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先驱大骑士 > 11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公子说的哪里话,林公子大可以将这当做是自己家便是,何来的打扰之说。”

    穆霜回答一丝不苟,神情之中满是庄重。

    穆‘露’也是脑袋点着像小‘鸡’啄米一般,双目看着修斯没有半分挪动。

    修斯心头一暖,点了点头,“如此便是多谢穆姑娘了。”

    南宫雪的事情对于修斯来说可大可小,因为一旦中途真碰上什么人想要对南宫雪下手,那么修斯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冲着南宫雪能力而来的人修为定然是不浅,如此一来,修斯必当免不了几场大战,可是一两人自己倒是可以应付然而人数众多自己即便是拥有通天之能也是必有一失。

    回到穆家,修斯首先就是去了南宫雪的住处。

    南宫雪几日来出了与修斯见上几面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是待在房间之内修炼。

    此刻南宫雪见修斯来了心头不免有些欣喜。

    “南宫姑娘,今日来我想请教几个问题,不知道南宫姑娘能否解答一二。”

    修斯倒也是开‘门’见山并不拖拉,此刻明确问道。

    南宫雪微微一愣,看着修斯神情微有异样,随即便是语气舒缓地说道。

    “你是想问关于我身份的问题?”

    修斯见南宫雪如此说来心头就是一松,心想看来南宫雪也是早就做好了准备才是,如此一来自己倒是节省了很多时间与功夫。

    修斯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双目看向南宫雪,就此等待着南宫雪地回答。

    南宫雪看了看修斯,心头微微跳动起来,与修斯在房内茶桌对面而坐,南宫雪心头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就此缓缓与修斯说了起来。

    只见南宫雪说话之间修斯的神情是诸多变化复杂不已。

    整整一个时辰过后,南宫雪这才停顿了下来,看着对面此刻竟是陷入沉思的修斯轻声问道。

    “修斯,你认为我是否应该去报此仇?”

    修斯并没有就此回答南宫雪,而是依旧沉默,心头寻思了起来。

    南宫雪居然真的就是这南宫家族的人,这点修斯起初虽然有所猜测但是这其中竟然还有这般曲折的过程,如此一来不免让修斯骇异不已。

    “对于这点我并没有什么意见,当年我也是为了给我修氏一族报仇雪恨这才返回邓地调查此事,,然而,两年前我亲手将欧阳邪等人击杀之后心头却并没有什么痛快畅意的感觉。”

    修斯说完却是专注于南宫雪此刻的神情。

    南宫雪心头微微一愣,聪明的南宫雪怎会不明白修斯此言之意,眉间微蹙,面‘色’微微低沉了下来。

    “你是说让我不要为我家人报此仇?”

    修斯听出来了南宫雪心头的一丝不满,不由苦笑了笑。

    “这件事情并不是我说的,关键在于你自己,不过你师父让我在这件事情上帮助你,但我并不会帮你去杀南宫家族的那些人,我只会尽自己全力来保护你,仅此而已。”

    修斯言语有些无情冷漠,听在南宫雪心头多少有些不舒服,然而南宫雪毕竟也是一个倔强的‘女’子,当下便是翘首微扬,看向对面的修斯淡淡说道。

    “我并没有这种意思,其实为何我师父要找你老保护我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但是既然你答应了我师父要保护我,那么我希望你能够信守承诺,至于其他事情我没有想过让你帮我什么忙。”

    南宫雪这话一出修斯就是听出了南宫雪的心境,暗想刚才自己的那一番话定然是将这个南宫雪给惹恼了,不过,对于这点修斯倒也并不在意,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如此便好,不过你放心,在你没有完成你的目的之前我会拼尽自己的能力来保证你的安全的。”

    修斯此刻起身就是说道。

    南宫雪见修斯这么说,似乎对于自己刚才微微恼怒的话语丝毫没有在意不由心头就是有些失落,但见着修斯竟是起身‘欲’走之意,不由心头微微焦急了起来,暗悔刚才不该那般说话,毕竟自己这还是有求于修斯。

    “修斯。”

    南宫雪当下也是起身喊住了修斯。

    修斯一愣,疑‘惑’地看向对面的南宫雪。

    “你还有何事?”

    “抱歉,刚才是我不对。”

    南宫雪‘性’子直率,当下也是没有顾及到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就此对修斯歉声说道。

    修斯有些讶异,随后便是哑然一笑。

    “南宫姑娘多虑了,刚才我并没有责怪南宫姑娘的意思,我修斯虽然气量不大,但是就刚才那些事情的气量还是有的。”

    修斯这玩笑般的话语不由让南宫雪更是心头内疚,心头的悔意更深。

    “你近几日在穆家好好休息几日,你何时想要对南宫家族采取举动告诉我便是。”

    修斯说完便是转身而去。

    南宫雪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此刻的修斯已然是踏‘门’而出消失不见。南宫雪张嘴良久最后只得默默地坐回到了茶桌前,脑中不断想着刚才发生之事。

    南宫家族,南宫远此刻听着来人的禀报神情很是怪异。

    “吩咐下去,密切注意穆家的动向,一有机会绝不留情。”

    南宫远心头寻思良久便是面‘露’冷光,沉声说道。

    “是。”

    那人领命正要转身而去,怎想南宫远此刻又是叫住此人。

    “等等。”

    那人神情一愣,转身便是疑‘惑’地看着南宫远问道。

    “家主,还有何吩咐?”

    “记住这件事情只得暗中进行不要在家族之中宣传出去,如有走漏消息,你们应该知道该怎么办。”

    南宫远说道此处面‘色’就是一寒,双目‘露’出凶光。

    那人一见南宫远此神情目光不由身子一颤,噤若寒蝉般地说道。

    “属下明白。”

    回话之后便是身子微有颤栗的离开。

    南宫远见那人离去,凝神良久。

    “终于‘露’面了,这倒是好,免得我耗费那么大心里去找你,不过这也别怪我无情,既然你会朝歌来了,那么你我之间便是死敌没有亲情情分而言。”

    南宫远喃喃说道,眼中凶光更盛。

    “爹。”

    南宫远正暗自寻思自语,这刻南宫翰声音便是在‘门’口传来。

    南宫远神情一愣,随即便是唤道。

    “进来。”

    对于南宫翰虽然修为在甲悦那些人当中也是佼佼者,然而,对于现在的南宫翰的修为南宫远显然很是不满意,但是有一点却是南宫翰的最大优点,那就是南宫翰不会像那些大家族的人一般凭借着大家族的势力而强行硬拼而后就让家族收场,南宫翰极能分析双方情况,从而做出对自己最为有利的判断,以免造成更加难以弥补的后果,当初面对修斯便是如此,在修斯实力明显高于自己的情况下自己落败南宫翰并不靠着家族强撑面子而说些家族怎样之类的话,他会忍住这口气,以等待最佳的机会,这种人才是最为危险的人物。

    “何事?”

    南宫远看着眼前这个唯一的儿子,不由淡淡地问道。

    “爹,几日前我与你说的那人你查到此人了没有?”

    南宫翰今日还是为着当日所遇见的修斯而来。

    “怎么?你想报复?”

    南宫远看着儿子声音依旧冷淡,似乎丝毫不带感情一般。

    “爹您还不清楚我的‘性’格,没有完全的把握我是不会想那些蠢货一样行此举动的。”

    只见南宫翰神情冷笑更是邪异地说道。

    南宫远不由微微点了点头,显然对于南宫翰的这点表现很是满意。

    “嗯,既然这样你也不要多问,总之在你修为没有达到剑圣境界之前不要去招惹那人,尽量避免与之发生冲突,不过我听说慕容家族的那个小子从东陵回来一段时间了,现在正在甲悦学院,我想你应该已经见过他了吧?”

    “您说的是慕容坠?”

    南宫翰不由神情一凝说道。

    “嗯。”

    南宫远点了点头。

    “不错,我的确见过此人了,其实当日我遇上那人之时慕容坠就在场。”

    原来,那日南宫翰只注重讲述修斯此人却似忽略了一边的慕容坠的存在,今日经南宫远这么一提醒便是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慕容坠与那人是一伙的?”

    南宫远神情微微一变说道。

    “我想应该是的,当日我去的时候就见着他与那人待在一起了,显然他们是认识的。”

    南宫翰一五一十地说道。

    南宫远此刻神情沉重了起来,暗想怎么每一件事情都与此人有着关系,心头多少有些为难了起来。

    “在甲悦对于这慕容坠也不要去招惹。”

    南宫远思索良久便是说道。

    “爹,您的意思是”

    南宫翰并非蠢人,听南宫远这话便是明白其意。

    “嗯,现在的慕容坠不再是以往的慕容坠,而且他身边还有这么一个角‘色’,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招惹这些人,你以后在甲悦学员也给我收敛点,还有穆家那丫头你若真有意思到时候我会去给你提亲便是,以后不要强出头。”

    南宫远这刻训话倒是一个十足的父亲角‘色’。

    只见南宫翰听南宫远此话不由神情微微一喜,满是点头应道。

    “嗯,孩儿知道。”

    南宫远点了点头,“如此你便下去吧。”

    南宫翰听到了南宫远这种承诺有些‘激’动,此刻却哪里还待得住,当即便是点头而去。

    南宫远再次一人沉思之中。

    远在邓地城内。

    皇浦沉香形神更显的憔悴,一人独处房内,双眼幽幽望向窗外有些‘阴’暗的天‘色’,心头更是显得‘阴’霾不已。

    “还有三月时间便是到了期限了。”

    皇浦沉香这刻幽幽叹声自语道。

    皇浦沉香口中所谓的三月期限正是两年前所提到的与赫连齐允定下的婚约,此刻已然是婚期将至,皇浦沉香心头更显的慌‘乱’彷徨,形神消瘦却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自从修斯被欧阳家族击杀之后,一切在皇浦沉香心头都已经成为了死灰,如不是修斯当初‘交’代的好好照顾好子悦,只怕现在的皇浦沉香什么事情都会顾忌,什么家族利益,什么家族婚约那一切都抵不过当初修斯的一句话。

    “嘭嘭嘭,嘭嘭嘭。”

    正当皇浦沉香心头愁思之际,那房‘门’之外却是传来了敲‘门’之声。

    皇浦沉香此刻眉间微蹙,目光幽幽地看向了‘门’口,此时此刻的皇浦沉香自然是不想要有任何人前来打扰自己。

    “谁啊?”

    皇浦沉香努力整理了一下面部神情。

    “沉香,大哥有话与你说。”

    皇浦羽翔的声音此刻在‘门’口传来。

    皇浦沉香心头稍加寻思便是起身问道。

    “何事?”

    “你先把‘门’打开我再与你细说。”

    皇浦羽翔似乎对于将要说出之事很是谨慎,声音也是压低了几分。

    皇浦沉香一察,不由心头满是疑‘惑’。

    将‘门’打开,待到皇浦羽翔进来,只见皇浦羽翔的神情只加你很是复杂,看向皇浦沉香之时却又是有些犹豫与‘激’动。

    “大哥,你究竟有什么事情你但说便是。”

    皇浦沉香见大哥的神情还以为皇浦羽翔是为了自己与赫连齐允婚约之事而犹犹豫豫,当即便是勉强笑了笑柔声说道。

    皇浦羽翔沉默片刻,随即他便是神情很是郑重的看着皇浦沉香说道。

    “沉香,几日前从朝歌传来的事情你可曾听说?”

    皇浦沉香一听当下便是神情一愣,看着自己大哥良久。

    “朝歌之事?”

    显然,对于皇浦羽翔口中所谓的朝歌的事情她并不知晓半点。

    “不知,怎么了?”

    皇浦沉香摇头疑‘惑’地看着皇浦羽翔说道。

    可是皇浦羽翔此刻却又是显得有些迟疑了起来。

    “大哥,你有什么事情说就是了。”

    皇浦沉香还是一位皇浦羽翔在顾及着几月之后的事情,不由就是说道。

    “沉香,大哥虽然很想让你知道此事,但是却又不知道让你知道了此事是好还是坏。”

    可是,令皇浦沉香很是意外的是,这皇浦羽翔竟是这般说辞,此刻的皇浦沉香心头竟是隐约有着某些感觉一般。

    “大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皇浦沉香当即面‘色’微微一变,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