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 第八百四十二章 我当然没什么!

第八百四十二章 我当然没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要看。”

  听到可以保护他人,小帕特丽夏装着没看到吉德罗在佩内洛身后摇头的表情,抿了抿红润的嘴唇,坚定地点头。

  罗丝巨大的节肢咔哒咔哒作响,随着它的靠近,多尔芬面色苍白,绝望之下放声咒骂,甚至搬出了神秘人恐吓。

  洛哈特只是瞥了一眼自己就吓得低了头。

  狼妈盯着用漫不经心的眼神瞄着小女孩的佩内洛,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帕特丽夏虽然害怕眼前的大虫子,但反而凑近了几步,多尔芬在被俘麻瓜们眼中,可是比神秘人都还要邪恶的存在,毕竟虐待麻瓜为乐的黑巫师们就以他最为乐此不疲,那折磨和疼痛足以让任何人刻骨铭心,而神秘人本身在获得恶魔学识后就更少在麻瓜们面前露面了。

  罗丝拎起了多尔芬的腿,一口咬住,虽然和普通蜘蛛不一样,实际作为恶魔的它们有上颚能吞食固定食物,但现在时间允许,它还是从螯肢内的毒腺分泌毒液,注入多尔芬的腿部,并且顺从了主人的要求只是注入了一点点而没直接把猎物杀死。

  接着,由中肠分泌的消化酶灌注在被螯肢撕碎组织中,多尔芬的一部分腿在他自己和众人的目光中变得软趴趴的,内部开始被分解成为了汁液,然后被罗丝吸进了消化道内。

  眼前的场景的恐怖和直接完全出乎一个小姑娘的预料。

  帕特丽夏在石窟中虽然看到过食死徒虐待麻瓜的情形,但南希都会把她搂在怀里,捂住她的眼睛,虽然听见过不少类似的惨叫,但她从未真正见识过如此恐怖的景象,更何况直面这种怪兽吃人的残酷场面。

  顿时,小女孩浑身抖如筛糠,吓得连抽泣都忘记了,她身体习惯性地向洛哈特倾斜了一点,就被被一双有力的手按住了肩膀。

  “要么自己看完,要么就直接放弃,你以后依靠不了这位洛哈特了。”佩内洛冰冷的声音在帕特丽夏耳畔响起。

  当多尔芬的一只腿已经变成了只有皮包着剩余骨头的时候,罗丝也没浪费,它由下往上咔吱咔吱地咀嚼,比起疼痛,恐惧让多尔芬的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他的惨叫声顿时响彻这片天地。

  佩内洛皱皱眉头,医生的魔杖划过,对这片区域释放出了闭耳塞听咒,让他的惨叫声传到周围每个人的耳朵里时变成了充满一种无法辨别的低分贝嗡嗡声,而不用担心引起瓦加度方面的注意,也让他们感觉清净了不少。

  罗丝很乖,吃了一部分就停下来,医生掐住多尔芬的下巴,将一瓶治愈药剂倒了进去,然后又补上了治愈魔咒。

  “别担心先生,短时间内你的健康没有问题,除了你少一部分外这些魔药事实上还能让你健康一些…”医生不肯放过对方的一丝表情,多尔芬因疼痛发出的惨叫和求饶却除了他自己外再也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医生此时奇怪地在他的胸口上捅了捅,“你胸口的五个洞是怎么回事?被诅咒了?”

  “来试试这瓶我自己配的…”医生从腰间皮带上解下了本来留给自用特效魔药倒在了多尔芬的前胸的伤口上,可是魔药在稍微起了一些作用后就被鲜血冲走了,仿佛完全起不到作用,只是普通的没有任何功效的粉末一样。

  “带有诅咒吗?”医生举起魔杖点到了他的伤口处,只是作为神秘人在掌握了恶魔学识后使用的诅咒,也不是她能轻易解除的,虽然经过她重复不断施放解咒,让这些伤口的状况似乎得到了一些缓解,但代价却是多尔芬更无法承受的,作为他试图治疗胸口伤势的惩罚,这个诅咒在疼痛上加大了威力,他现在已经完全顾不得腿部的疼痛只是双眼圆睁地看着自己的胸口喘着粗气。

  洛哈特担忧地看着帕特丽夏,小姑娘此时呆愣的模样让他心疼,他仰起头深深地呼吸,尽管他已经无法再呼吸,鼓起勇气想要向佩内洛求情。

  但狼妈已经抢先一步走到佩内洛耳语:“克里瓦特小姐…吉德罗?洛哈特虽然救了这对麻瓜母女,但是他毕竟也存在严重犯罪的行为,他亲自参与抓捕了麻瓜,而且最后为了逃命也利用了他们,造成了众多麻瓜的死亡,你并不需要如此…”

  “我当然没什么!”佩内洛眯起眼睛吼道,这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接着她漫不经心地将双臂抱在胸前,“随这个小鬼自己选择,反正她不看也可以成为巫师,也可以自己去神殿学,但我可不会把本领教给孬种。”

  帕特丽夏听到佩内洛自得的语气,原本直愣愣的眼神准过来看着她,“你比其他人都厉害吗?”

  “她是魔法部实力最强劲的女傲罗。”胖子有些佩服小女孩的勇气鼓励道,“那些折磨你们的坏人都怕她。”

  洛哈特悄悄瞥了佩内洛一眼,没敢多说话,但是却蹲下了身体,陪在了帕特丽夏的身边。

  “我会坚持,我要保护你和妈妈。”帕特丽夏的头猛地一甩,甚至又往前走了几步,此时多尔芬在罗丝不断啃噬却因为医生的及时救治而无法昏厥的情况下,发出因魔咒变成嗡嗡声的嚎叫,试图用眼神和手势只求医生能给他一个痛快。

  帕特丽夏瞪大了眼睛,咬住了嘴唇,攥紧了小拳头,看着罗丝等待医生给多尔芬治疗后,就会继续撕咬,鲜血从它的嘴角淋下来,它咀嚼着多尔芬的腿骨,嘎嘣嘎嘣作响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那只剩下了半截身体上半身依然拼命挣扎的坏人已经完全绝望放弃了请求,连哀嚎也渐渐低落,放弃了喊叫,继而寂静无声,地上除了洒落的点滴血迹,再也看不到多尔芬的踪迹。

  帕特丽夏僵直地转过身面对佩内洛,稚气的脸一片惨白,她嘴唇微微翕动,却没能说出话来。

  “我需要心性坚硬的徒弟,既然你能坚持看完…”佩内洛蹲下来和小女孩平视,“等你入学后的假期就来找我吧。”

  短暂的插曲结束,营地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完,除了有些兴奋的医生在拿同样没心没肺的胖子放大镜事件取乐外,其他人都有些沉默。

  “要听话,帕特丽夏,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洛哈特得跟着维克多乘坐麻瓜的交通工具方能回到英国,不知道狼妈姓名的他有些别扭的对着他眼里最为和善的女傲罗哀求,“狼…狼妈女士…求你在路上多照顾她一点…”

  “帕特丽夏很听话,希望你也是,这对你们来说都好。”狼妈点点头,就走向小女孩,就要把她抱起,但却被佩内洛抢先一步把小女孩牵在了手中。

  “距离有些长,我带着她传送,回英国你再把这麻烦的小鬼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