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我家王妃很娇弱柳七白子 > 第1199章 伊尔布的心动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wxs9.org
  “别动,你们都别动。”

  呼吸都困难的米德尔,知道灵儿不是说说而已。

  大冷天的冒出一身的冷汗,谁能告诉他,为何娇滴滴的公主,居然是个高手。

  大燕都是这样培养公主的吗?

  “放开我家少校!”

  灵儿一副你在开玩笑的样子,“你有什么资格来命令我啊!

  皮尔斯,缴了他们的兵器,马都带走。”

  “好嘞,你们是自己给我,还是让我动手啊!”

  无垢者都配备长弓,箭术超绝,数千人万箭齐发,一万人的军队都扛不住。

  此时都准备好弓箭,对准了灵儿。

  只是灵儿用米德尔宽厚的身体挡的严严实实,就剩一只手在外面,他们也没法射箭。

  “拿来吧你!”

  士兵的刀剑都被皮尔斯夺走,那些无垢者却不肯放手,他们的人生里没有束手就擒这一说。

  “下令,让他们放下弓箭。”

  灵儿手下用力,一阵骨头的嘎巴声,让米德尔满脸涨红,话都说不出来,使劲儿摆手,按照她的去做。

  士兵无奈,打出手势,无垢者冰冷的眸子里毫无波澜,顺从丢下武器,包括身上的所有暗器,兵刃,命令执行的很彻底。

  这么听话啊,跟机器人似的,灵儿说不清是佩服还是同情。

  “现在可以放了我家上校了吧?”

  士兵们一个个怒目瞪着她,他们这么多人,几招就败了,败的太憋屈了。

  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

  当然,此时他们也不会觉得是自己实力不行,而是感觉是灵儿侥幸而已,偷袭算什么本事?

  “收拾好东西,咱们走。”

  灵儿指挥皮尔斯,他们的行李干粮马匹都带走了,绑成一排,跟大丰收似的,皮尔斯乐滋滋忙活着,终于有马匹代步,还有这么多的行李。

  好人啊,来送行李的吗?

  “滚,告诉老国王,教会,告诉他们所有人,今日你们对我做的一切,将来我会百倍还给你们!”

  米德尔被她丢在地上,抹着脖子满脸忌惮。

  就在他们骑马要走的时候,意外再次发生。

  一个白色的影子突然冒出来,干脆利索的抹了两个无垢者的脖子,收割他们的性命。

  剩下的无垢者马上反击,和他打在了一起。

  “这是谁啊?”

  皮尔斯一脸纳闷,看着灵儿。

  灵儿也蹙着眉,看着那个人,感觉有点儿熟悉,应该见过,但是想不起来了。

  那个人的招式和无垢者很相似,像是一个师傅训练出来的,灵儿恍然大悟:“是他!”

  她救回来的那个无垢者,丢在家里后来就忘了,他没有跟着林掌柜他们走吗?

  那个无垢者连杀了四五个人,毕竟孤身一人,挨了对方一脚,跌在了地上。

  一个翻身,迅速爬起来,犹如野兽一般扑上去,颇有几分不死不休的架势。

  “怎么办?”

  皮尔斯问灵儿。

  “待着,看好行礼。”

  灵儿出手了,取下马背上的弓箭,弯弓搭箭,嗖一声,一箭射死一个无垢者。

  之后不需要哪个人出手,灵儿箭无虚发,一箭一个,很快结果了他们。

  米德尔等人都要吓尿了,好厉害的箭法!

  都想跪下来问问灵儿,公主啊,还有什么是您不会的?

  此时心里那点儿不甘心彻底烟消云散,脚软的下意识想要跪下来。

  那个人冰冷的眸子盯住了米德尔他们,再次出手,匕首翻飞,杀这些士兵更轻松,杀鸡宰羊一般。

  “公主,别杀我,求求饶我一命吧!”

  米德尔上将突然跪下来,磕头求饶。

  除了公主点头,他很难从无垢者手里逃掉。

  沾着血的匕首放在他的脖子上,来人无机质的眸子看向了灵儿,等着她的答复。

  “公主,我知道错了,我都是随大流,逼着跟他们一起对付你的,其实咱们有没有深仇大恨是不是?

  我愿意做你的内应,为你透风报信,留着我肯定有用。”

  米德尔为了活下来,此时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杀了吧!”

  “公主……”

  喉咙被划破,血呼啦啦的流下来,米德尔死不瞑目,气管割破,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个人单膝跪下,虔诚尊敬,这是把灵儿当主人了。

  “你起来吧!”

  那个人抬头,站起来颔首低头,犹如雕像一样站在一旁,等候她的命令。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啊?他们不是你的同伴吗?”

  那个人打出几个手势来,灵儿看的有点儿懵,皮尔斯道:“我知道,我接触过他们,简单的手语我懂的。

  他的意思是如果不杀了他们,他们会召唤更多的人,不死不休缠着我们。

  无垢者没有同伴,只有主人。”

  “你可以安静的过完剩余的人生,没必要来找我的。”

  灵儿从救他回来的那一刻,就没想过压榨他的价值。

  皮尔斯翻译:“无垢者只有死在战场上才是最高荣耀。”

  “哎,这人有福不会享呢,带着他吧。”

  无垢者大喜,单手抚胸,弯腰行礼,皮尔斯笑了:“他很高兴你会接纳他,你是他新的主人。”

  “什么主人不主人的,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听命于人。

  其实他这么做也是帮了我们,这些人都杀了才好,只是我心软,没有下去手。

  皮尔斯啊,你好歹是混**的,不该杀人如麻,不留活口的吗?

  你怎么也不劝劝我?”

  皮尔斯道:“公主,我家是混**的,但是谁规定混**就一定要打打杀杀,那是底下人做的事儿。

  我堂堂少爷,可是贵族绅士,杀人的事儿还需要我亲自出手吗?”

  灵儿无语:“你这样的,威廉家族迟早败在你手里,真正的成功者,是要从底层做起的,你才知道怎么带领家族走得更远。”

  “就像公主一样吗?我很好奇你是在怎么样的环境下学的一身本事的,教教我好不好?”

  “拜我为师,我教你!”

  “好,师傅在上,还请师傅倾囊相授。”

  灵儿促狭一笑:“我们汉人讲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以后我就是你的半个爹了,要孝顺啊!”

  皮尔斯:“……”

  感觉被她算计了。

  再次启程,多了个无垢者,灵儿给他取名叫阿大,简单好记。

  她这次要去的地方是早已想要的,自己的封地,荒无人烟的荒凉之地。

  有马骑着,倒是走的很快,日夜不停歇,轮换着马匹,两天两夜的时间,终于到了地方。

  皮尔斯担忧看着她:“公主,你身体能吃得消吗?咱们必须要休息了。”

  他一个大男人都感觉身体跟散了架似的,何况灵儿还是个孕妇。

  阿大倒是没事儿人一样,这点儿辛苦对他讲还没有一天的训练强度大。

  “好,修整半天,继续赶路。”

  烧起火堆,烧了开水,阿大煮了饭,灵儿吃了好多,补充体力。

  阿大则吃的是无垢者专门配制的一种肉糜,杀了那些人缴获了好多,够吃几个月的。

  他没有舌头,吃东西只是为了维持身体的机能。

  皮尔斯愁眉苦脸:“公主,虽然这儿是你的地盘,但是方圆几十里地没有人烟,咱们这点儿吃的,迟早会吃空的,买都没地方买去。”

  他以为灵儿会直接回东方搬救兵,没想到会来这么荒凉的地方。

  更别说孩子怎么生?

  灵儿目光沉稳,“你不用问,跟着我就好,他们都以为我会回东方,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拦截,此去千难万难,我怀着孩子,能闯过几关?

  所以来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一切等孩子生下来,就是我复仇的时候。”

  ……

  皮尔斯想着灵儿的本事,不再说话,只默默做些自己能做的事情。

  又骑马走了一天一夜,终于看到了一个小木屋,周围还有一个院子,大概一亩多地,孤零零矗立在荒原上。

  “到了,以后咱们就在这儿生活。”

  院子虽小,五脏俱全,还有马棚,干草等东西,以前有人在这儿生活过。

  “这是我的人在这儿开荒的补给点,囤积了一些生活物资,足够咱们生活一阵子了。

  这样的据点,我的封地计划有数百个,不出五年时间,就能把这里的荒原变成沃土,就能养活一方百姓,建造城镇了。

  可惜,被那些贪婪的人给打断了。”

  屋子里被褥,粮食,盐巴,甚至还有些咸肉,柴火,完全够他们生存了。

  “我去烧水,赶路累死了。”

  “我去吧,你歇着。”

  “不用,你身体那么弱,一直硬撑着,当我看不出来啊?

  皮尔斯,你不是我的奴才,不用事事为我做的。”

  灵儿去厨房点火烧水,皮尔斯苦笑,他以为自己会是英雄一样来拯救人家,结果人家根本不需要。

  英雄变狗熊了。

  舒舒服服睡了一夜,新的一天,灵儿露出久违的笑容,抚摸着大肚子,跟孩子说话:“儿子,你乖乖待在为娘的肚子里,为娘会把你养的白白胖胖,让你看到这个世界。”

  阳光升起来,照在灵儿身上,身处逆境,心向阳光,那样的坚强美丽。

  皮尔斯都看呆了,这样与众不同的女子,他只会越陷越深,一辈子都没办法放手。

  “发什么呆啊?吃饭准备干活儿了。”

  “干活?干什么活儿?”

  皮尔斯感觉跟着灵儿,自己总是跟傻子似的,什么都不知道。

  灵儿带着他来到一片庄稼地,地上的藤蔓都别的枯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野草呢。

  “挖吧,这里种着土豆,成熟了没来得及挖,正好挖出来吃。

  有了这么多的土豆,咱们就是住上一两年都不愁没东西吃。”

  灵儿不干活儿了,指挥皮尔斯干活,阿大也来帮忙,两个人一个是贵公子,一个是没得感情的杀手,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要做农夫的活儿。

  都是一脸苦笑,忍受着灵儿嫌弃的话,笨拙挖掘。

  一上午就收了两筐土豆,灵儿没想到他们能笨成这个样子,皮尔斯都被土豆秧子扳倒不知道多少回了。

  “秧子也要收起来,给马匹当草料吃,营养跟丰富的。

  马棚那儿有草料屋子,都收集起来堆放整齐啊!”

  “好吧,这么多的秧子,我要收集到什么时候?”

  “慢慢干呗,你就当锻炼身体了,弱鸡小子。”

  午饭灵儿亲自下厨,吵的土豆丝,闷的土豆饭,皮尔斯吃了三大碗,赞不绝口:‘太好吃了,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食物。”

  阿大吃的是土豆泥,软糯的口感,虽然味道感觉不到,也觉得不错,竖起大拇指。

  “呵呵,希望以后你还会这么说。”

  龙肝凤胆天天吃也会腻的,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土豆将会是他们主要的蔬菜和主粮。

  日子趋于平静,白天干活,晚上休息,皮尔斯教给阿大认字儿,阿大教给他们手语,慢慢可以交流了。

  阿大很喜欢这种日子,像是家人一样,不是冰冷的主仆。

  两个大男人,简单的针线缝补活儿就落在灵儿身上,她在油灯下缝着衣服,看着像是贤妻良母,皮尔斯偷偷乐,公主为我补衣服了。

  就很开心。

  突然,灵儿蹙眉,捂着心口,很痛苦似的。

  “怎么了?累了吗?”

  灵儿脸色瞬间变的难看,摇摇头,一言不发回了卧室。

  刚才的心痛,是同心蛊反馈回来的,如果没有死亡,只有一个可能,伊尔布对别人心动了。

  他的身体会对别人产生反应,反馈给同心蛊,不是一对同心蛊宿主肌肤相亲,同心蛊就会反噬。

  灵儿被人暗算陷害,东躲西藏跟老鼠似的,殚尽竭虑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她都不曾掉过一滴眼泪。

  可现在伊尔布的变心,让她心如刀绞,忍不住落泪。

  她当然可以当场杀了自己体内的同心蛊,这样伊尔布也会死,背叛的男人只有死了才干净。

  但是灵儿没有那么做,她要等着伊尔布的解释,要调查清楚,万一是误会呢?

  虽然她想不到是什么样的误会,却愿意给伊尔布一个机会。

  ……

  此时的伊尔布在哪儿呢?

  又是为何会造成同心蛊的反噬?

  这要从他脱离老国王他们的控制说起了。

  不能从主道回王城,只能走小道,踏上回程的第一天,遇到了被山匪围攻的华丽马车,一看就是贵族家的排场。

  伊尔布顺手就给剿灭了,不管是哪家的马车,都要欠他一个人情。

  没想到马车里走出来的居然是熟人——琳达小姐。

  “伊尔布国王,是你救了我吗?

  太好了,我终于见到你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找你吃了多少苦吗?”

  琳达看到伊尔布就失控了,扑在他怀里哭的老伤心了。

  “不是,琳达小姐,你冷静点儿,别哭啊!”

  推开也不是,抱着更不是了,伊尔布闹了个手忙脚乱。

  之后伊尔布知道了琳达的来意,她是来找自己的。

  “为什么?边境打仗呢,你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姐,来这儿不是送死吗?”

  琳达道:“我偷听到父亲和他们的谈话,他们要用王后和孩子要挟你为他们做事儿,一起攻打东方,占领了富饶的大燕王朝。

  我不放心你,不放心王后,偷跑出来告诉你,你要小心他们啊。”

  伊尔布心中感动,琳达有多娇气他是很清楚的,蹭破点儿油皮都能掉眼泪,偷跑几千里路给自己通风报信,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谢谢你,琳达小姐,我已经知道了。

  不过你的恩情我记下了。”

  “那就好,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发现他们的阴谋,他们想害你没那么容易。

  只是伊尔布国王,我能不能和你们一起走?

  我害怕遇到山匪,他们好凶,好恶心,要抓我回去当女仆,日夜干活儿,好可怕啊!”

  伊尔布为难:“跟着我太危险了,我会派人保护你的,回到你父亲身边,你才安全。”

  “不,我不要回去,我没有那么忘恩负义的父亲。

  你和王后那么好的人,他都要害你们,我太失望了。”

  琳达倔强又天真,看着伊尔布的时候满是崇拜,还有满满的依赖,让伊尔布心中动了动。

  “不过伊尔布国王,晚上要干什么活儿啊?

  他们好像更希望我晚上干活儿!”

  琳达无辜的大眼睛充满了求知欲,伊尔布作为男人,很清楚晚上要做的事儿,尴尬到脸红,“那个,他们瞎说的,你别在意。

  天色不早,你休息吧。”

  伊尔布落荒而逃,背影带着几分狼狈。

  第二天,琳达怎么都不肯走,伊尔布到哪儿她就到哪儿,缠的伊尔布没有办法,鬼使神差把她留下了。

  一路上遇到的残酷战斗自不需要说,短短五天,伊尔布的人手折损过半,粮草短缺,到了最困难的时候。

  追兵又来了,没来得及修整,又是一番恶战。

  这次对方盯上了琳达,专门攻击琳达的马车,最紧要关头,伊尔布拼死把她救在马背上,又是一场夺命逃亡。

  为了保护琳达,伊尔布背上还挨了一刀,琳达心如刀绞,此时才意识到是她连累了伊尔布。

  逃到了安全地方,队伍已经只剩下一千多人,煮着稀薄的粥水,混个水饱,队伍气氛低迷。

  琳达亲自给伊尔布敷上伤药,眼泪吧嗒吧嗒落个不停。

  “别哭了,不怪你,没有你,他们也不会放过我。”

  琳达突然紧紧抱着他:“以前他们都说我傻,我天真,我不信,现在我发现,我不仅傻,还很没用,如果是王后在你身边,她肯定会是你的贤内助,不拖后腿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