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总裁老公宠坏你》正文 第552章 谈判
    盛文瑜脸上的冷静自若荡然无存。

    他在快速思索应对的方法,最后却无奈的发现:傅晏川真要做东洲首席,他是阻拦不住的。

    就算能拦,也要付出巨大代价。

    作为精与计算得失的商人,他很难下决心去做这件事。

    原来傅晏川约他见面,不是谈判,是威胁和警告。

    盛文瑜心里有些懊恼,他应该事前更仔细的调查傅晏川才对,这样不至于像现在这么被动。

    傅晏川将盛文瑜的反应都看在眼里。

    他唇角笑容越深。

    “盛先生,你不用太紧张,如果可以的话,我其实是不大愿意做什么首席的。”傅晏川语气悠悠,十分随意。

    盛文瑜却从他话里听出了不一样的意味。

    “你这是什么意思?”盛文瑜试探地问,对上傅晏川深不见底的黑眸,越发感觉揣摩不透眼前这个男人。

    傅晏川不紧不慢的端起身前的茶,轻抿一口,将杯子放下,“只要理事院和首席府各司其职,维持一如既往的稳定状态,我也不用费这些心思了。”

    说话时,他的目光越过盛文瑜,望向了窗外。隔着鳞次栉比的高楼,遥遥相对的正式东洲的两大权利中心:首席府,理事院。

    盛文瑜对他的话不置可否,想了想,说道“只要有傅宸易首席在,一切自然不成问题。”

    前提是,傅宸易不在,首席之位空缺。傅晏川想要东洲政局稳定,注定不可能。

    这是盛文瑜的想法。

    他现在比刚才稍微松了口气,因为他从傅晏川的话里听出来了,不到万不得已,傅晏川是不会主动揽过首席之位的。

    这说明事情还有其他的转圜余地。

    “傅先生,不妨直说,你有什么打算。”

    盛文瑜目光灼然的看着傅晏川,索性也不再拐弯抹角。

    傅晏川明显已有打算,再试探已是无意义。

    “好。”傅晏川终于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凛然说道:“盛景华想怎么搅动东洲局势,是他的事情,我不希望你插手。”

    盛文瑜唇微动,还未开口便被傅晏川打断,只听他继续说道:“至于你想重振盛家的愿望,在东洲境内,我想集团能够给予你的支持,远比扶盛景华上位要大得多。”

    傅晏川的话,准确无误的戳到了盛文瑜心里。

    复兴盛家,是他一直以来的执念。

    傅晏川的意思竟然是愿意用集团的力量,帮助他实现这个梦想?

    盛文瑜不禁有些心动,在心里面斟酌了起来。

    他现在已经是东洲商会的新会长,在东洲商政界稳住了脚跟,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打开东洲的经济市场局面,发展盛氏产业。

    比起扶四叔盛景华上位,显然集团的帮助来得更快捷有效。

    而且,盛文瑜可没忘记傅晏川最开始说的那些话。

    “若是我拒绝合作,傅晏川极可能亲自出任首席之位,到时候竹篮打水,什么都捞不着……”盛文瑜心里想着,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从一开始,傅晏川故意说的那些话,就是为了在他心里埋一颗忌惮的种子。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傅晏川究竟是否会替代傅宸易登上东洲首席之位,这个充满变数的问题,成了困扰盛文瑜做出选择的最大难题。

    这一切,都是傅晏川布好的局。

    他一步步,把他带进了他的节奏里。

    盛文瑜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认,傅晏川捏住了他的软肋。

    他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给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选择。

    这场谈判,傅晏川是赢家。

    盛文瑜并没有因此而颓然妥协,他蛰伏海外多年,是怀着强烈的野心回归的,他要为自己争取最大化的利益。

    “如果盛氏和合作,我照你所说,不参与东洲首席府和理事院之争,你能给我什么?”

    盛文瑜很直接的问。

    他就是为了盛氏的复兴回来的,集团掌握着东洲经济命脉,傅晏川又是稳坐着经济王座的男人,他如果不趁着此时为盛氏争取优势,那他就不是盛文瑜了。

    傅晏川早有准备,拿出了一份合同,缓缓推到盛文瑜面前,低沉的嗓音说道:“集团百分之二十的市场份额。”

    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体量。

    因为集团旗下产业和产品实在是太多,涉及面太广了,傅晏川直接让出百分之二十来,足以让盛氏秒杀大部分企业。

    对任何商人来说,这都是一份巨大到无法抗拒的诱惑。

    可盛文瑜不是普通的商人。

    他只扫了一眼合同,心里面就飞快盘算了起来。

    傅晏川一出手就是这么大的手笔,这就说明,这件事对他十分的重要。

    盛文瑜心思微动,摇了摇头,“傅先生,你如果对盛氏有所了解,应该也知道,曾经的盛氏,恐怕连如今的集团也无法超越。”

    “那只是曾经。”盛氏,一个古老悠久的大家族,曾开创了世界经济新格局,傅晏川并不否认它的辉煌历史,不过盛文瑜这句话里似乎有贬低集团的意思,这就让傅晏川有些不悦。

    盛文瑜微蓝色的眸子里腾现出无法掩饰的野心,“我要做的,就是让盛氏恢复曾经的荣耀,所以,百分之二十,是远远不够的!”

    傅晏川沉下了眸光,“你想要多少?”

    盛文瑜目光如焰,紧盯着傅晏川,搭在桌面的手掌,食指无声敲动。

    一下。

    两下。

    三下……

    敲到第五下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对傅晏川说道:“五十。”

    “我需要集团让出百分之五十的市场份额。”他看着傅晏川,重申道。

    傅晏川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春角扯了扯,脸上却只见森然,不见笑意。

    “百分之五十?盛文瑜,你还真开得了口!”他语气中夹杂着微怒。

    “合作,还是争锋,这是你给出的选择题,我只是做了点条件补充。”盛文瑜微微笑着说道。

    傅晏川黑眸凌厉的眯起,半晌,终于哼笑出声,“我果然没小看你!”

    说着,他再度丢出了一份合同。

    盛文瑜快速扫了一眼,看到上面早已拟好的百分之五十转让额度时,微楞,又很快恢复镇定。不愧是傅晏川,原来早就做好了准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