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见不得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家女王号自打从意大利出发之后,曹苗跟狄兰的关系,日益缓和。

    两人关系其实很复杂,对外宣称是恋人,私下里名义上是刚认的姐弟,但关系没到这份上。

    实际上,就是朋友。

    之前在那不勒斯港口的一番对话,狄兰三言两语抚平了曹冕的心中的郁结,再看这个北欧公主,多少有些笑模样了。

    船上管事儿的是个英国籍的管家,看两人关系越来越好,曹冕之前的女伴又被送下船了,心照不宣地给曹冕的舱室升了个级,安排在了狄兰公主卧舱的旁边。

    船到希腊,这管家就觉得自己太英明了。

    因为公主把姓这曹的中国人,带下船了。

    这小子居然以未婚夫的身份,参加了希腊的国事访问。

    那几天两人在岸上的时候,整个欧洲媒体就炸了。

    媒体炸了也就算了,北欧皇室那边也没消停。

    北欧女王连夜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是无条件支持自己女儿的择偶选择。

    就这么一闹腾,也不知道有多少欧洲皇室的王公子弟憋着要跳河,反正曹冕人在希腊,挺忙的。

    短短三天的国事访问,曹家大公子先后接了三场剑术决斗。

    一个希腊总理的儿子,一个马其顿的王储,还有一个是奥地利的公爵。

    用枪决斗,他们这仨倒霉蛋倒是也惜命,不至于那么豁得出去。

    可要是用剑,曹冕从小练这个,那真是想怎么玩他们就怎么玩他们。

    狄兰是个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主,不但没有劝阻,还帮着拍照拍视频。

    决斗的照片视频再往网上一发,北欧公主这趟在希腊的访问,签署的协议其实没那么多,可闹出来的动静却比在意大利还大。

    这天晚上,两人回到皇家女王号上,狄兰兴致很高,说是曹冕替她露脸,让管家给两人安排了一顿法式的晚餐。

    蜡烛一点,香槟一开,看着饭桌上插着红玫瑰,曹冕心里有点儿发虚。

    曹家大公子心想,这不会假戏真做吧?

    万一真是这样,这几天那三个挑战者是小菜一碟,可回头林朔这个表哥要是跟自己翻了脸,那自己十条命都不够这位猎门魁首揍的。

    他们家那把追爷,要是抡起来,那太吓人了。

    想到这儿,曹冕脸色有些发白,偷偷瞄了瞄对面的狄兰。

    一个女人喜不喜欢自己,曹家大公子在剑桥大学被那么多女人追求,经验丰富,那也是看得出来的。

    眼神一打过去,曹冕就放心了。

    没有的事儿。

    狄兰看自己的眼神,不像是看恋人,而是像在看猴儿。

    虽然这眼神其实挺伤人的,但曹冕这会儿不在乎。

    “这说明我们戏演得还不错,不仅外人信了,就连我带着的管家都信了。”狄兰手里捏着香槟酒杯的杯脚,淡淡说道,“看这儿的布置,还真把我们当恋人了。”

    “姐。”几天下来,曹冕私下里这个称呼也已经叫顺嘴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年龄人家大、身份人家高、能耐也是人家强,叫声姐不吃亏。

    曹冕叫完了姐,说道:“我就怕啊,这事情不好收场。

    说起来,林朔父母跟我父亲,那是结拜兄弟,我得叫他一声表哥。

    我这个表哥跟我其实没见过面,人什么性子我不清楚。

    不过男人嘛,都好一个面子。

    姐你这么个玩法,我怕过火,他回头不高兴。”

    “是吗?”狄兰一听这话,之前那股子淡定从容就不见了,神情有些迷茫,“那你说怎么办。”

    “我觉着吧,回头一到了国内,姐你先别出面,我跟我表哥谈,我赶紧把我们这出戏原原本本说出来,坦白从宽嘛,这样他至少不生我气。”曹冕说道。

    “哎!曹冕你这家伙!”狄兰很惊讶,“原来你这人这么不讲义气啊?哦,见了林朔你就把我卖了?”

    “?悖?野涯懵艄?ィ???强鲜眨?悴灰踩缭噶寺铮俊辈苊岚诎谑郑?霸偎盗耍?卸啻竽苣桶於啻笫露???冶砀缱鞫裕?也苊峒附锛噶轿易约呵宄??鞘钦娓刹还?!

    “曹冕你好歹也曹家大公子,怕他干什么。论门里的身份,你也是九寸门槛的,跟他又是平辈,没弱多少。”狄兰说道。

    “可他是猎门魁首,我又没练过曹家传承,能耐差太多了。”曹冕无奈地说道,“其实吧,自从十五年前那场大火之后,曹家主脉一断,曹家已经没什么传承了。

    猎门六大家都这样,传承全在主脉那里,分家就是打杂的。

    我爹的位置,那还是林伯伯扶上去的,当然了,我爹自己也努力,可是他努力的成果,那不叫传承,而是他个人能力。

    我曹冕这个人,做事不喜欢跳着做,既然站着够不着,那我就不要了,强扭的瓜不甜。

    我知道今年有平辈盟礼,也知道我爹想让我参加,可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自己最清楚,我出面,那就是丢曹家人。

    与其上去被人折辱,还不如自己让了。

    现在,姐你忽然要当我护道人,好事确实是好事,但说实话,我心里没底。

    姐,我知道你很厉害,我反正是打不过你,可你在平辈盟礼上要守的,是我们曹家的九寸门槛。

    要跟你动手的,都是九寸能耐的猎人。

    姐你真的吃得消吗?

    实在不行的话,我跟表哥说一声,曹家九寸门槛就算了,能保个七寸就行。

    至于你跟表哥的事儿,回头我跟我爹一起使劲儿,我就不信摆不平。

    自古以来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纸啊,你又是这个身份这个模样,这事儿没你想得那么难。”

    曹冕一张嘴就不停了,说了这一大段话。

    狄兰静静地听着,听到这儿,心里倒是很高兴。

    这个干弟弟,自己没白认,知道疼人,为自己这个干姐姐考虑。

    “曹冕。”狄兰叹了口气,“你是不了解林朔这个人,身份尊贵,貌美如花,这些东西对他来说不重要。

    论身份,猎门魁首虽然不为世人所知,可其实份量很重。现在很多小国家的元首,其实都是猎门中人,得认他这个至尊。

    他真要是摆出魁首的身份,明里暗里能调动的财力人力,那比我这个北欧公主要多得多。

    我这个北欧公主,在他眼里,也就跟平常女子差不了太多。

    论美貌,他身边现在,就有一个跟我一样漂亮的女人,名字叫Anne。

    这个女人,怎么说呢,反正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其实我这趟去国内,跟你当个护道人什么的,也就是顺手而为,主要是找个由头能在他面前出现罢了,让他别把我忘了。

    同时,因为之前跟他的约定,我要去找一个人。”

    “谁啊?”曹冕问道。

    “云家传人。”狄兰说道,“我之前跟林朔允诺过,要替他找到他母亲。可后来发现,我还是小看了云家人的本事。

    我之前能模糊地感应到他母亲的存在,可自从跟林朔许下这个约定开始,我就感应不到了。

    所以,既然云家新的一代传人会在平辈盟礼上出现,我就要去见上一面。

    虽然未必会有什么帮助,可总比现在毫无头绪强。”

    “姐。”曹冕听着直摇头,“之前看你在希腊总理面前应对国家大事,那是胸有成竹,井井有条。原来对着林朔,你办事这么没谱呢?”

    “哎呀!我也不想这样的。”狄兰神情有些崩溃,“可这个人,他就是让我没办法呀!打又打不过他,势力也没他大,**又没用,烦死了!”

    “好了好了。”曹冕劝道,“这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没事儿,有我这个弟弟呢,你放心,有我在,林朔逃不过你的手掌心。”

    曹冕这句话,算是说到狄兰心缝里去了,这位北欧公主情绪稳定下来,说道:“也只能信你了。你爹是猎门谋主,那是这世间数一数二的智囊,不知道你有你爹几分模样。”

    “运筹帷幄,我当然跟我爹差多了,不过帮你追个男人,那应该还行。”曹冕笑道。

    狄兰说道:“这事儿你帮我办好了,曹家九寸门槛,我替你守定了。”

    “姐,你可千万别勉强。”曹冕笑道,“猎门能人众多,你反正看着办就行。”

    “怎么,不放心我的实力?”狄兰问道。

    “你毕竟不是猎门中人。您之前说什么三十岁以下,能跟你动手就两个人,这话我就听着悬。”曹冕说道。

    “哦?哪里悬了?”

    “目前猎门上下,三十以下最强的,当然是我表哥林朔,也就是你之前说过的那个姓林的。别说三十岁以下,三十岁以上也算上,他最起码也是最强之一。”曹冕点评道,“你说还有一个姓苗的。可是如今的苗家人,三十岁以下最强的,应该是一个叫苗小仙的小姑娘,今年十六岁,天赋异禀。

    可天赋再好,想要跟林朔相提并论,那还差不少,所以你这话就不对。

    目前三十岁以下,跟林朔相对比较接近的,猎门中有两个人。

    一个是湖北神农架的贺家猎人,七寸门槛九寸能耐,名字叫贺永昌,今年二十九,这人厉害。

    还有一个在国外,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洲上,这户人家姓金,有个二十七岁的女猎人,也是七寸门槛九寸能耐,名字叫金问兰。

    另外国内外还有六个,也是九寸能耐,但实力跟这两个比,稍微差一些,我就不提了。

    姐,这点事儿你都不清楚,平辈盟礼上要替曹家守九寸门槛,反正您自己注意安全吧。”

    “你这曹家大公子也是有趣,说是对猎门事务不感兴趣,猎人情报你倒是记得很全。”狄兰斜着眼说道。

    “我爹以前天天跟我念叨这些东西,我不想听都不行。”曹冕无奈道。

    “可是你爹的情报,不全。”狄兰说道,“我说得那个姓苗的,他不知道。”

    “姓苗的,除了国内苗家,还有谁啊?”

    “苗光启你知道吗?”

    “这我知道,我爹的结拜二哥嘛,不过他人在美国做学问,好像不怎么管咱们猎门的事儿。”曹冕说道,“再说了,他确实强,可能比现在的林朔还强,可他比我爹还大了,三十岁以下那不对啊。”

    “苗光启有个儿子,名叫苗成云。”狄兰说道,“这个人,我跟他交过手,他应该跟林朔差不多。”

    “啊?苗光启有个儿子,这我怎么不知道,我爹没说起过啊。”

    “你爹不知道,苗光启不会告诉他的。”狄兰淡淡说道。

    “哦。”曹冕点点头,随后说道,“那这个人,姐后来你打赢了吗?”

    “没打完。”狄兰摇了摇头,“我那时候刚刚有那种能力不久,附近就数他实力最强,就拿他练了练手,发现差不多。

    我当时还以为自己不怎么厉害,连这个人都拿不下。

    可后来慢慢发现,我其实已经很厉害了,这世上已经没几个人能跟我交手了。

    而这个叫苗成云的,是极少数的那几个人之一。”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不过你放心吧,苗成云不会参加平辈盟礼。”狄兰神情有些轻蔑,“他这个人,见不得光。”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