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腰牌行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敏妃的娘家有远房子侄私铸银钱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敏妃进宫数载一直都是安分守己,且她的性子喜静,就连后宫常年的争风吃醋在她那里都极为少见,似是十分淡然。

    这份恬淡的性子让她在后宫这么多年来倒也相安无事,他也是愿意去到敏妃那里坐坐的,只是如今她的娘家子侄私铸银钱却是罪不可恕。

    就是不知私铸银钱一事,老三是否知情了

    轩帝冷哼一声,目光落在那幅字上时,似是带上了几分厌恶。

    对自己恪守本分无可厚非,可若是约束不好亲眷,触犯了律法,便是罪不可恕了

    只不过

    想到今夜丞相李卿家请他出宫的目的,轩帝脸上不禁现出些冷笑来。

    一个两个的,真是把他当成傻子来糊弄了,犯了事的都是远房子侄。

    难道这远房子侄都这般不省心,整日只知道闯祸不成

    这其中又有谁人是无辜受牵连,又有谁人是贪生怕死找了替罪羊呢

    轩帝眯了眯眼,狭长的双眼中半点睡意都无,有的只是阴鸷和恼火。

    轩帝轻咳了一声,随后对着空无一人的寝殿沉声道“出来吧”

    随着轩帝的话落,一道身影翩然从梁上翻身而下落到了殿中。

    “陛下有何事吩咐”来人单膝点地,嗓音带着几分沙哑,似是久不开口说话般。

    “去广元查清乔氏子侄乔石私铸银钱一事是否与三殿下有瓜葛,顺带派人前往卓阳国探查清楚经由李生桐之手买入的谷种消息可否属实。”

    几乎没有停顿和迟疑,轩帝便下达了这两道命令。

    不等那翼龙卫起身离开,面色带着沉吟的轩帝又吩咐道“派人前往卓阳国查探时,顺带查清李氏族人贩卖私盐是否与两位李卿家有关联。若是有关,人证物证立即扣押。”

    “是,陛下。”翼龙卫应了一声,随后便退出轩帝的寝殿。

    盘膝坐在榻上的轩帝面色已经有了几分阴沉,事情是否太过凑巧了

    他今夜方才出宫前往丞相府,回到寝宫没多久后便收到下面人呈上来的密折,偏偏递折子的是大理寺中人。

    大理寺派人南下广元调查略卖人一案他是知晓的,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略卖人一案进展不大,倒是查出了敏妃娘家子侄在当地私铸银钱一事。

    因涉及到后妃,办案人员不敢擅自惩处,倒是转了几手把折子送到他这来了

    那么一直督办此案的小顾卿家呢他是否也已经收到了消息

    这其中又有几分他知情不报的可能

    一个个疑问在轩帝脑中开始盘桓,这也让轩帝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看着面前摆放的那张隐隐有些力透纸背的“恪”字,轩帝眼中情绪翻滚,良久后,才慢慢缓和下来。

    老三那孩子的品行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私铸银钱一事他十有八九是不知情的,否则以他对待百姓们的那一片赤诚之心,也不会像如今这般苦苦撑着。

    私铸银钱这其中的利益巨大,解决一城百姓的吃住问题自是不在话下,然看现在瑜城的艰难,便可知他对此大约是不知情的。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轩帝心中已经不像先前那般愤怒,面色和缓下来后,轩帝便是轻叹了一声。

    他能找各种理由为自己想要扶持的儿子开脱,却也不能忽视这背后有人,故意把这件事推给老三的阴谋。

    若非有意为之,怎么会调查略卖人一案毫无进展,偏偏就查到了敏妃母族子侄私铸银钱一事呢

    世上并非有那么多的巧合,大多是人有意为之罢了

    想到可能是那个人在背后搅弄风云,轩帝的脸色又沉了沉。

    一直以来他都想看一看那人究竟能做到哪一步,也想看看他究竟能不能担起大任,现在看来他恐怕是要失望了。

    一个顾清临,便已经让他乱了分寸像是被逼急了的兔子一样,又岂能堪当重任

    他以为可以有一番造化的人,原也不过如此。倒是他一直看错了

    这样的人既然不能委以重任,那么也不能留了,否则迟早会闹出祸端来,毕竟他的骨子里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

    心中下定主意后,轩帝微微眯了眯眼,狭长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厉的光。

    步下软榻的轩帝沉声道“来人,摆驾紫菀宫。”

    轩帝拿起衣架上搭着的常服径自穿好,这时殿外也传来了????的声响,想来是在殿外值夜的小内侍走了进来。

    殿门一重接着一重被打开,陛下摆驾紫菀宫的声音在深夜里寂静的皇宫中传到了很远。

    这一夜,注定了许多人似是轩帝这般无心睡眠。

    此时在紫菀宫里已经躺下歇息的敏妃乔玉敏自是不知轩帝要前来的消息,先不说陛下已经许久未踏足紫菀宫,就连近月来陛下已经鲜少踏足后宫。

    就连那几位昔日盛宠正浓的年轻美人儿们都已经歇了心思,她们这些已经有了子女傍身的后妃自是不会去趟争宠这滩浑水。

    毕竟也太难看了不是

    轩帝坐着肩舆尚未走到紫菀宫时,陛下要摆驾紫菀宫的消息便近乎传遍了整个后宫,就连一向对这些不甚上心的皇后娘娘封于馨那都得了消息。

    与旁人不同的是,封于馨听到这个消息后,倒是露出个真心实意的笑容来,随后便摆手挥退了外殿进来传话的宫婢。

    手搭在锦被上,封于馨面带笑容缓缓闭上了眼睛。

    陛下这般虽不知为何,但于老三只怕是不坏的。

    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瑜城也在这般深夜里迎来了一位客人。一位早该出现在此的客人。

    衣衫齐整的闵柏衍坐在榻上看着地下有些蓬头垢面的青年,语气不善,“你用什么能证明,你便是父皇派来给本王诊治的御医”

    “这这”地上的青年犯了难,陛下当初只是传的口谕,又没有圣旨,他拿什么来证明

    青年急得有些找耳挠腮,听闻这位殿下脾气不大好,若是他不能让这位殿下信了,怕是他的脑袋就要搬家。

    当时他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这才被放过一马,却想不到兜兜转转到底还是来了瑜城,且又被抓到了这位殿下面前。

    “殿下不知臣下的腰牌行不行”说着,青年在身上一阵乱翻,最后才从衣襟里的夹层中拿出一块腰牌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