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最难不过说爱你时笙顾霆琛 > 第432章 原来他叫墨元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不想为难席湛,而且这事我一个人去也行的,我赶到医院时商微还在急救室。

    我自认为我对商微没有什么责任,但他是我母亲留给我的…这辈子还是顾着他吧。

    而且他只是一个缺少温暖的少年。

    给他足够的温暖他就会待我好。

    我在急诊室外面等了三个小时,商微被推出来时醒着的,他看见我红着眼眶还有精力的打趣道:“怎么?难道你还为我哭了?”

    我能说我这是熬夜熬的吗?

    我板着脸问:“不行?”

    我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闻言商微乐呵的笑道:“难得有人关心我,我给你说,我母亲前段时间又骂我了。”

    商微说的是他的亲生母亲。

    护士们将他推进了病房,我跟在旁边问他,“你母亲待你这般不好你干嘛还理他?”

    商微叹息,“可能我犯贱吧。”

    “算了,不提这个事,你这次车祸是云翳做的吗?看你这伤势你得躺一两个月!”

    商微左腿打着石膏,右手也打着石膏,头上还包着纱布,能活着真的实属不易。

    而且推出来还是醒着的!

    “云翳就是这种有仇必报的性格,我也想着躲着他的,哪里想到他这人手脚这么快?”

    我无奈道:“谁让你晚上出去浪?”

    “我这还不是想约会吗?”

    我瞬间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我好奇问他,“你是找的小姐?”

    “呸,我用得着找小姐?”

    商微不满的瞪了我一眼,我耐心安抚他道:“你消停点吧,等你睡着了我就回家。”

    “嗯,辛苦你跑过来照顾我。”

    我也没有照顾他。

    只是确定他没有危险之后再离开。

    不过商微身上这伤瞧着蛮令人心疼的!

    等商微睡下之后我出了病房,到了病房外有个护士在等着我,她见我出来客套的对我说着,“小姐,医生让我喊你过去找他。”

    我疑惑问:“什么事?”

    “有关伤者的病情。”

    我到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他见我进来拿着片子说:“这是刚刚那个伤者的CT,全身都检查过的,他有很严重的血液病。”

    我知道商微有血液病的事。

    我看不懂片子问他,“复发了?”

    “嗯,复发半年了。”

    商微从没有给我说过这事。

    我突然不想听医生接下去的话,但他还是告诉我道:“他的病一直都是反反复复的,我建议还是住院接受治疗,还是有用的。”

    “嗯,我知道这事了。”

    我知道,但我现在管不到。

    等过几天跟他提提。

    毕竟还是看他自己的意愿。

    想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将商微当做自己人,至少他刚刚在手术室里我没有太大的担忧,要是换成席湛我铁定会着急的。

    而且要是席湛有病我肯定让他治疗。

    这么一对比我就觉得自己愧对商微。

    我离开医生的办公室进电梯下楼,在楼下竟然遇到了墨元涟,最近似乎总是能遇见他,真是无巧不成书,而且他脸上有伤痕。

    我喊着,“墨先生,又遇见了。”

    他温和的笑了笑说:“过来看个朋友。”

    这大晚上的来看朋友……

    “嗯,我也是。”

    他眸心温和的问:“小姐的什么朋友?”

    我似乎又听见了那阵铃铛声,我竟然如实的回答道:“我母亲以前养着的一个小孩,他不太听话惹了麻烦被人报复,真是糟心。”

    墨元涟温柔的追问:“很担忧他?”

    我摇摇脑袋道:“没有担忧,因为是母亲的责任,不过我这么想似乎有点愧对他。”

    也不是完全没有担忧。

    就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关心他。

    “嗯,一起离开吧。”

    “墨先生不看望朋友了吗?”

    “嗯, 生死有命。”

    我诧异,“你朋友的病这么严重?”

    那时我并不知晓我那句没有担忧他的话拯救了商微,让他从云翳的手中活了下来。

    因为眼前这个墨元涟就是他。

    众人眼中闻风丧胆的云翳。

    我从未将两人想在一块过。

    我和墨元涟在医院门口分开了,在离去之际他小笑呤呤的问我,“小姐幸福吗?”

    我莫名其妙问:“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是学心理学的,我觉得小姐不太幸福,因为你的眉宇之间都是惆怅,你在忧愁很多的事情,但具体细想也不清楚是什么。”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内心。

    我彷徨道:“我很幸福。”

    我真的很幸福,没有他说的不幸福。

    “是吗?那就是我猜错了。”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我盯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想了想给谈温发了一条短信。

    让他帮我调查墨元涟这个男人!

    我总觉得他神神秘秘的!

    在回去的路上谈温给我发了一份资料,他说世界上叫墨元涟的有二十三人,但三十岁左右且又是心理学老师的只有一个符合。

    他把那一个人的资料发给了我。

    很普通的一份资料。

    很普通的人生。

    唯一不普通的就是他的长相和气质。

    不知为何,让我心底压抑。

    我关掉手机靠在车窗上,没一会儿就到了别墅,上楼回到房间发现席湛还未睡。

    我过去黏人的抱住他的身体。

    席湛揉了揉我的脑袋问:“你查墨元涟了?谈温给我发了消息说是你让调查的,他那边查不到就让我查了,你查他做什么?”

    这个谈温……

    我在席湛的面前真是没有秘密!

    我泄气的解释说:“是季暖茶馆里的一个客人,他说他叫墨元涟,我觉得他那个人奇奇怪怪的,手腕上还戴着铃铛,所以我就让谈温查一下他的来历,没想到是我多疑了!”

    席湛面色沉重,“铃铛?”

    “嗯,好像是金色的,好像也是银色的,我没太注意,毕竟也没有见过几次,他经常去季暖的茶馆,不过也就是这几天的事。”

    席湛突然道:“原来他叫墨元涟。”

    我疑惑问:“二哥认识他?”

    “认识,不怎么熟。”

    我脑海里似乎隐隐约约想起了一些什么,席湛他们曾经围剿云翳,而墨元涟说曾经有三人背叛了他,抢夺了他所有的财富!

    难道他们是一个人?

    墨元涟,云翳。

    他们会是同一个人吗?

    我想得到准确的答案,紧紧的抱着席湛的身体问:“难不成墨元涟就是云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