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巫蛊情纪》正文 第285章 代价
    孤零零的青砖小路,仿佛一条无尽的平衡木。

    这里没有前后左右、上下周天全是一片黑暗的混沌。

    身着白衣的冥府勾魂使者提着一盏孤灯,飘飘荡荡的在前面为我引路。

    孤灯引魂,冥冥沓沓。

    走在这条路上,赶紧没有尽头,但其实这里很短。

    短到刚刚从茫然的状态回神,就快走到了尽头。

    或许人的一生也是这样。

    等自己回过神来,已经走过了许多岁月。

    看似漫长,实则苦短。

    “……小王妃为何如此安静?这不像你呀”前方提着魂灯的勾魂神祇轻声调侃道。

    我偷偷抬眼看向他,他微微侧着脸,引魂灯朦胧的光将他的面容映得诡谲难测。

    “我在专心跟着您走路,没心思说话……”我随口解释道。

    “嘻嘻嘻……我懂、我懂走这条路,容易让人心绪万千、又归于平静……”

    “七爷也会心绪万千吗?”我好奇的问。

    他挑了挑眉,眯着眼笑道:“我说的是让人心绪万千……上次你的夫君巫王沐挽辰走过了这条路,他想了什么我不知道,但如今看来,他把生灭看得很淡了。”

    “是么?”

    “在突发危机的时刻,可以一人之力来力挽狂澜,但却撑不住大厦将倾当倾覆已成为必然趋势,没有人能违逆……人间天下无非分分合合、死死生生,小王妃不必过度焦心,不妨先考虑考虑自身的问题……嘻嘻嘻……”

    他笑眯眯的转过身,抬起一只手,纤瘦修长的手指从袖袍中伸出来,停留在我的额头前一寸。

    “小王妃,虽然你与巫王结合、身负灵物、已非常人,但你毕竟还是**凡胎,阴路走多了,当心回、不、去、了、唷”

    嘻嘻嘻嘻……

    他用白色的袖摆遮着嘴,微笑着看着我,我恍惚觉得自己耳边萦绕着一连串的“嘻嘻嘻嘻嘻……”

    这声音四面八方传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浑身一抖,一脚踩滑了下去

    小腿没入混沌的那一刻,浑身就像通电一般惊乍。

    “啊!”我的惊呼刚脱口而出,手臂就被猛地“钳住”、用力往上一扯!

    白无常的手腕纤细,但是力量极大,我感觉自己骨头都要被他捏碎了!

    他将我拎到青砖小路上站稳,看我平静下来,才松开了手。

    “小王妃,你可要小心点儿,要是跌下去,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捞你”

    “还不是七爷你吓唬我,说什么回不去了……我被你吓懵了,都产生幻听了。”我小声的抱怨道。

    “嘻嘻……这可不是吓唬你……”他施施然转身,提着引魂灯笼继续往前走。

    “这里是冥府与凡间的边界线,一步踏错,就阴阳两隔,而且活人在这里行走,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跟着他,亦步亦趋的往前走:“什么代价啊?”

    “阴魂、或者说……魂识。”他淡淡的说道:“你在这里走过,受到冥府气息的侵扰,身体里会有一点儿魂识被吸引,在你无所察觉的情况下、就像呼出的气息一样消逝……”

    “等你的魂识越散越少,你的阴魂不稳,就有可能被……夺舍而入,懂、么?”

    夺舍而入。

    道家视身体为屋舍,夺舍,就是被其他阴魂占据了屋舍。

    那是不是我走阴路太多,以后就很容易被上身啊?

    “小王妃,大开方便之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加上帝君大人有其他考量……嘻嘻,但也不能走得太多唷当心魂不附体,成为行尸走肉嘻嘻嘻……”

    行尸走肉,听着都恶心。

    “好了,到了小王妃,这个给你……”白无常两根细长的手指从袖袍中掏出一张符纸,递到我面前。

    那符纸是白色的,上面画着鬼符,我大概看得懂一点儿。

    “如果需要我,就化掉这张符纸、默念帝君大人的宝诰吧,我会来为你引路……”

    这条阴路开到了我家门口,我站在大门口愣了一会儿,发现气氛有些不一样。

    我们家里住的人多,宅子大了,人住多些有好处,平衡了气场,让整个宅院有人气。

    可是此刻我站在门口,感觉冷冷清清,天刚黑、华灯初上的时节,就大门紧闭了。

    难道家里出了什么事?

    “师兄!九师兄!!开门啊!”我上前去拍大门。

    本来做好拳打脚踢的准备,谁知刚拍了两下,门就打开了。

    我紧张的后退一步,九师兄的脸从门口露了出来。

    “小、小师妹?!”他瞪大了眼睛。

    我暗暗舒了口气,家里没事啊。

    “家里没事你关大门做什么!这么冷冷清清的,好像鬼宅!吓死我了!”我气得咋咋呼呼。

    “嘘嘘嘘”他伸手把我拉进去,捂着我的嘴巴示意我小声些。

    “到底、唔唔唔……干啥……唔……”我不死心的挣扎。

    我在外面历险归来,回家还看到这么莫名其妙的气氛,想干啥啊?!还不让我发发脾气啊?

    “嘘!慕夫人从医院回来静养了,老爹说不能受惊,而且主要是”九师兄神秘兮兮的左顾右盼,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主要是什么?”我问道。

    “大师姐偷偷携带自己的物品离家出走了!师父多方查找,发现大师姐和师娘有联系,师娘行踪不定,还不知道有什么打算,师父心烦意乱,这几天都没睡好觉,我们闭门谢客不敢喧哗……而且还听说,有些鬼差阴吏会时不常的过来巡查司夜,我们都不敢出房门,怕撞鬼!”

    我翻了个白眼,这院子里有小师娘坐镇好吗?

    “对了,小师妹,大师姐留下一封信,说你跟师娘在一起,你怎么跑回来了?跟师娘吵架了?”

    “吵架?我哪有这个闲工夫!我爹和君师兄都在吗?我有事找君师兄”

    我话音刚落,君师兄从正厅的廊下走过,他身边跟着我姐,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看到我,他立刻就止住了话题。

    “小师妹!”他眼神一亮,小跑了几步朝我走来。

    企鹅一群435602338佛系老群,有坑,二群625956673已满,无坑,三群727954495新开,欢迎入群,新浪微博:见字如面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