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戒不掉的喜欢 > 第60章

第60章

 热门推荐:
  应驰那一声咆哮听得应欢当场愣住,徐敬余把手机拿开,掏掏耳朵,这小祖宗也不怕喊破嗓子。

  “徐敬余你他妈是不是人!你竟然拐我姐!而且是在比赛期间!”

  “你在哪儿!我要杀了你!!”

  ……

  少年一连串骂个不停,骂得都快喘上了,看来真气得不轻。

  应欢愣愣地跟徐敬余对视一眼,她凑到他耳边,声音特别小:“我从来没见应驰这么生气,你……好好跟他说,不要刺激他。”

  徐敬余微微挑眉,现在是谁刺激谁?

  他直接开了免提,淡淡地说:“小祖宗,你姐都跟我在一起了,你想怎么样?”

  应驰怒吼:“分手!立刻!马上!”

  徐敬余脸色一沉,冷笑道:“不可能,死了这条心。”

  应欢悄悄看他一眼。

  徐敬余睨向她,语气缓和了些,淡淡地说:“你不如问问你姐,她愿不愿意跟我分手?”

  应欢:“!!!”

  干嘛把锅甩给她啊!

  应驰:“……”

  少年忽然说不出话来了,他卡壳了几秒,又振奋起来:“她就是一时眼瞎!你别得意!你等着!我这就去俱乐部!你有种你就赶紧来!不来不是男人!”

  说完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图书馆门外,颜夕站在一棵大树下,看着不远处不断跳脚嚎叫的少年,有些呆愣。应驰性格这么跳脱的吗?这么迟钝?这么恋姐的吗?好像性格跟她预想的不太一样……

  本来她以为应驰只是太直男了一些,现在看,好像有一点点幼稚。

  不过,挺可爱的,直白又可爱。

  至少,长得真的很好看。

  应驰简直气疯了,挂断电话,转头看见颜夕还站在那里,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刚才他是不是喊得太大声了?

  他目光一扫,发现很多人都在看他……

  颜夕犹豫了一下,走向他,小声说:“我们走。”

  应驰刚跟徐敬余骂完,脸红脖子粗的,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个,颜夕……我改天再请你吃饭,我要先去一趟俱乐部。”

  刚才他喊得太大声了,颜夕多少听见一些,她忍不住笑:“你要去俱乐部找敬王吗?”

  之前颜夕把微博上的视频,以及论坛上的八卦都跟应驰说了一遍,应驰怎么也没想到,徐敬余禽兽到在比完赛就当众亲了他姐姐一口,简直不是人!太放荡了!

  这种人怎么配得上他姐?万一应欢被骗了怎么办?

  他现在满腔怒火,点头道:“嗯,我要去找他算账。”

  颜夕有些好奇:“敬王那么好,很多女生都喜欢他,你姐姐跟他在一起不是很好吗?你干嘛那么生气啊?”

  “你不懂的,徐敬余他……”应驰觉得这事说来话长,“以后再跟你说,我先走了。”

  “好……”

  应驰风风火火地走了,直奔俱乐部。

  ……

  徐敬余把手机扔到一边,看向应欢,有些奇怪:“他怎么不打电话给你?”

  应欢小声叹气:“他可能是怕自己控制不住脾气跟我大吼大叫,也不知道怎么问我,所以直接打电话给你,把气撒在你身上……”

  想到这,她特别心疼愧疚。

  早知道之前就跟他坦白了……

  徐敬余看了她一阵,把人抱起送回副驾驶上,顺道把安全带系上,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走,去俱乐部,哄哄你的小祖宗。”

  应欢愣住:“你哄?”

  徐敬余哼笑:“想多了,你哄。”

  他把车开出去。

  这里距离俱乐部不远,二十分钟车程就到了。

  应驰一路狂奔,比他们早了几分钟到。

  他到的时候大家都在,陈森然刚训练结束,站在旁边,面无表情地听石磊他们八卦聊天。

  石磊说得眉飞色舞:“你们肯定不知道?当初我是第一个发现他们的奸情的人,小医生从廊道里跑出来,给敬王比了个爱心!特别可爱!然后敬王让我保密,说怕小祖宗妨碍他。”

  赵靖忠啊了声,特别羡慕地说:“我还以为小医生只给小祖宗比爱心呢。”

  石磊哈哈大笑,“你们想得到吗?敬王也有怕的时候。”

  “打死也想不到!”杨?成毫无形象地大笑,笑到一半,就看见应驰黑罗刹似的站在门口,顿时噎住了,猛咳几声,在石磊肩上用力拍几下,“小、祖宗来了啊。”

  应驰走到沙发前,看向石磊,特别生气道:“磊哥,你早就知道了?你竟然不告诉我!亏我跟你关系那么好!”

  石磊特心虚:“那什么,我也打不过敬王……”

  应驰抓狂了。

  陈森然看向应驰,忽然冷笑:“傻逼。”

  应驰转头看他,怒道:“你说什么?”

  陈森然:“我说你傻逼,所有人都知道了,你现在才知道,不是傻逼是什么?”

  应驰本来就气得要死,被陈森然一说,直接要炸了,冲过去就要干架。石磊忙起来把人拉住,劝道:“哎哎哎,小祖宗,别气别气。你仔细想想,敬王有什么不好的?长得那么帅,除了太装逼,也没什么缺点,小医生跟他在一起,挺合适的啊……”

  应驰一想到徐敬余闷不吭声,就把应欢追到手,就气到失去理智,脱口便骂:“合适个屁!我宁愿我姐跟你都不跟他!”

  石磊:“……”

  他一脸惊恐地看向门口——

  徐敬余冷着脸看过来,应欢一言难尽地低下头。

  石磊吓得要命,忙说:“不不不是,我不喜欢小医生这种类型……”

  别害他啊!

  “那你得问问你姐,她喜欢谁了。”

  徐敬余冷声道,直接走过去。

  应驰一听见他的声音,浑身的毛都呲了起来,猛地转头看他。

  应欢低着头跟在徐敬余身后,应驰看见她,浑身的气焰又消了一半,他瞪着应欢,张了张嘴:“姐……”他又看了看徐敬余,实在问不出口。

  应欢都不敢看他了,走到他面前,小声说:“你真这么生气啊?”

  应驰忍不住了,指着徐敬余说:“反正,我不同意!”

  应欢:“……”

  徐敬余站在应驰面前,他比他高几公分,低头睨着他,嗤笑了声:“你不同意也没用,再说,我差哪儿了?身高185,长得也比你帅,我哪里不符合?”

  应驰:“……”

  虽然不承认,但徐敬余无论是身材长相还是气质,都没得挑。

  他瞪着徐敬余,立即说:“你是拳击手,这点就不符合了。”

  “拳击手怎么?你职业歧视?”

  徐敬余上下扫他一眼,冷笑:“你不是拳击手?你以后不找女朋友?”

  应驰:“……”

  应欢:“……”

  她拉拉徐敬余的衣角,别这么毒舌,让让他啊!

  应驰被徐敬余怼得毫无反击之力,愣了好几秒,才怒道:“反正我就是不同意!你这人心思不正!刚认识的时候就用假名骗人!这几个月大家都在比赛,大家都这么努力,你呢?你居然还有心思打到我姐身上!”

  石磊几个齐刷刷看向徐敬余。

  敬王这一点,确实些不厚道了啊……

  徐敬余靠在沙发边上,轻笑:“我只输了一场。”

  所有人:“……”

  应驰懵了,一时间找不到话反击,几秒后,他又怒气冲冲地看向徐敬余:“大家都专心比赛,你这样你不害臊吗?”

  徐敬余笑:“所以,我有女朋友,你们单身。”

  所有人:“……”

  应欢有些绝望,她低下头,想逃走了。

  徐敬余这人,真强悍起来,无论是打架还是吵架,从来没输过。

  石磊特服气,默默竖起大拇指:论装逼,没人比得过徐敬余。

  应驰被怼得跳脚,他快步走来走去,用力挠头,忽然停住脚步,猛地转身指向徐敬余:“我要跟你打一架!忍不了,我一定要打死你!”

  徐敬余抬抬下巴,淡淡地说:“你打不过我。”

  应驰崩溃:“你怎么知道打不过!还没打呢!说不定……”

  “打。”

  一道柔软的声音打断他的话。

  应驰愣住,徐敬余挑眉,看向应欢。

  两年前,应驰被徐敬余KO后,一直念念不忘想再跟徐敬余打一架。应欢看向应驰,慢慢笑开,小尖牙露出来,“打,在拳台上打。”

  应驰看着她,惊讶道:“姐,你摘牙套啦?”

  一群人这才发现,小医生的模样有些不一样了,脸变小了,线条柔润,嘴唇也变小了,笑得唇红齿白,又甜又可爱。他们从来没见过应欢露齿笑,这会儿都看呆了,脑子里回想了一下论坛上的照片,忽然有些想不起来应欢之前戴牙套的模样了,好像她本来就该长这个样子。

  石磊挠挠头,笑道:“小医生摘牙套了啊,比以前好看多了。”

  一群人跟着点头,杨?成说:“就是就是,那些人根本不知道,就乱喷。小医生这么漂亮,就跟小仙女似的,让他们打脸。”

  应欢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露着小尖牙。

  陈森然看着应欢的笑脸,看着她露出的那两颗可爱的小尖牙,愣在原地,脑子里轰然炸开——

  他忽然想起当初自己恶劣的行径,他骂她牙套妹,说她戴着牙套撅着嘴瞎吹的时候丑得要命,说她……

  那些恶劣行径清晰地在脑子里回放,陈森然失魂落魄地看着应欢的笑脸,脑子里清晰展现自己曾经丑陋又无耻的嘴脸,他还想起她柔软地化解尴尬,认真说自己长得挺漂亮的模样。

  最后,想起她当初站在墙角,一脸苍白地听他说那些恶劣的话……

  陈森然呆呆地站在原地。

  像被抽了魂。

  ……

  应驰的注意力被应欢摘牙套转移了一部分,他看着应欢,不满地嘀咕:“不是说要戴两年吗?还没到呢,是不是因为徐敬余,你想变漂亮了。”

  应欢:“……”

  这小子平时不是很不开窍吗?怎么突然会说这种话了?

  她面不改色地说:“不是,就差十天这样就到两年了,医生说可以摘了。”

  应驰哼了声:“你医生就是徐敬余他妈,说不定就是他怂恿的。”

  徐敬余挑眉。

  还真是他怂恿的。

  应欢有些无奈,抬手在他脑袋上轻轻揉了几下,“我摘牙套不好看吗?以后就没人说我丑了,你想看别人说我丑吗?”

  陈森然猛地清醒,再也不敢看应欢。

  几乎是有些狼狈地转身,逃走了。

  应驰回头看了一眼,想起陈森然以前骂应欢的话,哼了声:“我不想你被别人说,但我也不想你跟徐敬余谈恋爱,就是因为他,你才被那么多人关注,才会被骂。”

  应欢很心虚,继续软声哄:“我没太注意网上那些事,你也别太在意了。”

  应驰继续哼:“怎么可能不在意!你是我姐!”他顿了一下,小声问,“姐,你老实告诉我,徐敬余有没有骗你?有没有欺负你?强迫你什么的?”

  少年说着说着,有些不好意思了。

  应欢笑笑:“没有,他认真追过我的。”

  他愣了一下,别扭地嘀咕:“你眼光太差了……”

  应欢刚要继续哄,手机便响了。

  钟薇薇打来的,她有些焦急地问:“你现在在哪儿?”

  “在俱乐部,怎么了?”

  “之前有人把你的信息都曝光了,大家都知道你的班级和寝室号了,真的被气死了!你不知道,刚才我们寝室门响了好几次,有推销的,有查寝的,有说敲错门的……都是想借故来看你的。”钟薇薇是真生气了,“也不知道谁这么缺德,要是真我们班……或者,我们寝室的人,就不用客气了。”

  钟薇薇和林思羽一样,都怀疑姜萌。

  应欢从不跟人交恶,除了姜萌,她们真的想不到别人了。

  除非,徐敬余的那些女友粉当中,一早就有人认出应欢,但照片呢?那些照片除了同班同学和室友,别人不可能有,也没人会去偷拍一个不认识的,戴牙套的姑娘。

  应欢默了一下,笑了笑:“我摘牙套了,等会儿就回去。”

  钟薇薇眼睛亮了:“真的?这么快?”

  应欢笑:“对,变好看了。你们别管那些人了,随她们,丑陋之心自有天收。”

  “哇,你快回来给我们看看。”钟薇薇特别兴奋。

  “嗯……”应欢看了一眼应驰,压低声音说,“应驰知道我跟徐敬余在一起,正炸毛呢,我得哄哄他,顺了毛才能回去……”

  钟薇薇愣住,想起少年炸毛的模样,低下头笑了笑:“他怎么这么可爱。”

  应欢小声吐槽:“这次真不可爱……”

  太难哄了。

  钟薇薇笑得不行:“你快去哄他。”

  挂断电话。

  吴起来了。

  他看了眼:“怎么都坐这儿,不去吃饭?”

  又说:“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吃算了,边吃边说。”

  应欢总算是得救了。

  然后就是吃饭开会。

  这次叫大家过来,主要是说一些WSB比赛结束的后续安排,该参加世锦赛的去参加世锦赛,该去落选赛的去落选赛,吴起说:“都休息几天了,接下来就要慢慢恢复训练了。”

  石磊举手:“教练,刚才应驰说要跟敬王打一场,我们也想看看,什么时候给安排一下?”

  吴起愣了一下,看向徐敬余,他没太关注网络上的事,不过也知道应驰跟徐敬余不对盘,他淡声问:“友谊赛?”

  应驰:“决一生死之战。”

  吴起:“……”

  徐敬余吃完了,把饭盒碗筷一扔:“友谊赛。”

  吴起想了想,笑道:“行,过几天我安排一下,就当恢复训练,鼓舞士气了。”

  输了比赛后,队里死气沉沉的。

  真安排一场比赛,也挺好的。

  这事就这么定了。

  晚上,徐敬余和应驰一起送应欢回寝室,这两人谁都不让步,应欢完全没办法,只能让他们送。

  一路上,吸引了无数回头率。

  有人好奇——

  “这不是敬王吗?他旁边那个是不是他女朋友?”

  “不是?跟照片不太像,他女朋友戴牙套的,哪有那么漂亮。”

  “但是真的有点像啊……”

  徐敬余隐隐听见这些议论声,不动声色地牵住应欢的手,应驰一看,立即把应欢拉过去。

  少年瞪向徐敬余:“公众场合,你给我规矩一点儿!”

  应欢看向徐敬余,眼神里有些祈求。

  徐敬余嘴角微翘,摊手。

  行,我让他。

  吃瓜群众:“……???”

  这是抢女朋友吗?

  两人把应欢送到宿舍楼下,看着她走进去,应驰扭头看徐敬余,冷哼了声,转身走了。

  应欢走到宿舍门口,刚要开门,就发现经过的人都停下来看她。

  应欢想起钟薇薇的话,漫不经心地冲她们露齿一笑,笑容温软甜美,小尖牙可爱又特别。要知道,小虎牙长得好看的并不多。

  她这一笑,看得那些好奇的,不怀好意的,恶劣揣测的,想要看看敬王女朋友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么丑的人统统愣住。

  “你们找人吗?”

  应欢笑着问。

  走廊上十来个姑娘都看着她。

  应欢依旧笑,又问:“还是好奇,来看应欢的?”

  “……”

  她抿抿唇:“我就是啊。”

  那些姑娘愣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

  应欢已经打开门,走进宿舍了。

  ……

  “不是,她就是应欢?跟照片上不像啊!刚才那个人长得很像那个……那个……”

  “她不是骗人的?刚才那个是真的挺漂亮了,我刚才站她那么近,皮肤真的是好到爆,毛孔都看不见,一点瑕疵都没有。”

  “应该是……眼睛挺像的,可能摘牙套了,差别挺大的……”

  “不是整容了?我看就是整容了。”

  ……

  应欢听见外面的窃窃私语,嘴角的笑意淡下来,有些人内心是黑暗的,就算看见的人和事物是美好的,也如同蒙了一层灰暗的纱。

  她们认为不好的,觉得不应该如此的,就总能找到借口去掩盖原本的单纯和美好。

  应欢一抬眼,就跟姜萌的目光对上。

  她看着姜萌,慢慢露齿笑了一下,然后看向钟薇薇,“薇薇,过几天应驰跟徐敬余打比赛,你们谁要去看?”

  姜萌愣愣地看着应欢,看见她摘了牙套,笑容可爱又甜美,心底的嫉妒和不甘徒然攀升,她抿紧了唇,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钟薇薇眼睛晶亮:“啊,奶驰跟徐敬余打比赛?”

  应欢也不避着姜萌,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林思羽哈哈大笑:“你弟弟贼鸡儿可爱了!比赛我一定要去看!我要看看敬王到底会不会让着奶驰,让小舅子揍一顿!”

  应欢面无表情地说:“徐敬余不会让他的。”

  钟薇薇想到应驰炸毛的模样,也忍不住笑:“奶驰真那么生气啊?徐敬余不是挺好的吗?”

  应欢说:“应驰从小就有个毛病,对任何事物和人的第一印象很难扭转……”

  钟薇薇忍不住回想,她第一次见应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那时候她还是短发,跟个小男生似的,他们才十二三岁,初中生……他应该不记得了?

  三人聊着天,钟薇薇和林思羽都说要去看比赛。

  姜萌一声不吭地坐着。

  应欢忽然站起来,看着她们说:“曝光的那三张照片,有一张照片我戴了条项链,那条项链是我堂姐送给我的,我只戴了一次,回来的路上就丢了。那次我们宿舍四个人一早就出门玩了,到晚上很晚才回来,没碰上过班里任何人。”

  言下之意,那天,除了她们四人,没人会拍到她的照片。

  应欢笑了笑,看向钟薇薇和林思羽。

  “我可以看看你们的手机相册吗?”

  钟薇薇和林思羽愣了一下,立即知道她想做什么了。

  两人把手机拿出来,坦坦荡荡。

  林思羽撩了撩长发,“我自拍照有些多,你慢慢翻啊。”

  应欢没接,转向姜萌,伸出手:“我可以看一下你的手机吗?”

  姜萌僵着脖子说:“我手机换过了。”

  应欢笑:“没关系,有备份的,我可以看日期找。”

  姜萌咬着唇,忽然站起来,尖锐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做的?我没有做过,你别想冤枉人!”

  “我看一下,就知道有没有了,我也不想有误会。如果误会了,我给你道歉。”应欢坦坦荡荡,“如果真的是你,就不是简单的道歉了,曝光**和侵犯肖像权我都会追究。”

  姜萌脸色一变:“我说没有就没有,你们三个合起伙来排挤我。”

  她眼睛一红,拽起包转身就走。

  砰——

  门关上了。

  钟薇薇和林思羽看向应欢。

  应欢轻轻吐了口气,靠在书桌上,转头看她们,笑了笑:“谢谢你们配合我啊。”

  林思羽皱眉:“真是姜萌?”

  应欢垂下眼:“应该就是她,不然是你们?”

  “滚!怎么可能!”

  “我爱你还来不及!”

  那晚姜萌到寝室关门了才回来,拿了衣服和护肤品又走了。

  ……

  那几天不断有人过来看应欢,应欢就跟猴子似的,被人观赏。

  徐敬余去了一趟北京,直到6月6日才回来。

  比赛就安排在7号晚上。

  那天晚上俱乐部热火朝天,据说是周柏颢听说了这件事,特意安排的,他完全就是报复心理,想看徐敬余笑话。

  应欢那天有课,又被教授叫过去帮忙,等忙完已经快七点了,饭都没来得及吃,就跟钟薇薇和林思羽赶去俱乐部,到的时候徐敬余跟应驰已经在热身了。

  性感的拳击宝贝举牌站在旁边等候。

  台下观众上百位。

  应欢有些懵,小声说:“我还以为只有俱乐部成员……大家随便看看,没想到这么隆重啊……”

  钟薇薇也有些愣,她很久没见过应驰了,目光贪婪地胶在他身上。

  林思羽特别兴奋,她性格外放,转头就抓了个人问。这才知道,比赛是老板周柏颢弄的,她笑眯眯地:“你们老板可真有趣。”

  徐敬余跳上拳台,往台下扫了一眼,目光落在应欢身上。

  两人几天没见了,应欢看见他也很高兴,忍不住笑。

  很快,应驰也跳上拳台,他喊了声:“姐!”

  应欢举手,对他挥了挥。

  吴起走过来,抬手看表,低头说:“准备了。”

  应驰跳了几下活动身体,看了一眼徐敬余,忽然想耍个贱。他靠在围绳边,冲台下招手:“姐,你给我加个油,要这个。”

  少年白皙漂亮,穿着蓝色拳击服,比了一个爱心。

  应欢:“……”

  钟薇薇眼睛晶亮,嘴角笑意止不住,真可爱啊,她也想给他比个爱心。

  徐敬余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半眯了眼,看向应欢。

  应欢头皮发麻,突然感觉亚历山大。

  犹豫挣扎几秒……

  她站起来,笑着给应驰比了一个明晃晃的爱心。

  徐敬余:“……”

  他认输。

  行不行?

  ……

  应驰特别得意,挑眉看向徐敬余。

  钟薇薇心念一动,也站起来,笑着比了一个大大的爱心,“奶驰,加油啊!”

  应驰转向钟薇薇,脸忽然一红,挠挠头:“嗯,好……”

  ……

  徐敬余神色淡淡地收回目光,脱下战袍,什么也没说。

  第一回合结束。

  应驰输。

  两人打得特别狠,双双挂彩,靠在拳台两个边角微微喘气。

  应欢给应驰简单处理了一下,然后走向徐敬余,心虚得不敢看他的眼睛。

  她站在他面前,默不作声地把一个冰袋按在他耳廓上。

  徐敬余靠在拳台边角,睨着她。

  应欢抬眸看他,声音特别小:“你在生气吗?”

  徐敬余没回答,面无表情地看她,应欢心里一阵慌张,刚想再说几句,就听见吴起喊:“第二回合。”

  徐敬余把冰袋塞进应欢手里,直起身,低头在她耳边沉沉地说了一句:“应小欢,好好想想等会儿怎么哄我。”

  作者有话要说:徐敬余:给日一顿就原谅你。

  应小欢:……

  奶驰:啊啊啊啊啊畜生!我要KO你!

  应小欢可软可刚,直接撕!

  ——

  抱歉,晚了十几分钟,这章有7000字,原谅我嘤嘤嘤……晚上12点之前二更!能甜到腿软!我好像说过奶驰的CP是薇薇,怎么这么多人站错啊,可能是有些小仙女不吃姐弟恋,还有就是写的太少了感觉不配,后面写多了大家就会明白的,薇薇真的特别好!不吃姐弟恋也没关系,正文写的很少,番外可以选择性看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