人来处理比较好。

  不愧是音乐世家,就算精神不太正常的人,都能跟着好音乐找过来。

  “不好意思啊,池先生……”羽贺响辅说了一句,转头看到津曲红生带着设乐莲希、灰原哀过来,扶着老妇人道,“伯母她好像犯病了。”

  “绚音太太,”津曲红生快步上前,打算搀扶设乐绚音离开,“我们先去吃早餐。”

  “叔叔,池先生,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设乐莲希话还没说完,突然被设乐绚音推开,吓得惊呼一声。

  在一旁打哈欠的灰原哀都被吓了一跳,精神了。

  设乐绚音快步跑向池非迟,皱纹密布的脸上神情依旧呆板,双眼却带着一种诡异的光彩和执着,“怎么……”

  “要先吃早餐。”池非迟平静脸回了一句,主动上前,然后越过跑过来的设乐绚音往门口走。

  设乐绚音停步,然后‘哦’了一声,跟上池非迟。

  其他人:“……”

  这就行了?

  设乐绚音一路跟到餐厅,自觉找到自己以往常坐的位置落座,自觉吃东西。

  “我奶奶很久没这么好好吃饭了,”设乐莲希感慨道,“最近这一年,她有时候是不愿意吃东西,四处找我过世的父亲,有时候又把东西丢得到处是,今天还真是多亏了池先生。”

  津曲红生在一旁守着设乐绚音吃东西,闻言忍不住道,“池先生和灰原小姐跟我们家很有缘分呢!”

  设乐莲希给灰原哀递了一块三明治,好奇问道,“咦?为什么?”

  池非迟垂眸吃早餐。

  他知道津曲红生为什么这么说,他的名字‘非迟’的罗马音开头字母是H,灰原哀的名字‘哀’开头字母是A,也在德文音阶‘CDEFGAH’中。

  津曲红生瞄到设乐莲希递给灰原哀的三明治,就后悔刚才说出那种话了,她居然忘了防备她家莲希小姐对小女孩心怀不轨,“啊,没什么,大概是因为家里很久没有来客人了吧。”

  “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小哀和池先生以后可以常来玩啊,”设乐莲希对灰原哀笑道,“这里的院子不小,可以把你的小马牵过来哦!”

  津曲红生:“……”

  看看这称呼差距。

  灰原哀听说可以带三日月过来,有些意动。

  设乐家的院子确实大,路又宽,可以跑马……

  羽贺响辅抬头看池非迟,“对了,池先生了解过精神科吗?刚才我伯母突然跑过去,要是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就被吓到了。”

  “了解过。”池非迟道。

  “哎?”设乐莲希好奇问道,“那池先生是学过心理医学吗?”

  池非迟态度从容自然,“我在青山第四医院住过一阵子,以病患的身份。”

  “青山第四……”设乐莲希脸上笑意僵住,变得有些茫然。

  等等,以病患的身份?

  灰原哀见四周空气突然安静,习以为常地继续吃早餐。

  莲希小姐问的这个问题很致命,冷场她也习惯了。

  羽贺响辅再回想刚才池非迟和他伯母全程的反应,突然觉得画风严重不对劲,拿三明治的手都顿住了。

  津曲红生也呆站在设乐绚音身后。

  因为家里有个病人,他们知道青山第四医院是什么地方,也了解过入院规定,如果症状不是太严重,医生不会建议入院治疗的,大多数是会攻击别人或者伤害自己、而家里还没有人看护的人。

  就像她家绚音太太,虽然有时候呆呆傻傻的,但只是脑子不清醒,当小孩子哄着就行,考虑到年纪大了,也就没有入院治疗。

  这位池先生既然入院治疗过,那就说明……

  设乐莲希回神,“呃,抱歉啊,池先生。”

  羽贺响辅打圆场,“不过池先生能痊愈,那也是件值得庆贺的事,就当是人生中一段特别的经历了!”

  池非迟看了看羽贺响辅,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抱歉,他还没拿到痊愈的诊断书。

  灰原哀:“……”

  这句话一样致命冷场。

  但这么一说,她才想起来,她都没见过非迟哥吃药。

  设乐莲希:“……”

  沉默的意思是……

  羽贺响辅:“……”

  还没痊愈?

  津曲红生:“……”

  两个病人凑堆,她家老爷今年生日宴会不会出岔子吧?

  吃过早餐,设乐绚音就盯着池非迟。

  其他人也有些好奇,等着听笛子,然后……

  就这么跌进了一个大坑。

  在笛音响起来后没多久,羽贺响辅又进入了之前的‘回忆’状态,设乐莲希和灰原哀也没能逃脱,坐在沙发上,跟设乐绚音一样,双眼没有焦距地静静转头盯着窗外。

  津曲红生站在一旁,也一样盯着窗外,回想着自己经历过的酸甜苦辣。

  设乐调一朗也从楼上摸了下来,加入看窗外走神的队伍。

  走神的时间过得很快,一群人还没追忆完,笛音就停了。

  池非迟把笛子放回木盒里,表示自己没打算再吹奏一遍。

  津曲红生收回视线,才看到设乐调一朗也跑来了,想到自己之前的担忧,心里有些感慨。

  她算是明白什么叫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