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审神者来自薄樱鬼 > 第20章 第20章 百年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岁瞥了眼就跟在自己家里似的冲田总司,默默收回目光继续处理着手里的文件。

    自从上次在万屋相遇之后,冲田总司倒是经常跑到这里来游荡。

    也不知道冲田总司本丸的文件是交给谁处理了,所以才这么闲。倒是他每天都要处理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将这些文件处理完毕。

    说起来最近一段时间也没有怎么见到?g田纲吉和金木研,金木研暂且不论,毕竟他每次都不会主动到这里来,只会跟着?g田纲吉过来,倒是?g田纲吉经常到这里来玩。

    现在几乎有一周的时间没有来了,岁还是有些不怎么习惯了。

    即便知道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该担心的还是会忍不住担心。

    此外,关于他前往百年前的事情,狐之助那边也给出了一个答案,最近这几天就能够准备好了。

    关于这件事,岁还没有告诉冲田总司。

    一来是时间尚未确定,二来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岁想到这些,有些头疼的敲了下眉心。

    “土方先生处理完了?”冲田总司斜躺在地上,手里拿着一块咬了一口的仙贝扭头看着土方岁三,“这些文件交给长谷部他们处理就行啦,也没必要自己处理哦。土方先生还真是认真。”

    所以说,你是将所有文件扔给长谷部他们处理了吗?

    岁在心里为长谷部等人默哀了一瞬,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略有些僵硬的身体。

    今天天色倒是挺不错的,大家都在万叶樱树下休息,看着躺了一地的人,岁忍不住笑了下。

    之前想着带大家一起去现世玩的,不过,因为最近可能要前往百年前,这件事也只能推后了。

    等从百年前回来后,再带大家去游乐场吧。

    岁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又看了眼冲田总司,轻叹了口气。

    这件事总不会瞒着他就是了。

    “阿鲁吉!”

    正想着,岁就听到楼下有人叫他,听声音似乎是加州清光。

    岁探头往下一看,果然是加州清光,加州清光身边还跟着一周不见的?g田纲吉和金木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岁总觉得?g田纲吉似乎有了些许变化,但是若要说他那里改变了,岁又说不出来。

    “阿鲁吉,27大人和金大人来了。”加州清光指了指身边的两人,这一次跟着两人过来的不是上次的付丧神了而是药研。

    岁点了下头,看着冲田总司道:“下去吗?”

    “当然啦。”

    冲田总司站了起来,跟着岁下了楼,来到了广间。

    ?g田纲吉和金木研坐在桌前,桌子上摆放着茶水和点心。

    “岁叔叔。”

    “您好。”

    ?g田纲吉和金木研同时问了一声好,岁回了两人一个笑容。

    跟在岁身边的冲田总司瞅了眼两人,便不感兴趣了。

    ?g田纲吉和金木研也看见了冲田总司,只是不认识冲田总司,便点头示意了一下,算是问好了。

    冲田总司虽然对两人没什么兴趣,但见两人这么有礼貌的问好,自己也回应了两人。

    “这段时间都没有见到你们,很忙吗?”岁回想了一下最近时政那边的消息,也没有什么需要忙碌的任务。

    ?g田纲吉一听岁问这个,脸就皱到了一起:“也不是很忙啦,只是找不到时间来本丸这边。”

    “发生什么事了?”金木研将瓜子壳剥掉,瓜子仁放在了?g田纲吉面前。

    ?g田纲吉笑着道了声谢,拿起面前的瓜子仁吃了几口,这才缓缓道:“我家里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家庭教师,神出鬼没的,似乎无处不在,我根本找不到时间来本丸这边。”

    金木研闻言,剥瓜子的手一顿,眼底快速划过一丝暗沉。

    “要不是今天他有事离开了,我也找不到机会过来。”说着,?g田纲吉又叹了口气,趴在了桌子上,“也因为他的缘故,我身边出现了很多奇怪的人,还老是让我裸奔.......”

    ?g田纲吉猛然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睛圆溜溜的看着在座的人,心里期盼着大家没有听见他的话。

    不过,很显然,大家的表情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没有听到。

    “裸、奔?”岁握着茶杯的手一紧,忽然产生了一种自家孩子被什么变态给欺负了的怒气。

    金木研看着纲吉,没有戴着眼罩的右眼似有一丝杀气闪过。

    与岁的怒气与金木研的异样不同,冲田总司则完全是看戏一般的看着?g田纲吉。

    ?g田纲吉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连忙道:“我说得裸奔是因为死气弹啦!被死气弹打中,只要心中有后悔的事情就会爆发出比平时更强的力量,不过这种子弹会导致身上衣服破裂......虽、虽然说是裸奔,但是还是有穿着胖次......”

    ?g田纲吉脸越说越红,总觉得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说着这些话,有种很羞耻的感觉。

    “死气弹?”岁眉头微皱,这种子弹他完全没有听说过。

    “你刚才说,被死气弹打中只要心中有后悔的事情就会爆发出强大的力量,那,”金木研喉咙有些发紧,“若是没有后悔的事情呢?”

    听金木研这么问,?g田纲吉嘴角一抽,一脸生无可恋道:“我也问过reborn,啊,我那个家庭教师,他是这样说的‘我可是杀手’。若是没有后悔的话,会死吧?绝对会死吧!”

    “杀手?”加州清光疑惑道,“为什么杀手会成为27大人的家庭教师?”

    不止是加州清光,岁、冲田总司、金木研、两个药研也同样疑惑着。

    无论怎么看,?g田纲吉都不像会和杀手扯上关系的人。

    ?g田纲吉叹了口气:“那是因为,reborn说我是什么黑手党十代目,他是奉了第九代的命令前来将我培养成为一个优秀的黑手党boss。我完全不想要和黑手党扯上什么关系,更不要说成为什么黑手党boss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国中生啊,做什么都不行的废材纲!明明只是一个婴儿而已,还老是向我说教,虽然reborn的确很强就是了。”

    “咳咳。”金木研忽然咳嗽了一下,声音有些微妙,“你刚才说得家庭教师reborn是一个婴儿?”

    ?g田纲吉点头:“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一个婴儿,却那么强。听他们说的,reborn似乎是我所在世界的世界第一杀手啊。一个婴儿到底是如何成为这么强大的人呢?完全不明白啊。”

    金木研闻言,眼角微抽,心中那一点莫名的感觉就此消散了。

    岁虽然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也能够猜到这大概是与?g田纲吉所在世界有关。

    而加州清光和冲田总司倒是对?g田纲吉口中的reborn产生了兴趣。

    “大将,你真的是黑手党下任首领?”?g田纲吉本丸的药研一言难尽的看着?g田纲吉。

    ?g田纲吉和黑手党,这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存在,到底是如何联系起来的?

    即便?g田纲吉很不想承认,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听reborn说,我的曾曾曾爷爷是彭格列,就是那个黑手党家族的创始人,后来退位来到了日本。啊啊啊,都是因为reborn,我身边出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人,生活也变得一团糟,麻烦不断.......虽然大家都是很不错的家伙啦。”

    ?g田纲吉说完,抬眸一看就见大家一脸姨母笑的看着他,?g田纲吉:“?????”发生什么了?

    岁摸了摸?g田纲吉的脑袋,轻笑:“阿纲真是个温柔的孩子啊。”

    明明嘴上说着他们都是些麻烦又奇怪的家伙,但是他的神色可是相当的温柔呢。

    阿纲很看重那些人吧。

    这一刻,岁终于明白?g田纲吉哪里改变了。

    此刻的?g田纲吉要比以前自信多了,气质上也有了些许的改变,即便不多,不过长久下去,会有很大改变的。

    但,即便再怎么改变,属于?g田纲吉的温柔却从未改变过。

    不得不说,?g田纲吉口中的家庭教师是个很厉害的存在。

    ?g田纲吉的改变必然是与那个家庭教师有关。

    岁想着,心里忽然有些酸酸的。

    自家的孩子就这样被其他人给改变了,怎么想都觉得不爽啊。

    一旁的冲田总司见着了岁的表情,噗嗤一声低低笑了起来。

    土方先生这样一幅女儿长大被别人拐跑了的样子,可真是好笑啊。

    “审神者大人!我回来啦!”

    狐之助风风火火的冲进了广间,它瞥了眼桌子,见没有油豆腐有些失落。

    不过,失落归失落,它还是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审神者大人,时政那边已经落实了。明天他们就会到本丸将坐标输入转换器,您随时都可以前往您所在世界的百年前了!”

    狐之助一口气说完,大喘了一口气。

    加州清光给了狐之助一杯茶水,狐之助投以感激目光。

    “土方先生要去百年前?是幕末时期?”冲田总司猛然看向岁。

    岁点了下头。

    “是为了记忆?”

    “嗯。”

    冲田总司眼底复杂的情绪交织着,他忽然有些想开口让岁不要去,他们所在世界的新选组的悲剧,他不想让岁再去经历一次。

    但是,不可以这样做。

    那些记忆都是岁过去的一部分,就这样擅自的将岁过去的一切抹杀的话,很过分不是吗?

    让他成为阻碍岁寻回记忆的绊脚石,冲田总司做不到。

    他心里期待着岁恢复记忆又不期待着岁恢复记忆,这样悲伤的记忆,他一个人拥有不就可以了?

    但,不能呢。

    “什么时候去?我可以给你送行哦。”冲田总司脸上又浮现出散漫的笑,“去到过去是可以,但是土方先生改变了历史的话,就算是土方先生,我也会斩杀哦~”

    岁看着冲田总司,淡淡道:“我不会改变历史。”

    “话不要说得太满哦,土方先生。”冲田总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懒洋洋的靠着柱子。

    ?g田纲吉看了眼笑着的冲田总司,眸里染上了雾气,只觉得心里闷闷的。

    他似乎感觉到了冲田桑的情绪......

    ?g田纲吉吸了吸鼻子,正准备说些什么时,却见到冲田总司看着他,一根手指放在嘴上,“嘘”了一声。

    ?g田纲吉点了点头,心里难过的朝着金木研靠了靠。

    金木研虽然不知道?g田纲吉这是怎么了,但还是温柔的环住了?g田纲吉的肩膀,又摸了摸他的脑袋。

    冲田总司见此,眼里浮现出一抹笑意:“敏锐的孩子啊......真是温柔呐,难怪土方先生会这么喜欢这个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