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亦真亦幻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请勿阅读盗版, 谢谢  他动了动嘴唇, 似乎想说些什么, 最后化为重重的叹息。

    穆容的表情丝毫不变,她为地府服务了十五个年头,这样的事情见的太多, 早就麻木了。

    对于常人来说, 死亡是生命的结束, 在穆容看来,却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 没什么值得悲伤的。

    二人来到位于城南的高档住宅区, 走进一处灯火通明的别墅, 一楼已经搭上了灵堂。

    种花家目前正处于殡葬改革推行阶段,许多人暂时还不能接受火葬的方式。

    灵堂的正中间, 放着一副棺材, 白色的墙上, 用黑色的纸花拼出一个大大的“奠”字。

    供桌上面,立着一张死者的黑白照片, 棺材两侧站着一对尚未点睛的纸制小花童。

    两边的墙壁,摆满了花圈,一直排到了院子里。

    门口左侧,是一匹纸扎的高头大马, 右边放着大量的纸制品, 有别墅, 小汽车,家用电器等。

    灵堂里跪了两排披麻戴孝的家属,随着哀乐低声的哭泣,不时往火盆里添些纸钱,口中念着请逝者安息的话语。

    王海青看到这一幕,显出浓浓的羡慕,死后开了鬼眼,他可以看到在棺材上面正飘着一位与他年龄相仿,衣着光鲜男子,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的亲人。

    王海青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还穿着医院里的病号服。

    “我是死神学院的勾魂使者,田英发,你的时辰到了,跟我走吧。”

    田英发意外地看着穆容,面前的这位阴差似乎与传说中的不太一样。

    然而,田英发面对与他孙辈年纪相仿的人,连连抱拳作揖,恭敬的说道:“阴差大人,能否再容片刻?我小孙子正在回家的路上,马上就要到了,让我见他最后一面。”

    “肉身已死,前缘尽散,该上路了。”

    穆容的声音很轻,语气中带着一股不容商榷的坚决。

    “大人,求您通融通融。”

    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下一秒,铁链缠上了田英发的身体,后者发现:自己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只能被拉着离开了灵堂。

    田英发气的浑身发抖,又颇为忌惮穆容的身份,难听的话不敢说,只能愤恨地瞪着穆容的背影。

    随着脚步的移动,穆容手中的那条铁链上已经牵引了十几位灵魂。

    走完最后一家,穆容翻开手中的册子,仔细地看了看,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

    此时东方已微微泛白。

    穆容带着这些灵魂来到了一处银行,门口蹲着两尊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看到来人,竟双双动了动了起来,扭头看着众人,发出一阵低沉的吼叫。

    穆容身后的那十五人,齐齐打了一个寒颤,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一步,又被锁链拉住,再不能退。

    有人抬头看向门口的招牌,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阴阳驿站” 。

    “这……这不是银行吗,我以前经常来这里办业务,怎么……”

    穆容没有回答,她张开手掌,掌心出现了一枚小小的黑色令牌,将令牌举在身前,两尊狮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幽暗的蓝光,恢复成原来的姿势,变回了石像。

    好几个灵魂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眼花了。

    众人穿门而入,大厅的正中央立着一道门,门里旋转着绿色的漩涡。

    “下去吧,底下有人接你们。”

    不甘也好,悔恨也罢;走到了这一步,已经不能回头,打头的人犹豫了几秒钟,迈步走了进去,后面的人便井然有序的跟上了。

    很快,就只剩下了队伍最末尾的王青海和田英发。

    穆容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下面有一处望乡台,在那里可以最后看看阳间的家人。”

    二人怔了怔,有所触动,感激地说道:“谢谢。”

    “黑狗岭不好过,二位齐心协力,或许可少受些苦。”

    王青海站在门前回头看了一眼,低下头,身上的病号服赫然变成了一套藏青色的长袍马褂,左手出现了一根长木棒,右手是一块干粮;反应过来后,他笑了起来,脸上的皱纹很深,最终也没有说什么,迈开步子走进了大门。

    漩涡慢慢变淡,穆容等了一会儿,确定不会出现上次的情况后,转身离开了“阴阳驿站”。

    站在门口,抬头看了看天色,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她竖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意念一动,两根手指之间出现了一张翠绿色的符纸。

    符纸燃烧殆尽,化成数个细小的光点,漂浮在穆容的面前。

    “黄亚楠在哪。”

    光点应声而动,却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见状,穆容叹了一口气,大袖一挥,面前的绿色光点消失了。

    这世上没有追魂符找不到的灵魂,除非那个灵魂附着在了活人的身体上。

    地府律例,亡魂附身活人躯体是重罪,穆容想不明白,为何黄亚楠说什么也不肯投胎,若是再继续犯错,下辈子就没有机会做人了……

    天亮之前,穆容回了家。

    却并没有回归肉身,而是来到了窗边,俯瞰寂静无人的小区,良久,如法炮制的捏住了一张红色的符纸。

    “唐洁。”

    符纸无声地烧了一半,在穆容面前的空虚处,出现了:“阴间五百年”五个大字。

    符纸烧完,字也随着消失了。

    穆容却盯着字迹消失处,沉默良久,目光仿佛穿过千山万水,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手机铃声打断了穆容的思绪,她皱了皱眉,揭下黄纸,灵魂复位,拿出枕头下的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

    “请问您是穆小姐吗?”

    “我是,请问您是?”

    “我看到您在88同城上的帖子了,招免费租客是吗?”

    “您不觉着凌晨五点这个时间有些早吗?”

    穆容果断的挂断了电话,顺手将对方的号码加入了黑名单,一翻手机,居然有三十多个未接电话和十多条未读短信。

    短信的内容千篇一律,都是关于房子的询问,穆容看了看短信发送的时间,将这些人一一加入了黑名单。

    第二天一早,穆容来到扎纸铺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了电脑,准备修改一下帖子,标注清楚能接电话的时间。

    没想到帖子一打开,底下已经有了留言。

    大刀饥渴难耐:大家不要相信,这个房主是个骗子,态度非常恶劣,本人真心想看房,房主接了一次,电话就再也打不进去了。

    匿名用户:我从来不相信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招免费室友,还点名只要女生,怀疑房主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

    山阳大妈:不知道这个房主几张了?有五十了吧?晚上八点十分就睡了?

    匿名用户:晚上不让人出去神马的,免费我也不想住啊!

    穆容动了动鼠标,浏览了下面的留言,将光标指在了删除键上。

    刚刚点下去,电话响了。

    是陌生的外地号码,穆容看了一眼时间,上午九点,不早不晚。

    “喂,您好。”

    “您好,请问您是穆女士吗?”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年轻的女声,音色甜美,充满朝气。

    “我是。”

    “您好,我叫桑榆,在88同城上看到了您征召室友的广告,不知道您找到了吗?”

    穆容沉默了片刻,回道:“我重申一下征召室友的要求,天黑之后必须要待在家里,家里没有wifi,没有电视和燃气,这样的条件您能接受吗?”

    电话的另一端思考了片刻,礼貌的回道:“那请问住房条件怎样呢?”

    穆容挑了挑眉,如实回答道:“双阳结构的房子,你住其中一间,床,衣柜,梳妆台等必需品我可以买,其他的东西你要自己买,不过在你搬走之前,可以折价卖给我,小区的治安很好,家里全天热水,虽然没有燃气但有电磁炉,食材我可以提供。”

    桑榆听着电话里带着一点东北口音,平静的声音,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对这位“穆小姐”充满了好奇,不仅仅是征召免费室友的行为,还有她“把丑话说在前头”的沟通方式。

    现在许多人都会把好话说尽,甚至撒谎欺瞒,不利于自己的地方则会选择性的忽略,这人倒好,先把不好的说了,也不怕把人吓跑。

    “桑小姐,请问您能接受吗?”

    “没有问题,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搬进来?”

    “随时都可以。”

    “那就今天吧!”

    这次轮到穆容意外了:“桑小姐不先看看房子么?”

    “不必了,我刚下火车,正好需要一个住的地方,穆小姐现在方便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