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西出玉门 > 第116章 第①①⑥章

第116章 第①①⑥章

 热门推荐:
  凌晨时分,李金鳌被噩梦惊醒。

  梦见被羽林卫押去游街,好不容易逃出去,又被蝎眼追杀,那么多脸盆大的巨蝎,在他身后穷追不舍,他一路奔逃,拼命划船越过尸水沼泽,精疲力尽地上岸休息——哪知眼前突然有巨大的黑色暗影向他倾来,那是活坟,正弯腰要吞吃他……

  李金鳌睁开眼睛,看到灰色的夜空。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尸堆太阔大,这里的夜不算太黑,总像是被太多的空旷给稀释了。

  他抬手抹了把额上的冷汗,又往上拉了拉盖毯,这才发现镇山河又拱到他怀里了。

  妈的,临睡前,他分明是把镇山河和镇四海放在脚头焐脚的,看人家镇四海多老实,睡着了跟尸体似的,就镇山河能窜,真想一巴掌……

  算了,得罪不起,自从三天前,镇山河叼着一根搭扣上有龙家印记的银链子,迈着小碎步神奇般地找到这里时,李金鳌就知道,镇山河这一生,注定不再平凡。

  妈的真是见了鬼了它到底是怎么样搞到银蚕心弦并且一路精神抖擞地找到这儿的?

  李金鳌现在看它,目光中都带三分敬畏。

  镇山河一定是成精了!

  但若果真成了精,能不能帮他们把眼前的困局……给破一破啊。

  李金鳌叹气,不远处的怪影下,幽碧色的磷火飘飘忽忽。

  这里是十八活坟,土台的形状比任何地方都狰狞恐怖,周围零散着无数白骨。

  流西小姐说,眼冢、活坟和人架子是息息相关的,眼冢被杀之后,十八活坟也很快陆续死亡,死时像人一样拼死挣扎,所以姿态都很瘆人——最后一批投喂,并没有完全孵化,他数过了,至少有三座活坟没成功,因为那三座活坟的土质半透,能隐约看到里头被包着的人。

  惨啊,胎死腹中,不过再一想,那些孵化出来的,也幸运不到哪儿去。

  他的目光转向越野车。

  叶流西和阿禾都睡在车里,昌东的车上还剩了些吃的喝的,这两天,他们就是靠那些度日的,但坐吃山都空,何况那些物资并不充足,断粮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

  这两天,跟叶流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说话,他差不多搞明白她是什么人,也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了。

  真是又喜又愁。

  喜的是,流西骨望东魂,上千年才出一个啊,他居然能认识这样的名人,实在是三生有幸。

  愁的是,她是叛党,处境如此糟糕,他还跟她系在了一根绳上——当初背井离乡,信誓旦旦说要出来闯荡一番,博个名利,看来注定要悲剧收场了。

  李金鳌忧心忡忡,这两天,外头没什么大动静,也没见有人攻进来,他瞅着,羽林卫大概是想把他们饿死在这儿。

  古代打仗都这样,攻不了城就困,困个一年两年,粮草断绝,多硬气的颈骨也要弯。

  也不知道流西小姐怎么想的,那晚上非要往这开,典型的饮鸩止渴,就算多活了两三天,又有什么实质意义呢?

  外头好像不太安宁,李金鳌听了会,心里实在纳闷,他掀开被子,拿上昌东的望远镜,手脚并用着爬上最高的那座活坟。

  这活坟形如碉堡,凹缺的豁口很多,方便踩攀,他一路爬到顶,身子尽量趴低,然后端起望远镜。

  天还黑着,看不大清,李金鳌眯缝着眼睛努力了又努力,终于看出是有人在动,不止一个人,憧憧人影,充斥视野,都在缓慢向这里推进。

  李金鳌惊得心脏乱跳,手忙脚乱往下爬:“流西小姐,流西小姐……”。

  最后那一脚踏空了,扑通一声栽了下来。

  几秒钟之后,车里开了灯,叶流西坐起身,有些睡眼惺忪:“怎么了?”

  阿禾也坐起来,裹着毯子看他。

  李金鳌结巴:“人,人……有人,很多人,攻进来了。”

  叶流西说:“这不是迟早的事吗,他们之前不进来,是因为被尸水沼泽耽搁了,现在估计探好路了吧。”

  她打了个哈欠,睡得正熟被人吵醒,难免有点疲倦。

  她居然还有心情打呵欠,李金鳌两条腿都抖成筛子了:“那……流西小姐,怎么办啊?”

  叶流西说:“我再睡会,你留心看一下,来的是羽林卫还是别人。”

  李金鳌奇道:“当然是羽林卫,除了他们还能有谁?”

  叶流西笑笑:“那可不一定,我当初探路,花了很长时间,他们只用了几天,进的人多,推进得又这么快,伤亡绝不是一两个——依照赵观寿和龙芝的性子,应该不舍得让羽林卫冒险的,你再去看看吧。”

  她伸手旋灭了灯,对阿禾说了句:“再睡会吧。”

  李金鳌又往活坟上爬,爬了一半,低头往下看。

  车里黑漆漆的,紧挨土台的角落里,两只鸡在盖毯下头睡得呼哈呼哈。

  怪凄凉的,像在打一场一个人的战争,又像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他一个被无辜连累的局外人,心都操碎了,到底有他什么事儿啊!

  他嘟嘟嚷嚷着再次爬上坟顶,风大,冻得人缩手缩脚,李金鳌端了会望远镜,就搁下了搓手捂耳朵,然后再端起,如此反复了几回之后,天色渐渐不那么暗了,他忽然发现,不只是人在走,贴地的地方,还有什么东西在动……

  李金鳌屏住呼吸。

  再离得近些,李金鳌看清楚了,那是蝎子!还不止一只,是蝎群!

  跟噩梦里的一模一样,有大有小,大的堪比车轮,小的也有脸盆大小,潮水般向这里涌动。

  李金鳌吓得喊都喊不出来了,几乎是连滚带爬下来的,一开口,上下牙关格格响个不停:“流……流西小姐,是蝎眼,蝎眼啊!”

  车里半晌没动静。

  过了会,叶流西终于起身,不去操心蝎眼,居然有精力先数落他:“你这胆子,真是跟从前的肥唐差不多,李金鳌,你怎么说也是有方士牌的李家人,也孤身出外闯荡过,这么慌里慌张的,像什么话。”

  反正天也快亮了,她不再睡了,揉了揉眼睛坐起,银蚕心弦缠在右手腕上,泛银亮的光。

  她吩咐阿禾:“我要洗漱,你帮个忙。”

  阿禾嗯了一声,一只手毕竟不方便,这两天叶流西洗漱什么的,都是她在帮忙——阿禾倒了些矿泉水在口杯里,牙膏挤上了刷头递给叶流西。

  叶流西刷牙,李金鳌围着她团团转——

  “流西小姐,是蝎眼啊,他……他们杀人不眨眼的。”

  “都说你杀了江斩,他们这是报仇来了啊。”

  叶流西刷得差不多了,从阿禾手里接过口杯,咕噜漱口,然后吐掉:“是啊。”

  李金鳌真是恨不得能代她着急:“流西小姐,火烧眉毛了!”

  叶流西嫣然一笑:“火烧眉毛,就洗把脸啊。”

  李金鳌解不了风情,急地跺脚:“我现在哪有心情去洗脸啊,流西小姐,我们就要死啦!”

  阿禾不吭声,拧了毛巾递给叶流西,叶流西抹了脸,抬眼看李金鳌:“想保命,还有个法子。”

  李金鳌双目放光:“什么法子?”

  这些天,他担惊受怕归担惊受怕,但每次看到叶流西,心里总还是揣了一线希望的:她看起来也不像是走投无路的样子啊,兴许还藏了没亮的底牌呢?

  叶流西问他:“你耍皮影戏,有没有耍过《醉打金枝》这一出啊,驸马郭暧打了公主,按律例,郭子仪这个当爹的脱不了干系,他怎么做的?”

  李金鳌说:“绑……绑子上殿。”

  叶流西说:“是啊,关系撇清,罪也撇清——你们也可以有样学样,阵前反戈,把我绑出去吧。这叫认清形势,弃暗投明,说不定蝎眼的人一高兴,对你们厚待有加呢。”

  李金鳌不敢说话。

  叶流西拎出昌东的洗漱包,把他的男用爽肤喷雾翻出来,略抬起下巴阖上眼,轻轻摁下喷头。

  细细凉凉的雾化液滴,顷刻间罩了满脸,皮肤得了片刻舒缓——这样的处境中,能有这样的享受,堪称奢侈了。

  她唇角弯起,露一抹淡得几乎察觉不到的笑。

  昌东现在到哪了呢?

  依时间推算,肥唐应该已经把他和丁柳转移到就近的大医院了,想来是睡得安稳,躺得惬意,饭有人送到嘴边,闲暇还有漂亮的小护士养眼……

  想想有点嫉妒,于是多摁了两下喷头。

  然后催李金鳌和阿禾:“考虑的怎么样了?我认真的,机会只一次,错过了可就没了。”

  阿禾咬着嘴唇摇头。

  叶流西看向李金鳌:“你呢?”

  李金鳌蔫蔫的:“算了吧,我都这把年纪了,要脸,临阵反叛这事,我做不出来。”

  再说了,这流西小姐有点阴,还有点狠,别的不说,单说没了手这事,多凄惨啊,是他都得掉两滴眼泪呢,她却跟没事人似的,那晚上,阿禾给她重新包扎时,她居然还说了句:“要么用火把伤口燎一下吧,那样好得快。”

  关内凶险,世道诡谲,没谁真的不怀算计,李金鳌觉得,自己也在押宝:非得站队的话,他也得站个狠的……

  叶流西笑起来:“既然这样,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你们以后都跟着我吧,你再上去看看外头的情势怎么样了,阿禾,去把我的包拿来。”

  阿禾从车后拎出一个半旧的黑色帆布挎包,这包一直扔在车上,很少见叶流西用——叶流西伸手探进去摸索了一回,拿出一支纤细的眼线笔来,送到嘴里咬拽开盖头,笔尖在阿禾手背上扫了扫试色,说:“五块钱买的,居然没干,还能用。”

  阿禾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愣愣看她。

  叶流西坐进车里,把车内后视镜往下拗了拗,眼线笔浓黑的蘸液笔头慢慢扫向眼尾。

  确定没退路了,想到外头千军万马,李金鳌的心反踏实了:众寡悬殊,战死沙场也不丢人,还能凸显出几分悲壮。

  他再次往上爬,才爬了两步,四周忽然响起低沉且雄浑的号角声,像滚滚浓云,当头罩压,这一刹那,天震地颤,连胸腔里的一颗心,都被带得有了隐隐共振。

  镇山河茫然地睁开眼睛,而镇四海一个鲤鱼打挺,几乎是立刻窜蹦起来。

  要打仗了!是的,它感觉得到,它镇四海,就是为激越且艰险的鏖战而生的,不像某些鸡……

  它轻蔑地看了镇山河一眼:相貌猥琐、败絮其中、只知道投人所好溜须拍马——本来都被遗弃了,巴巴叼了根不值钱的银链子来,又哄得李金鳌暂时回心转意……

  没关系,鸡是要靠实力说话的,战场就是它的舞台!

  镇四海连扑腾带飞地窜上活坟,比李金鳌还快了一步。

  李金鳌随后攀上。

  眼前黑压压的一片,相互间已经距离很近了,几乎能看清对方的脸,蝎眼果然是乌合之众,不像羽林卫那样服饰统一——穿什么的都有,有些人穿的还算得体,看上去不突兀,大部分人则像占山为王的匪寇头子,头发结辫的、满嘴大胡子的、这么冷天还袒胸露背的,男女都有,脸上大多抹几道油黑,脚边无一例外,都伏着蝎子。

  那些蝎子只只身形巨大,皮坚螯利,弯曲分节的尾巴如铁块焊连,触肢张举,螯刺上勾,随时都像要扑将上来。

  又一拨号角声起,李金鳌这才注意到,远处的土台上架着长长的兽角,角身是一节节铜包皮革,层层扩音,末端是虎头,虎口大开,号声就从这里骤然成吼。

  李金鳌听人说过,蝎眼有重大战事或是攻城时,用的都是虎头号,所谓的风从虎,虎啸时四方风从,更添凛冽肃杀气。

  不过这阵仗未免也太大了,这里统共也就三个人,外加两只不着调的鸡……

  正想着,身侧突然响起嘹亮的鸡鸣声——

  喔喔喔!

  李金鳌猝不及防,没被号角吓着,反被鸡叫声惊出一身冷汗,低头看时,镇四海马步撑得差点劈叉,脖子伸得老长,双翅上的鸡毛都奓起来了,拼了老命在那对着黑压压的人群和蝎群打鸣,像是誓要和号角声一争高下……

  很好,镇四海身上,永远都不欠缺蚍蜉撼树的勇气。

  蝎眼阵内爆发出一阵哄笑,与此同时,不下数十人同时抬弓,嗖嗖声里,几十支弩箭向着活坟方向急窜而来,李金鳌翻身向着坟下滚落,顺手也抓住镇四海脚上挂着的铁链子,一人一鸡,从活坟上狼狈砸下,带下一阵土尘沙灰。

  阿禾呛地拿手捂住口鼻,叶流西转头看李金鳌,手上微勾,恰好将右眼角挑出的蝎尾收笔。

  李金鳌愣愣看她。

  她眼角的那只蝎子似乎是活的,蝎尾内勾,螯肢自两侧凶悍攫取,漆黑如墨的目珠恰如行将被扑的口中食,瞳孔处泛慑人的亮。

  外头传来粗暴的呼喝:“叶流西呢?滚出来!害死我们斩爷,血债血偿!”

  无数人应声附和:“杀了她!血债血偿!”

  李金鳌结巴:“流西小姐,外……外面……”

  叶流西说:“好了,你们去车里待着吧。”

  李金鳌觉得她还不了解形势险恶:“不是啊,流西小姐,你一露面他们就会射箭的……你,你可怎么办啊?”

  叶流西仰头看活坟坟顶,说了句:“放心吧,最难办的事,龙芝已经帮我办了。”

  她屈起手指,送含到唇间。

  有低细的哨声逸出,如涓如流,声音不大,但很有辨识度,只要稍一留心,绝不会错过。

  外头的嘈杂声渐渐平息。

  叶流西垂下手,抖下衣袖,盖住腕上的链子,很快猱身攀上活坟。

  阿禾仰着头,目送她登顶。

  她知道叶流西刚刚吹的是蝎哨,据说蝎眼的人都会,外人却怎么都难以窥其玄机——蝎哨不复杂,用以代指常用的话,例如“危险”、“撤退”、“安全”、“自己人,别误伤”等等。

  流西小姐刚刚吹的,大概是说大家是自己人吧。

  但怎么破局呢,会吹蝎哨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叶流西站上活坟坟顶。

  有风,但远没前两天那么大,风一小,就带不起沙,沙子只能贴着地面拂动打旋。

  蝎眼阵内有轻微的骚动,彼此距离很近,她几乎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她怎么会吹蝎哨?”

  ——“稀奇吗?她是内鬼,叛徒!所以斩爷才会被她算计。”

  ——“看她眼睛,她画了蝎尾长眉!”

  ——“这女人,装腔作势,东施效颦。”

  叶流西微笑。

  有人跨前一步,看样子是个头目,五大三粗,头发剃得只剩顶心一圈板寸,根根粗硬冲天,手中提的刀刀身阔重,像是掰了铡刀刀片来用:“叶流西,你杀了我们斩爷,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叶流西冷笑:“谁说的?你亲眼看见了?”

  她站得高,气势夺人,神情冷冽,浑无惧色,板寸吃这一呛,一时间竟没话来驳她,顿了顿说:“真是笑话,青芝小姐说的,还能有假吗?”

  叶流西展眼看向远处,蝎眼此来,有几百人之多,人头攒动,密密麻麻:“青芝说的,就一定是真的吗?要我说,是她杀了江斩才对,不然为江斩报仇这么重要的事,她怎么没露面呢?”

  板寸怒道:“青芝小姐有要事在身,派我们先来取你狗命。”

  “是吗?什么了不得的要事,比为江斩报仇还重要呢?是怕两相对峙露了破绽,所以不敢来吧……”

  话未说完,蝎眼后阵忽然有人欢呼:“青芝小姐来啦!”

  叶流西抬眼去看,龙芝身着戴兜帽的黑色披风,正在数十个近卫的簇拥上登上距离她最近的那个雅丹垄台,她身边有人上前一步,指着叶流西吼:“贱人,你少在这挑拨离间,往青芝小姐身上泼污水,我看见了,就是你!在金爷洞里,一刀砍断斩爷的胳膊,你认不认?”

  难怪龙芝对金爷洞里的蝎眼手下留情,原来是留着指证她用的,叶流西一字一顿:“我认,江斩以下犯上,我砍了他的胳膊,小惩大诫,仅此而已,我可没有取他性命。”

  蝎阵中又是一阵轻微骚动。

  板寸奇道:“以下犯上,你算哪门子狗屁的‘上’?”

  叶流西说:“蝎眼等级森严,蝎主最大。江斩犯我,就是犯了蝎主。”

  龙芝大笑:“叶流西,你胃口可真不小啊,杀了江斩,还在这妖言惑众,嘴唇一碰,你就成蝎主了,再一碰,是不是黑石城都是你的了?我看你这张嘴,可以造世界了……”

  说到这,她面色一沉:“别跟她废话了,给我杀了她!放箭!”

  话音未落,弩弓齐抬,叶流西见势不妙,迅速溜身滑倒在坟顶一侧,密簇箭阵如同箭雨,但活坟坟顶的角度刁钻,那些羽箭要么是从上掠过,要么是扎进坟身,根本伤不了她。

  叶流西就在这箭飞箭落间大笑:“什么青芝小姐,明明就是黑石城龙家的女儿龙芝,卧底潜入蝎眼,反咬一口说我是叛徒。”

  龙芝厉声喝了句:“死到临头,还满嘴乱喷。来人啊,给我放蝎,让她身中百千螯针,中毒而死!”

  话音刚落,蝎哨四起,群蝎悍然而进,有的贴地而行,有的攀上土台,浩浩荡荡,密密麻麻,如潮水铺涌,李金鳌从活坟后头探头看到,撒腿就往车上跑,大叫:“快!上车,关门关窗!”

  他大步窜上车子,阿禾面如死灰,急拿盖毯去堵车窗的破口,李金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转头一看,急得跳脚:镇山河晕倒在半路,而镇四海,不知道又抽什么疯,正凶悍地迎着蝎群冲了过去……

  叶流西站起身,死死盯住对面的龙芝,龙芝抬手抹下兜帽,不甘示弱地回视。

  离得最近的蝎子已经到了活坟下,正张着螯肢上攀,四周的姜黄土台上,老早覆上一层涌动的蝎色,叶流西唇角挑起一抹冷笑,迎着龙芝的目光,屈指送到唇边。

  有尖利的哨声响起,愈急愈高。

  蝎群还在上攀。

  地面似乎震颤了一下,但混乱中,几乎没人留意到。

  龙芝舒了口气,吩咐离得最近的一个侍卫:“待会再放一轮箭阵,要确保她……”

  话音未落,就听一声巨响,活坟堆深处,有土台轰然炸开,土尘如烟漫起,碎土块四下乱飞,龙芝以手挡面,眼角余光忽然瞥到,百千蝎群如临大敌,瞬间后退。

  蝎阵里有人声嘶力竭大叫:“金蝎!是金蝎!”

  朦胧的烟尘间,渐渐现出巨大的蝎影,全身赤金色,螯肢如铁臂,蝎尾甩在半空,足有两三米高,三两下就爬上活坟坟顶,悍然伏在叶流西脚边。

  龙芝喉头发紧,不自觉退后一步:不会的,金蝎斗眼冢的时候,不是死了吗,怎么会……

  叶流西大笑:“龙芝,你知道为什么我创立蝎眼的时候,要求一人一蝎吗?人以御人,蝎以御蝎,蝎主养的蝎子,必须是众蝎之王——过去我叫青主,而江斩只叫斩爷,就是因为他是我副手,对外不能称主。你当然可以耍一些阴谋诡计蒙蔽人心,但蝎子不会作伪。蝎眼所养的蝎子之所以身形巨大,是因为都是我金蝎的徒子徒孙。”。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被羽林卫追赶,不往外逃,反入尸堆了吧?眼冢沉睡之地,活坟肆虐之所,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金蝎重伤之后休养生息的好地方。我知道你一定舍不得让猛禽卫探路,我就在这儿等,等着你把蝎眼的人给我送过来!”

  蝎阵中一片死寂,隔了会,疑虑和不安如潮水样泛滥开,犹疑的目光不断投向龙芝:事情虽然还不十分明朗,不知道该相信哪一个,但金蝎是切实存在的,蝎群的敬畏也是明明白白的……

  龙芝站着不动,手脚渐渐发凉,边上扮作近卫的猛禽卫见势不妙,压低声音:“龙大小姐,幸好我们已经在外头做足了准备,随时都可以动手,现在情况不大对,要么……动手吧?”

  龙芝嗯了一声。

  跟她进来的,一共六个猛禽卫,分工明确,有四个向四面撤开,趁人不备,蓦地掷下掼炮,这掼炮挨地即炸,里头的碎铁尖钉四下旋开,蝎阵里瞬间混乱,另两个趁乱护着龙芝逃走,其中一个抬手一记穿云信号弹,蝎阵还没反应过来,后方已然喊杀声一片,不知道哪冒出的羽林卫,顷刻间翻上周遭的土台,弩箭如雨,四面倾注而下。

  有乱箭向叶流西的方向射过来,金蝎刺尾急摆,将那些乱箭拨落了开去。

  叶流西面沉如水,翻下活坟。

  李金鳌从越野车里迎出来,这形势总是急转即变,他这颗上了年纪的心脏实在有点受不了了:“流西小姐,龙芝这是……”

  话还没完,有人群狼狈避入,当头的就是板寸,先前那个叱骂她的近卫也在其中,还有几个看起来像是头目的人,看见她时,都有些尴尬陌生。

  叶流西对着李金鳌点头:“龙芝早就安排好这场屠杀了,她敢放蝎眼的人进来,一定对人数有过考量,外围部署的羽林卫,应该有绝对优势,足以围剿蝎眼。金蝎是她始料未及,但金蝎不是神,多几根铁链多几圈围剿,金蝎照样会被制服。”

  板寸急道:“叶流……叶小姐,那该怎么办?”

  叶流西冷笑:“问我干什么?我应该对你们的死活负责吗?我负责的话,你们认主吗?”

  短暂的静默。

  外头的喊杀声一拨高过一拨,不断有重伤的蝎眼避入活坟之间的路道,满地血迹斑斑,刀劈刃砍声近得清晰可闻,偶尔能看到蝎子被砍下的螯足螯肢……

  蓦地有人大声吼了句:“认主!只要能逃出去,我们认主!”

  这声音很快连成一片。

  “认主,请西主下令!”

  “全听西主安排!”

  叶流西眸间掠过一丝笑意。

  她指了指刚刚金蝎出现的地方:“有几箱陪葬的东西,你们拖出来吧。”

  板寸当头,带了十几个人蜂拥而去,很快拖了几个木箱过来,箱上有锁,板寸劈手夺过边上一人手里的斧头,当头劈下,然后掀开箱盖——

  外头的喊杀声依旧,这里却骤然死寂。

  那是枪,大小短长都有,黑色枪身泛冷冽锃亮的光,似乎能映出人的影子来。

  叶流西唇角泛起温柔浅笑,她垂下手,银链子从腕上滑落,她屈指勾住,看那圈银晃晃悠悠——

  在白龙堆的时候,总有诡异的事发生,那时形势还不明朗,一天晚上,昌东把她叫过去,给了她一把枪,问她会不会用。

  她记得自己回答说,好像会用,但不是特别熟悉。

  再然后,她就把枪插进后腰,动作自然且娴熟。

  后来,每次想起这事,她都觉得奇怪。

  她既然会用枪,自然是接触过,但关内好像没枪,这么实用的东西,她又不缺钱,为什么运货带货那么多次,从来没带进来过呢?

  砍断了手之后,她找回了记忆,也找回了自己当时的考虑。

  怕这个东西流散开之后,不好控制,反被用来伤及己身,索性秘而不宣,但还是藏了,因为对谁都不信任。

  她把链子攥回手中。

  她十七岁带江斩逃出黄金矿山,从那时到创立蝎眼,再到蝎眼足以威胁黑石城,一共用了七年。

  今天的困局已破,但不知道从走出尸堆雅丹到兵临黑石城下,还需要多少个日夜。

  手握筹码的人,才有资格坐上谈判桌,只有她真正威胁到了黑石城,赵观寿才会考虑她“不犯黑石城”的提议,诚心拿高深和江斩来交换,龙申也才会坐下来,为了顾全大局,去答应她某些条件——龙芝她是不指望了,但龙家会拨心弦的人,不止龙芝一个,不是吗?

  她会尽快的,无分昼夜。

  毕竟,昌东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正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