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4身份暴露
    叁拾伍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lwxs9.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那又如何。”陈落河不屑一顾之际,几个精壮的人走来,其中有人穿着军装还是少校军衔。

  看到军官,陈落河只好敬礼。

  他注意到对方身上的制服是作战司令部参谋处的。

  对方倒没说话,但卢克肖说:“现在可以出去了吗?还是需要你的长官给你下令?”

  陈落河不由火起,他坚定的道:“很抱歉,我无意挑衅长官尊严,这里不是战场,也不是军部,虽然穿着军装但我只是个过来消费的顾客,所以这位长官也无权命令我出去。”

  他说的很对。

  但卢克肖直接下不来台了,他怒吼道:“这里我的饭店,这还是我朋友订的包厢,你这个煞笔跑错地方了!所以我让你出去,明白了吗?”

  “你朋友?”陈落河心中一动。

  看来克瑞斯的家境应该真不错,这种少校军官都做跟班的人也认得她。

  不过那又如何呢,军内刚刚展开过批评学习,他不认为对方能将他怎么着。

  于是他道:“那就等你的朋友来确定再说。”

  “你特么。。”卢克肖气急败坏上来揪他,陈落河立刻反手要还击。

  他是海军陆战队的人,身手敏捷的很,见卢克肖吃亏其他人终于要一起上。

  瓦坎达就是这点好。

  只要你有理,就算遇到些胡搅蛮缠的陪审团你也不至于太吃亏。

  何况如今的情况和过去完全不同。

  于是陈落河这便要和他们打成一团。

  也就在这时后面响起个声音:“滚出去的是你,卢克肖,这是我的包厢!”

  众人回头,化着淡妆眉目如画娇艳动人的克瑞斯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她虽然穿着白裙,仿佛天使,但她此刻面如寒霜,头上已经开始长角。

  因为卢克肖的冒昧很可能会毁了她苦心营造的一切。

  卢克肖。。。

  “还有你们!我第一次听说客人会被饭店的股东赶走,需要我让人来请你们滚蛋吗?”克瑞斯问。

  一众二代心想,得,赶紧走。

  他们灰头土脸的退出后,卢克肖狼狈的道:“克瑞斯。。。”

  “你特么的给我闭嘴!”克瑞斯真急了,她还不知道对方已经和陈落河提及过自己的名字。

  一时间她的淑女形象全无。

  偏偏卢克肖这种货色靠的是家里背景欺软怕硬,对她是舔狗做惯了。

  见她发火他拼命解释说:“克瑞斯,我不知道他是你朋友,我以为这家伙走错包厢了呢,我是为你别人不打搅你。”

  “真是可笑,就算有客人走错包厢也不必你这个所谓的股东亲自下场,服务员难道不会提前询问他情况吗?请你闭嘴离开这里,不要再打搅我。”

  “我。。。你听着克瑞斯,事情不是这样的。”他还在哔哔,那名少校都看不下了,单手揪住他:“够了,卢克肖,你没看到她在有事吗?”

  “你特么放开!”卢克肖又炸毛了,少校算什么,是不是。

  他推搡开对方,又去缠着克瑞斯说:“我是听服务员议论说,一个上尉居然跑你包厢。我。。。”

  “上尉这么了?上尉不是瓦坎达的军人吗,不是站在这个世间的人吗,我已经三番五次让你闭嘴,你还在这里纠缠什么东西,给我滚,这是最后一次警告!陈落河。如果他再敢说一个字,给我打烂他的嘴巴,我来负责!”克瑞斯彻底暴走了。

  任何人遇到这种没有任何眼头见识的货色都会很烦躁。

  作为女孩,克瑞斯很明白卢克肖想什么。

  可是被喜欢的人惦记甚至打主意,那是趣味。

  被恶心的人惦记,只会更恶心,所以克瑞斯愤怒至极。

  陈落河直接拉住她的手将她拽回,道:“理他干嘛,我们吃饭就是。”

  卢克肖。。。所有人。。。克瑞斯倒是习惯了,也就准备进去了。

  结果卢克肖又神经发作气急败坏起来:“放开她。”

  有病吧。。陈落河都无语,直接关上门。

  卢克肖气急败坏冲来,陈落河再不留手,直接一拳上脸,然后一个抬腿,然后揪着他的头发狠狠的往边上的墙角撞去。

  他同时怒吼道:“老子给你脸了是吧?从莫名其妙过来纠缠,到现在管三管四,老子拉着我大哥的手怎么了?”

  他一激动叫顺口了,周遭人都懵逼。

  挨打的卢克肖也傻眼,捂着脸:“你大哥?”

  我可去你么的吧,陈落河一脚将他踹的趴在地上,道:“关你屁事!”

  克瑞斯看的又好气又好笑。

  她在父辈面前听过太多的事,所以明白,陈落河和对方这仇是彻底结下了。

  虽说卢克肖该打,可是这样的势力带来的影响还真不是一个“大哥”关系能够解决的。

  所以她干脆一咬牙上前一步,挽住陈落河的胳膊道:“我的父亲和哥哥们也知道这件事,所以请你以后滚远一点,如果你想通过你的关系做什么的吧,那么你只会自取其辱。”

  然后她又对那名少校道:“请去查一下,是谁将我在这里的消息透露给不想干的人的,是怎么透露的,如果他是故意主动的,那么请他滚蛋。”

  “是。三小姐。”少校敬礼,克瑞斯加了一句:“然后通过他告诉我就好。”

  少校看了忽然懵逼的陈落河一眼,忙道:“是,我会向上尉汇报的。”

  “走啊,你说陪我庆祝的。”克瑞斯拽着陈落河进了包厢,卢克肖在外边狗似的呜呜两声没了。

  他待不下去了,太丢人了。

  可是克瑞斯话里的含义很分明,这是查理都知道的关系,他能怎么做?

  他只要敢碰他,李维斯也会剁了他,因为李维斯并不知道他的行为,就算知道也没支持过。

  而等服务员敬畏的上菜后。

  沉默的包厢内,陈落河打破了沉默,他不傻,他懂了。

  他说:“你是查理的三女儿克瑞斯。”

  “怎么了?”

  “呵,真是。。。无语啊。”陈落河摇摇头,查理家的女孩和我拜把子,我的天。

  他无奈的举起杯:“祝你考试第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