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9.巨星归来(十三)
    全文订阅比例不够, 此为防盗章  夜深了。

    江离撩起她肩上的黑发, 心不在焉的问:“刚才, 许了什么愿望?”

    “一, 希望事业成功,和杨导合作的新片能获奖。二,希望这一生, 可以留给我的粉丝美好的记忆。三, 希望我永远美颜盛世——啊!”

    他俯身, 惩罚性地轻咬柔软粉唇,拥着她倒向大床。

    乌黑的青丝铺在白色床单上, 黑白分明。

    正如她清澈的眼睛。

    空气迅速升温, 注定是意乱情迷的一夜。

    江离顺着她的额头、眼睛、嘴唇, 一路吻下去。

    阿嫣配合地闭上眼睛,遮盖眼底始终清醒且冷淡的光, 闷哼了声, 咬紧下唇, 双手抓紧床单,抓出一道道纠结的皱痕。

    肢体交缠, 灵魂震颤。

    最后,他湿润的嗓音响起:“我爱你。”

    阿嫣露出一丝笑意,享受此刻身体的愉悦,待彼此平静下来, 便瞥了眼墙上的钟, 慢慢爬坐起来, 点上一支烟,递给他:“这句话,曾经有个女人等了很久,只可惜,她听不到了。”

    那个真正的苏嫣,至死都对他情深不悔。

    江离接住,微微拧眉:“什么?”

    阿嫣没回答,起身穿衣,先给小美发消息,然后拿起他的手机抛过去:“江总,看看微博。”

    他皱紧眉,低头盯住屏幕。

    阿嫣的丝绸睡衣外边,只披了件敞开的针织衫,靠在窗边,耐心地等他看完。

    下雨了。

    窗帘掀起一丝缝隙,可以看见玻璃窗上纵横的雨水,像永远无法停止的眼泪。

    原主的记忆中,也有这样的雨夜,那个男人站在面前,高高在上的模样,如同随意操纵生死的神祗,将她践踏进污秽的泥水。

    整个世界都是脏的。

    江离神色骤冷,抬眸:“你什么意思?”

    阿嫣微笑:“说了睡你三次,多一次少一次都不行,我这个人很有节操的,最讲信用。”

    江离站了起来。

    阿嫣淡淡看着他,一如既往的无所畏惧。

    江离眯起眼,一步步迫近:“你疯了。”他忽的站定,深呼吸几次,努力平静下来:“删掉微博,我陪你一起解释——”

    阿嫣笑出了声:“这就是我的解释。我早说了八百遍,我对你的兴趣,仅限于你的身体,仅限于三次,你偏不听,我有什么办法?”

    江离咬牙,冷冷道:“你想报复我。”

    阿嫣摇头,带着遗憾:“江先生,你总这么自以为是。”

    窗外,雨声磅礴。

    香烟烧掉一截,烟灰烫到手指。

    这一点细微的疼,却激起他心里无边的怒火,被欺骗的疼痛也瞬间燃烧起来。

    全是假的。

    他说过的话,他曾经怎么对待她的,她根本不曾遗忘,一直牢牢刻在心上,所以选择在这样的雨夜,将所有的伤痛如数奉还。

    对他,从来没有爱,只有深沉的恨。

    玩弄身体,玩弄感情,都是为了报复,可笑他一厢情愿地陷了进去。

    可他爱她。

    他还是爱她。

    他冷笑了声,将烟头在掌心掐灭,倏地走过去:“不是你说了就算的。”

    阿嫣一动不动,还是那么散漫地站着,懒懒地抱住双手,带着几分笑意看他,十足的挑衅和嚣张。

    那么镇定,那么目中无人。

    又是那般美丽,耀眼如晴空艳阳。

    于是,江离又停下,喉结上下滚动,声音沙哑:“苏嫣,你想报复我,你恨我,无所谓……我爱你。”他扯了下唇角,突然笑了起来,黑眸闪过幽暗的光,狠绝而疯狂:“我爱你就够了。你想报复,我给你机会,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他抓住女人纤细的手臂。

    阿嫣平淡的说:“放手。”

    他不肯,紧紧盯住她的眼睛,恨恨道:“这不就是你要的吗?我抛弃了你,践踏了你的尊严,所以你也要看着我卑微地在你面前,求你回头。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嫁给我,你会有一辈子时间折磨我,你要的,我都给你——”

    “你说,你爱我。”阿嫣看着他,语气平静:“江离,我为你发疯,为你差点自杀,你在哪里?在安小姐身边。我落魄的时候,你爱我吗?我被狗仔疯狂跟拍、面目扭曲的时候,你又爱我吗?”

    江离红着眼,说不出话。

    阿嫣掰开他的手指,拉下他的手,面无表情:“善变而廉价的爱,也只配虚情假意的欺骗。”

    他沉默良久,动了动嘴唇:“你对我,没有一点感情?”

    阿嫣点头。

    他不死心:“我不信。”

    声音有点颤抖,低沉喑哑,透出垂死挣扎的执拗。

    他握住她的肩膀,低下头,冰凉的唇吻住她,可不管怎么缠绵,她的眼睛清醒地睁着,黑白分明、干干净净的眼神,不带丝毫情感。

    心凉了大半。

    下一个瞬间,门口一声巨响,他刚回头,已被一股大力拉扯开,撞到墙壁上。他扶着墙壁站稳,咳嗽几声,看向踢门冲进来的人。

    阿嫣也在看他,略带惊讶:“怎么是你?”

    陆世同高大的背影挡在她身前,听到问话,冷哼了声,回头:“因为我让警察走了。你报警干什么,还嫌麻烦不够多?”

    “我从来不嫌戏多,只怕有人不肯好聚好散。”阿嫣皱了皱眉:“你为什么会来?”

    陆世同一滞,脸色红了红,有些窘迫,很快恢复常态,若无其事:“你出事了,撤热搜删评论压新闻,不都是天鸿出钱?我替公司节省开支!”

    ……

    阿嫣无言以对,干脆不说话。

    江离对这一切无知无觉,仿佛陷入自己的世界中,好久才醒转过来,看着阿嫣:“那天,半山别墅,你说过谈感情,从那时起,就是一个骗局。”

    阿嫣挑眉:“不,我和你谈感情的意思,就是玩你没商量,你自己会错意了。”

    江离无声苦笑。

    到了这个时候,她脸不红气不喘,眼睛依然清澈干净。

    自从复出后,她总是这么理直气壮,坏的坦荡,坏的……迷人。

    他向来睚眦必报,却不恨她。

    他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曾经蔑视一个个女人献上的真心,嘲笑她们的愚蠢的自己。

    被践踏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阿嫣稍稍站直身子,拉紧外衫:“江总,像这样的小事,您动动小指头就解决了,除了点不值钱的面子,您也没真的损失什么。”她忽然低笑一声,抬眸,目光柔柔软软,扫过他的心尖:“难道,我不美味吗?”

    一个轻淡的眼神,一句不轻不重撩人的话。

    勾魂摄魄不过如此。

    陆世同觉得,这辈子怕是等不到年老掉牙,他的牙齿就要咬碎磨光了。

    他用冷得冻人的眼神剐了女人一眼,从齿缝中挤出字:“妈的,你当着我的面发骚?老子还没死!”

    阿嫣扫兴,瞄了瞄他,走到一边。

    江离弯下腰,捡起地上散落的外套,搭在手臂上,转头说:“我明天再来看你。”

    平静的语气,温和的神色,仿佛刚才的一切不曾发生。

    即使内心血肉模糊,他也不愿当着陆世同的面,显露痛苦。

    他一走,阿嫣看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难怪……曾经爱他那么深,都这样了,他还能维持风度。越是冷静自持的男人,女人就越想见他为自己发疯的样子——”

    “你嘀咕什么呢?”

    阿嫣抬头:“没什么,我在想,你怎么进医院了。”

    陆世同露出狰狞的假笑,咬牙切齿的说:“被你气的。”

    阿嫣往客厅走:“我给你倒杯茶赔罪?”

    陆世同开口:“苏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