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旺夫小哑妻 > 671、小亲家母(2更)
    叶染衣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lwxs9.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被指中的人脸皮僵了僵,“关我什么事?”

  妇人眼神渐冷,“没用的废物,当个托还能露出尾巴让人踩到,不想跟我去见官,就趁早给我滚蛋!”

  她身上的气势实在太过霸道吓人,那几个带头起哄的托见状,吓得纷纷后退几步,煞白着脸再不敢说话,然后飞快转身拔腿跑了。

  小乞丐一看同伙撂下自己不管,心下更是害怕,只恨不能两眼一闭昏死过去。

  他只是想找个倒霉鬼摸点银子用用,哪里想得到会遇上这么一尊女杀神。

  “姑奶奶,姑奶奶饶命啊!”小乞丐拼命求饶,又怕又委屈,哪里还有半分做贼的样子?

  妇人一手提着他的衣领,另一手揪他耳朵,“先前不还说自己家里有个病重的老母亲?”

  “没,没有,那都是我编出来的。”小乞丐额头冷汗直冒,哪里还敢瞒着,一股脑地说了出来,说他其实在这条街上混了好久,先前那些人群里面,最先起哄的是托,他们是一伙儿的,为的就是做两手准备,如果能直接拿到钱更好,拿不到也能通过起哄多少讨到一些。

  妇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手上一松,小乞丐猝不及防地摔趴在地上,也不敢起来,嘴里“姑奶奶”喊个不停。

  妇人居高临下看着他,“往后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姑奶奶,小人再也不敢了……”小乞丐边哭边说,纯粹是被吓的。

  小乞丐灰头土脸地走后,温婉和宋姣还没从刚才那一幕回过神来,二人呆呆地,站着就没反应。

  妇人先前先前那股强势霸道的气势收敛了大半,笑看着温婉,“没事儿吧?”

  她的声音不算太刚,但也算不上柔,微磁,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中性好听。

  温婉摇头道:“没、没事,方才多谢夫人出手相救。”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不过往后你们上街可要万分小心才行,像这种小毛贼,街上多了去了,可不是每一次着了道我都能及时出手相救的。”

  闻言,温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原来这妇人不是旁人,正是刚刚跟宋家订了亲的叶家二夫人俞氏

  两家虽然沾了姻亲关系,温婉却是从未见过这位准亲家母的,因此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当然了,俞氏也不认得温婉。

  温婉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人家刚刚才救了自己,自然不能就这么放走了,“前面有家茶馆,夫人要是不介意,咱们去那里头喝茶听戏,就当是为答谢你的出手相救之恩,如何?”

  俞氏想了下,自己没什么要紧事,就点点头,跟着温婉和宋姣去了茶楼。

  三人往大堂内一坐,马上有小二笑呵呵地上前来问几位客官要喝什么茶。

  温婉首先看向俞氏,“夫人喜欢什么茶?”

  “我随便什么都行。”她就是粗人一个,在军营里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习惯了,像她们那样拿着个牛眼睛大的杯子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俞氏是品不来的。

  于是温婉点了一壶雨花茶,又点了几样小点心。

  台子上正在唱《四郎探母》,宋姣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过去。

  这出戏温婉不太喜欢,就没看,她见俞氏兴致不高的样子,便开口扯话题,“我姓温,不知往后怎么称呼夫人?”

  俞氏听说她姓温,眼睛眯了眯,这才缓缓道:“我姓俞,妹子往后叫我俞姐姐就行,老是夫人夫人地叫着,怪生分的。”

  温婉腼腆一笑,“俞姐姐。”

  俞氏眉目舒展开来。

  这时,宋姣突然转头,看了温婉一眼,“咦,三婶婶,咱们家那位亲家母不就姓俞,媒人回来说的。”

  原本温婉没往这上面想,如今被宋姣一提醒,她立即反应过来,元宝未来的岳母就是姓俞来着。

  俞氏听着二人的对话,唇角翘了翘,“难不成,你们二位是宋府亲眷?”

  这下,宋姣连戏也听不下去了,忙不迭点头,注意力都放在俞氏身上,“正是正是,敢问您可是云麾将军府的叶夫人?”

  俞氏一笑,算是默认。

  “哎呀,原来真是一家人。”宋姣比看戏还激动,“我三婶婶跟您是亲家呢!”说着看了看温婉。

  温婉忙道:“原来是亲家母,先前多有怠慢,还望你多担待。”

  俞氏不太讲究这些虚礼,“我也没想到自己随手一帮,就帮到了自己人,原来你就是我们家阿瑶未来的婆婆,看着可真年轻啊!”不仅年轻,还好看。

  宋姣解释说:“元宝不是三婶婶亲生,只是因为年幼没了双亲,被寄养到三房名下,我三婶婶过门时,元宝堂哥已经八岁,因此他们只是名义上的母子关系。”

  俞氏了然地点点头,“原来如此。”

  温婉十分不好意思,“要早知道是亲家母,该请你去家里坐坐的,请你来茶楼,实在是太没礼数了。”

  俞氏莞尔,墨眉微微挑起,“你要是方便,咱们现在去你家也还来得及,我有空。”

  温婉之前就听媒婆说了,亲家母俞氏是上过战场被封过将军的奇女子,性情豪爽,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跟没有心机的人相处起来不会太累。

  俩人认识不过一炷香的时辰,温婉就对这位未来的亲家母产生了好感。

  俞氏更是如此,她向来在军营里糙惯了,如今见着未来亲家母娇娇小小柔柔弱弱的,性情跟阿瑶还有几分像,就没来由地生出保护欲来。

  结了账,三人走出茶馆。

  绣坊就在不远处,温婉让宋姣先把嫁衣送过去。

  宋姣再回来时,坎儿也把马车赶了过来。

  温婉本想邀请俞氏一块坐车,就见她手中不知何时牵了匹高大的黑鬃马。

  俞氏踩着脚蹬,一个漂亮的翻身坐上去,见温婉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她笑笑,“小亲家母,要不要跟我试试骑马的滋味儿?”

  温婉尴尬道,“我没骑过马。”

  “没事儿,我带你,你就坐我前面。”

  如果换成别人,温婉不一定会有兴趣,可发出邀请的人是俞氏,她就有些蠢蠢欲动,可能是因为自己内心崇拜俞氏这样的洒脱女子,她几乎没怎么犹豫,点点头说:“好。”

  宋姣已经上了马车,闻言探出脑袋来,满目震惊地看着她,“三婶婶,你还真去啊?”

  温婉笑道:“以前见骑马的都是男儿,也没人教过我,我就想试试。”

  “可是外面那么冷。”宋姣小声嘀咕,她是真怕温婉那小身板儿冻坏了,自己回去没办法跟三叔交代。

  别看三叔平时嘴上不说,事实上,疼三婶婶疼得跟什么似的,出门都舍不得让她多走一步路地娇养着,要是知道三婶婶大冷天地学骑马,还不定怎么生气。

  想到这儿,宋姣愈发不敢同意,可等她回过神,温婉已经被俞氏捞上了马。

  真的是捞。

  温婉身段纤细,体态轻盈,俞氏又是练家子,连马儿都不用下,只稍微一侧身,长臂一伸就把人给捞了上去安置在她前面坐好。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仅仅是马车里的宋姣看呆,就连外面路过的百姓都惊得倒吸口凉气。

  这样的画面,若是马背上的人换成男子,可能会更显得有些粗鲁,不知怜香惜玉,却偏偏是个女子,而且眉目间的骄矜冷傲,并不输于任何男子。

  大概是马背上的女子太过英姿飒爽,宋姣并不觉得于是这个动作有多违和,瞧着还有些赏心悦目。

  温婉也是吓得心头怦怦乱跳,刚开始被捞的时候,整个人都快担心死了,可一转眼,自己竟然已经稳稳当当地坐在马背上,她还有些惊魂未定,转头看了看俞氏。

  俞氏冲她一笑,“小亲家母,抓紧缰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