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西出玉门 > 第82章 第⑧②章

第82章 第⑧②章

 热门推荐:
  赵观寿走了之后,昌东先去找了李金鳌,说了关于“代舌”的事情,李金鳌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什么东西。

  “是有,这东西跟水眼还不太一样,用代舌要伤人,所以它在《博古妖架》下册上。一对有主辅,主舌可以直接用,辅舌接到人嘴里才能说话,一般都是复述别人的话。”

  “这个就像电话一样,你们在小电影里见过电话吧?只不过是单向的,你们只能收听,也就是说,江斩启用主舌,等于是向你们拨电话,然后你们才可以和他通话,你们没法拨过去。”

  昌东脸色很难看:“这舌头,就这么一直长在人嘴里了?”

  “一般来说,是这样的。”

  “这东西虽然残忍,但也不算没用,江斩不打算收回了?”

  李金鳌解释:“要么说它有主辅呢,主舌可以生辅舌的,所以辅舌丢了也无所谓。我听说啊,兽首之乱的时候,就有不少人被专门用作代舌,这样传递消息,可方便了。”

  昌东眉头紧锁:“可以拿掉吗?会疼吗?”

  一想到阿禾又要来一次割舌之痛,他就有点不寒而栗。

  李金鳌像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不疼的,这个就像假肢一样,你把假肢接上取下,会有一点不舒服,但哪会疼那么狠啊?我跟你说啊……”

  他绘声绘色:这代舌不会心甘情愿让人割下,肯定会百般挣扎,所以要割得有技巧,要让人口含烈酒,捱的时间越长越好,等到那代舌醉得晕晕乎乎,就可以下刀了。

  说到末了,又添一句:“不过我建议你啊,别割。”

  “为什么?”

  李金鳌瞪大眼睛:“割了不就成哑巴了吗?”

  昌东一时没搞明白。

  李金鳌跺脚:“你傻啊,你没发现吗,这个舌头可以让人说话的。当然了,一开始接进去,你不习惯,只能复述别人的话,但相处的时间一长,磨合一久,你其实可以锻炼着用代舌说话——是,这样的确感觉不好,但是,总比哑巴强吧?”

  昌东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了。

  ***

  丁柳一直帮阿禾擦眼泪,又低声宽慰她,但好几次都是没说两句,自己先红了眼圈。

  反而要阿禾递纸巾给她。

  丁柳过意不去,指边上特意拿进房里的早餐:“阿禾,要么你先吃点东西……”

  话还没说完,外头有人敲门。

  丁柳过去开门。

  来的是昌东,他直接进来,拖了张椅子在阿禾面前坐下,面色凝重,一言不发。

  丁柳搞不清楚状况,站在门口有点不知所措,叶流西和高深本来在客厅吃早饭的,见到情况不大对,也都过来。

  刚到门口,就听到昌东对阿禾说:“阿禾,我希望你讲真话,你的舌头,到底是江斩割掉的,还是羽林卫割掉的?”

  丁柳一时懵住,高深反手把门带上,手心都出了一层冷汗。

  阿禾身子颤了一下,没敢抬头看昌东。

  昌东说下去:“你的肩羽是鸽子,鸽子通常是用来报信的,我之前忽略了,刚刚才反应过来:赵观寿把你安排在荒村,你们到底怎么联系呢?”

  “关内没有电话,信息传达滞后,在荒村,我并没有看到你养鸽子,也就不存在飞鸽传书的说法。”

  “李金鳌跟我说,兽首之乱的时候,有些人专门被用作代舌,传递消息。我怀疑你也是一样。但你跟我们说话,一直口齿清楚,你是不是已经做代舌很多年了?磨合的时间足够长,所以习惯了用代舌讲话?”

  “江斩没有割你的舌头,他只是给你换了条辅舌,因为你之前的舌头,是跟赵观寿手里的主舌配对的,你脖子上有青紫的扼痕,是换掉辅舌、挣扎时受的伤,是不是?”

  阿禾沉默了很久,终于慢慢点头。

  丁柳倒吸一口凉气,反应过来之后,第一反应是愤怒,妈的,欺骗她感情,害她掉了那么多眼泪。

  但紧接着,又是同情:做代舌很多年了,那就是……很小的时候,就被割掉舌头了?

  昌东说:“你换了条辅舌,一时间可能不太习惯,但是我觉得应该不会影响你说话,最多是吐字清晰与否?你……试一下?”

  他语气柔和,不像是兴师问罪的,阿禾怯怯的,顿了顿,嘴里开始发出模糊的声音。

  虽然发音确实有些怪异,有时候像大舌头,有时又像短了一截,但几句话之后,就不影响听懂她的意思了。

  阿禾说:“羽林卫大多数都是从固定的家族、姓氏里选出来的,但也有一些特定的职位,普通人可以报名,就是只招年纪小的,年纪越小越好。”

  昌东大致明白:成年人相对复杂,目的、心机都很难看透,但小孩子容易培养,到手时还是一棵小树,想让他长成什么样,就会长成什么样。

  “我父母送我去报名的,层层筛选,最后被选上了,还觉得很光荣。”

  “再然后,我就被换上了代舌,负责打探传递消息,但代舌的事是个秘密,只有我们自己和羽林卫高层知道,哪怕是对其它的羽林卫都要保密……”

  叶流西打断她:“你知道赵观寿说,是江斩割了你的舌头吗?”

  阿禾点头:“当时我还不能讲话,赵老先生写给我看说,一来的确是江斩割换了我的舌头,他这么说也不算造谣;二来这样可以让人觉得江斩手段残忍,让羽林卫同仇敌忾,所以……”

  昌东替她说下去:“所以你就一直哭,装着从此再也不能说话了,来博取我们的同情?”

  或者说,以激化他们对江斩的厌恶。

  阿禾又窘又臊,她哭倒不完全是作伪:一个羽林卫的哨探,成了蝎眼的传声筒,在赵观寿眼里,比废物还讨人嫌吧。

  好在,昌东没有再揪着这个点不放:“肥唐还在蝎眼手里,现在,我要你把出事的情形、发生了什么、见过谁、那个人长什么样、什么衣着装扮、说过什么话、甚至有什么表情,都原原本本复述给我。”

  ***

  昌东跟阿禾聊了很久,中间还出去过一趟,拿了册子和笔过来,记下一些关键的点,问完之后,眉头深锁,直接起身回房,说是要理清一些事情。

  他都开口了,叶流西也就不去打扰他,连在客厅都不让人大声喧哗,以至于丁柳吐槽青芝都只能小小声:“江斩是眼瞎了吗?喜欢那么妖艳的女人,是人都该选我西姐啊。”

  叶流西反而无所谓,从前她觉得颠倒众生很风光,现在有昌东她就足够了,江斩留给青芝颠倒去吧,好走不送。

  昌东这一“理”就是好久,连午饭都没出来吃,到了下午,叶流西终于忍不住,拿碟子装了几样糕点,又倒了杯白水,给他送去。

  她尽量动作轻地拧开门锁,才发现昌东半躺在叠好的被子上,居然睡着了。

  这一下,她更不敢大声了,轻手轻脚过去放下杯碟,又拿了件外套过来,帮他盖在身上。

  才刚盖到一半,腰间突然一紧,昌东睁开眼睛,在她唇上啄了一下,顺势搂带着她坐起来。

  叶流西说:“你没睡着啊?”

  “只是闭上眼睛想点事情,哪那么容易就睡了?”

  “我是不是打扰你想正事了?”

  昌东回答:“你不就是我的正事吗?”

  叶流西让他说得心神一荡,正想说什么,目光忽然落在他手边摊开的册子上。

  那两页写得密密麻麻,甚至有画线列明关系。

  她问:“你理出什么来了?”

  昌东反问她:“我和阿禾说话的时候,你也在边上听,你又理出什么来了?”

  叶流西说:“就那些呗,一句句的,不是都说得很清楚吗。”

  昌东看了她一会:“流西,你要是再这样不上心,哪天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叶流西笑嘻嘻的:“我怎么会死,我是南斗星罩护的人啊,再说了,我还有你啊。”

  昌东面色平静:“但是我会死的,不止我,高深、丁柳,我们都会死,肥唐出事,已经是个教训了。”

  他这么冷静地把“死”字说出来。

  屋里这么安静,这话如此不祥,说出来,收不回去,

  叶流西忽然打了个寒噤,她伸手搂住昌东,下巴抵住他颈窝,低声说了句:“昌东,你不要这么说。”

  她搂得很紧,透着不容不让不准不许的执拗劲儿。

  昌东心里一暖,把她拥进怀里,温存了好一会儿才转入正题。

  “我们进黑石城之后,接连发生事情,每件事间隔的频度都很紧。”

  “第一晚,赵观寿把那么多信息倾倒下来,把人当填鸭去填;第二天,逛街被偷拍;第三天,肥唐被绑架;第四天,阿禾被放回来,江斩透过她跟我们谈条件,而赵观寿紧接着亮底牌……觉不觉得,好像一连几场紧锣密鼓的戏,都排布好了,让人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叶流西静静听着。

  “事实上,我一开始甚至怀疑,那些绑架肥唐的‘蝎眼’,也都是赵观寿安排的。因为什么都是他们说的,肥唐被谁绑走,我们也没看到,尤其是,蝎眼的说辞,其实是从侧面证明了赵观寿的话,你发现没有?”

  他示意叶流西起来,翻开那个册子给她看。

  “赵观寿说,你是羽林卫的卧底,你爱上江斩,被江斩吊死,然后在沙暴里被救走。”

  “而青芝和江斩的对话里,你是羽林卫的卧底,你害他们丢了城,又死了上百个人,所以江斩准备把你吊死,但你在沙暴里失踪了。”

  “双方的说法里,最大的不同,只是到底是羽林卫吊死了蝎眼,还是蝎眼吊死了羽林卫。”

  他拿起笔,在纸上花了两个有交集的圆,然后拿笔涂黑交集的部分:“一般而言,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听了两方说辞,叠加的部分应该就是真的了——蝎眼的话,大部分是赵观寿的重复,所以我起初怀疑,他们是一伙人,那个江斩还有青芝,都是赵观寿找人假扮的。”

  叶流西直觉这儿应该有个转折了:“但是?”

  “但是,早上你们通话的时候,我留意观察过赵观寿,人有一些下意识的微表情,很难作假,他跟江斩,的确是对立的,他提出想杀掉江斩,接手蝎眼,不像是在说谎。”

  “而且,阿禾给我们描述了青芝的模样,她右手腕绕银链,左手有跟你一样的纹身,眼角还画了蝎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画过——这给人一种感觉,你爱上江斩,一直在模仿青芝……”

  叶流西差点跳起来:“我模仿她?这世上就没有值得我模仿的人,娘胎里也没有!”

  昌东早料到她会是这反应,伸手滑进她衣服,在她腰侧轻轻挠了一下:“听人说话要有耐心。”

  叶流西被他挠得腰身都软了三分,想想还是气不过,横过左腕给他看:“我一直觉得,这纹身是我身上最大的败笔,这种审美……还不如我腿上的烙疤,那个疤虽然难看,至少粗犷……”

  要命了,为了贬低这个纹身,连烙疤都夸上了。

  昌东把话题拉回来:“所以现在,出现了很矛盾的局面。”

  赵观寿和江斩,确实是对立的,但在对叶流西的说辞上,两者偏偏又是一致的。

  “如果选择相信他们,就等于承认了你的过去:你卧底,模仿青芝,爱而不得,和蝎眼有毁城之仇。”

  “如果选择相信你,就等于同时否定蝎眼和羽林卫——这两个死对头,真的没必要在你的事情上串供。”

  叶流西脑子都木了:“那到底要怎么选?”

  昌东反问她:“你要红茶还是牛奶?”

  “哈?”

  “选一个,要喝红茶还是牛奶?”

  叶流西都不怎么喜欢,顿了顿不情不愿:“牛奶吧。”

  “为什么不要橙汁呢?”

  “你没给啊!”

  昌东说:“你看,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你被非左即右给局限住了。事实上,完全可以不止这两个选项。”

  “真相一定是最完美的,如果你觉得,目前的选项都有缺陷,不能让你信服,那么索性胆子大点,全部推翻。我们假设一种更极端的情况:蝎眼也好,羽林卫也好,至少其中有一个,或者两个全部,被设计入了局——也就是说,背后还有别人,设的是更复杂的局。所谓的你是卧底,你爱上江斩,你被吊死,都只是个能混就混的幌子,目的在于遮盖真正的真相。”

  叶流西被他左一个“局”右一个“局”的,弄得脑子都晕了,忽然来了火:“这些人吃饱了撑的吗,信不信我去搅局?”

  昌东说:“没错,该你去搅局了。”

  “你曾经说过,你一直被人设计着,朝某个方向走,以前不能反击,是因为看不到一点端倪,现在不一样了,江斩也好,赵观寿也好,这些跟你相关的人,都浮出水面了——流西,你该主动一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