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旺夫小哑妻 > 669、待嫁(2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了一天的宅子,温婉决定把两边分开来,宁宅那边叫西院,宋府这边叫东院。

    宋二郎一家要是搬过来,就住在西院,从今往后宅子里要备至少两套车马,四顶软轿,方便东院西院之间的走动,否则路程太远,老太爷老太太这样上了年纪的总不能步行过去。

    这些,端砚和徽墨都一一记下了。

    下晌回到青藤居,玲珑跪坐在榻前,手中拿着美人捶给温婉捶腿,宋姣坐在旁边喝茶,温婉看了她一眼,转而问玲珑,“我上次要的那对淡粉釉蒜头瓶,宝盈楼那边让人送来没有?”

    “今儿刚到。”玲珑点头:“我怕碰着,给放到里间了,夫人一会儿去瞧瞧。”

    宋姣听着,不觉红了脸。

    那对淡粉釉蒜头瓶,是给她添妆用的。

    宋姣的婚期在正月二十六,距今不过十来日。

    原本坊间有正月不婚嫁的说法,是忌讳太岁压头,可宋姣和梁俊的生辰八字合在一块儿,就只合出这么个好日子来,梁家那边来问过意见,温婉倒是想着姑娘还小,留她一年再送出去也行,可梁骏初三来拜过年,听那小子的意思,只恨不能马上把人给娶回去给藏起来,温婉也不好毁人姻缘,只能点了头同意今年正月出嫁。

    从去年定亲到现在,梁家过礼足足过了一年,也是时候来接人了。

    ——

    看完宅子,把自己想要修葺的地方和装潢的样子提出来,剩下的事温婉就撂开手丢给管家。

    晚上宋巍回来,见温婉情绪高涨,笑问,“碰上了什么好事?”

    温婉故作神秘,“你猜?”

    宋巍摇头,“猜不到。”

    “你都没猜怎么知道猜不到?”

    宋巍说:“你的心思,向来古灵精怪的。”

    温婉笑了笑,“隔壁的宁宅,我今天进去看了。”

    “如何?”过年那几天忙着四处应付,宁家是什么时候搬走的,宋巍没留意,也没去过他们家,虽然同朝为官,不过宋巍私底下不喜欢与人结交,因此能避嫌就尽量避嫌。

    “他们家的装潢我看不上,恐怕得请人重新弄。”温婉一面说,一面动着手指,那副模样,像是在拨算盘。

    宋巍问她:“银钱上有困难?”

    “倒也不是。”温婉犹豫道:“我只是在想,装潢要的日子久,眼瞅着姣姣就要出嫁了,二哥二嫂他们什么时候搬过来好?”

    “若是你不介意,我倒是有个想法。”宋巍说:“跟着就能让他们搬来,顶多,他们家住的院子暂时不装潢罢了,等其他地方装潢好,再让她们搬到别的院子里去,这么一来,不至于误事。”

    顿了顿,宋巍继续道:“其实我还有另一个意思,这么多年,爹娘从来没办过寿宴,往年跟她们提,总说等以后条件再好些,都这把年纪了,还有多少年能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今年吧,爹的寿辰快到了,婉婉辛苦些,到时候好好给他办一场。”

    温婉看着宋巍,忽然笑起来,“其实相公不说,我也早就有打算了。”

    “哦?”

    “相公应该还记得上次咱们去陆家的寿宴,那排场,可真是让人难忘啊!”

    当时温婉就在想,哪怕账上紧张,她来年也一定要想办法分别给公婆办个体体面面的寿宴。

    老人家都喜欢热闹,婆婆虽然常常因为不够虚伪而无法融入京城贵妇人的圈子,但其实内心里比谁都希望过年过节家里的人能多些。

    拉回思绪,温婉道:“既然相公都这么说了,寿宴我肯定好好办,至于二哥二嫂,我跟着就让人过去捎口信,让他们家准备准备,赶紧搬过来,到时候姣姣从这边出嫁,也体面些。”

    停顿片刻,又说:“对了相公,我把两边宅子分成了东院和西院,那边西院,咱们这边是东院,你意下如何?”

    宋巍莞尔,“既然你都决定好了,那就按你的意思办。”

    温婉“唔”一声,“可是那边的对联啊院名儿我都不喜欢,白天带着姣姣去看的时候重新取了,到时候相公记得帮我题几副对联,再来几幅字画。”

    宋巍没有立即答应,“题字写对联这种事,元宝最擅长,等他回来交给他就好。”

    温婉斟酌了下,“也好,东院的对联已经是相公的手笔了,西院那边也该留给元宝,等以后他有了自己的子子孙孙,还能显摆显摆,那是他们老祖宗的墨宝。”

    温婉自己说着都觉得好笑。

    宋巍坐下来,喝了口茶,“不是说今天去提亲,结果如何了?”

    温婉道:“叶家答应得挺爽快,让我险些以为是来骗婚的。”

    宋巍被她逗笑了,“就算是骗婚,难道不该是咱们家元宝骗人家姑娘,对方一个姑娘家,怎么骗婚?”

    “反正媒婆已经把叶姑娘的庚帖拿回来了,我没告诉元宝,先吊吊那臭小子的胃口。”

    说起这个,温婉心中起了疑,“好好的,太子殿下怎么突然要微服私访?”

    “作为储君,体察民情并不奇怪。”宋巍说。

    东宫发生的事,里面把消息彻底锁死,知情人要么死了,要么就是被三缄其口不能说出来,因此文武百官包括宋巍都以为太子真的是去江南体察民情。

    “好在是微服私访,否则云氏可要破财了。”温婉打趣。

    听闻当年太祖爷下江南,接驾的是某妃子娘家。

    为了这场接驾,那户人家简直是劳民伤财,特地为太祖爷建了一处园子,把家底耗光大半。

    宋巍笑道:“如果非要云氏正式接驾,他们家也不是接不起。”

    ……

    隔天,温婉就派人去胡同院那边带了话,让二房尽快收拾了东西搬回来。

    宋琦知道以后,高兴得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见她娘还在厨屋里忙碌,她蹭进去,埋怨道:“娘,三婶婶他们都让人来说了,让咱们赶紧搬,你还瞎忙活什么呢?”

    二郎媳妇白她一眼,“搬家就不用吃饭了?”

    宋琦闻言,吐了吐舌头。

    怕她娘一会儿又呛上来,宋琦赶紧出去找宋多宝玩。

    宋二郎进来打温水洗手,见婆娘站在灶台边一动不动,问她想啥呢?

    二郎媳妇道:“我在想啊,过去那边,咱们吃饭的问题怎么解决,是我自己买菜给你做饭,还是跟着他们吃大厨房。”

    宋二郎道:“听听你这话说的,三弟妹都让咱搬过去了,还能单独撂下咱们家让我们自己做饭不成?”

    二郎媳妇自然明白,“可要是跟着他们吃,每个月肯定要有银两充到公中的,搬过去,我做不成生意了,你又刚去衙门,差事都还没稳定下来,薪俸就更不敢想,三郎家条件那么宽裕,吃的穿的都是顶好的,那一个月得花多少钱啊,我是怕咱们搬过去几个月就变成穷光蛋,可别到时候因为交不起饭钱被娘撵出来,那我才真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宋二郎将手泡在温水中,“咱们不是还有点儿积蓄吗?你别乱花了,拿给我,我去给你找个钱生钱的法子。”

    二郎媳妇一听,脸色就变了,指着宋二郎的鼻子骂道:“杀千刀的,你要敢拿我的血汗钱去赌,这日子趁早别过了!”

    宋二郎无语,“你见天儿地把银子捂在自己口袋里,我能沾个铜板都是发了横财了,哪有那福分拿你的钱去赌,我是想起当年姑妈家开饭馆的时候,问三弟妹他们借了五百两银子,当时出钱的是元宝,这钱元宝没要,直接入了股,年底跟着谢家拿红利的,要不咱们也去试试?”

    二郎媳妇当即就狠狠呸了一声,“谢涛媳妇是个掉钱眼子里的,比我还抠,我才不跟她打交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