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4章 步步紧逼
    “大胆!”萧朗曜的话音刚落,萧伯庸就不愿意开口。

    现在,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这秦寒月和萧朗曜都在说谎呢?眼看着他们两个都在互相照顾,萧伯庸心中当然生气。

    现在在大殿之上,他们这么做未免也太过分了,而秦寒月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恐怕也会惹怒了萧伯庸,所以秦寒月不再说话。

    “陛下,恕臣直言,这八皇子和这女人两个都犯了欺君之罪,这一次,还请陛下慎重发落。”就在这个时候,萧乘邺却突然插了嘴。

    而萧朗曜也知道这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他就知道萧乘邺会抓住自己不放的。

    现在有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萧乘邺又怎么会放过呢?自己现在处于下风,萧朗曜冷笑,可能萧乘邺会紧咬着自己不放吧。

    “没错,你们两个到了,现在竟然还敢狡辩,快说,你们到底怎么回事?”萧伯庸愤怒的开口。

    看见萧伯庸这个样子,萧朗曜的心中也无奈,都不知道现在自己该怎么办了,若是自己现在承认了这一切的话,那么秦寒月可就有危险了。

    自己是萧伯庸的儿子,自己倒是可能逃过一死,可是秦寒月就不一样了,萧朗曜叹了口气,心里烦躁不堪。

    “陛下,代人替考的人就是我,欺骗陛下和八皇子的人也是我,陛下现在就可以发落了吧。”秦寒月视死如归地说道。

    现在秦寒月也只能这样做了,她不想将萧朗曜脱下水了,不管怎么样,萧朗曜一定要没事。

    听见秦寒月这么说,萧朗曜的心头有些烦躁,为什么秦寒月这么快就要承认呢?现在萧朗曜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陛下,这秦寒月诡计多端,行迹多疑,还请陛下明察。”萧乘邺又接着在一旁开口。

    现在萧乘邺已经对秦寒月步步紧逼了,秦寒月知道萧乘邺之前就想杀了自己,可是却没有得手,现在逮着这样的机会,萧乘邺当然不会放过。

    所以秦寒月心中冷笑,这萧乘邺还真是狡猾奸诈呢,恐怕自己今天真要死在萧乘邺的手中了。

    “哦?心悸多疑,怎么回事?”萧伯庸开口问道。

    现在听到萧乘邺说这样的话,萧伯庸倒是更加的疑惑了,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都给朕说清楚,你们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朕?”

    萧伯庸越来越不高兴了,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别的女人一起来欺骗自己,现在又听萧乘邺说这样的话,他的心中也有些紧张。

    而大殿上的其他大人们全都抱着看戏的心态,不知这秦寒月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掀起这么大的波浪。

    “王爷,我想王爷可能误会我了,我不过区区一个弱女子,那如王爷所说行迹多疑了?”秦寒月开口问道。

    现在秦寒月明白自己若是一直沉默的话,那也就等于自己默认了,可是秦寒月不甘心。

    秦寒月也明白,现在萧乘邺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但是自己也不会因为萧乘邺所说的这些话去死,自己宁愿自己上一次做错的事情而被责罚。

    “是吗?秦寒月,你怎么现在还敢狡辩?”萧乘邺冷笑着看着秦寒月。

    而萧朗曜沉默着站在一旁,他冷眼看着萧乘邺,倒想看看萧乘邺接下来想说什么,他知道萧乘邺一直对自己虎视眈眈。

    倒没有料到,现在竟然牵扯到秦寒月的身上了,他的心里也有些生气,这萧乘邺未免也太过分了。

    “民女不知王爷在说什么。”秦寒月冷漠地开口。

    现在秦寒月在心里已经恨透了萧乘邺了,这萧乘邺越说越过分,秦寒月明白自己现在占不到什么便宜。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那好,我就说得更清楚一些。”萧乘邺开口道,他的心中也在冷笑着,秦寒月竟然背叛了自己,那么,自己现在自然不会放过秦寒月。

    “回禀陛下,这秦寒月确实行迹可以,因为臣曾经发现,这秦寒月无缘无故出现在八皇子的行策大营中,甚至还和山贼们搅在一起。”萧乘邺开口这样说道。

    现在萧乘邺所说的这些话,倒是让萧朗曜大吃一惊,萧朗曜没有料到,萧乘邺竟然能将这些事情联系起来,这样陷害秦寒月,萧朗曜一声冷笑,这萧乘邺现在还真是不择手段了。

    秦寒月也是被吓了一跳,心中更是觉得嘲讽,现在萧乘邺为了除掉自己,看来还真是费尽心思啊。

    “哦?还有这样的事?”萧伯庸的脸上显得更加生气。

    看着萧伯庸脸上越来越多的怒气,秦寒月明白,自己这一次大概是逃不掉了。

    “回禀陛下,确有此事。”萧乘邺装模作样。

    “秦寒月?你现在怎么解释这一切?”萧伯庸有些生气的看着秦寒月,没有料到还有这些事情,看来秦寒月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而且萧朗曜还一直护着秦寒月,这也让他心中更加生气了,他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好像自己不清楚的事情还很多。

    “父皇,我想皇叔可能是又有些误会了,秦寒月会出现在我的行策大营中,那是因为你我叫她一起的,至于山贼的事情,那也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萧朗曜赶紧开口替秦寒月这样解释道,他的心中越来越生气,他没有料到,这样的事情竟然都会被萧乘邺给翻出来。

    想必上一次萧乘邺所吃的那个哑巴亏,到了现在萧乘邺的心中也还耿耿于怀,所以他才会对秦寒月这么穷追不舍的。

    “皇侄,你现在也替听秦寒月开脱了吧,我看你是和这秦寒月在一起太久了,所以现在人也变得糊涂了,而且,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吗?”萧乘邺直接开口对萧朗曜这样说道。

    现在萧朗曜的面子他也不给了,而现在听到萧乘邺说这样的话,萧朗曜有些不接,不知道萧乘邺还想干什么。

    “皇叔何出此言?”萧朗曜冷眼看着萧乘邺开口问道。

    看见他们这个样子,萧伯庸的心中更加生气,他怎么都没有料到在这大殿上竟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而且,现在其他的大臣们也知道大概会有不好的大事发生,所以大家都在看着好戏。“这怎么回事?”

    “你们快给朕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究竟有多少事情瞒着朕?”现在萧伯庸也是越来越生气。

    直觉告诉他,萧朗曜和萧乘邺都不简单,只是他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现在,萧朗曜和萧乘邺之间好像快要起了战火。

    “陛下,恕臣直言,臣怀疑八皇子和十二皇子一样,都有谋反之心。”萧乘邺开口道。

    萧乘邺这话一出口,惹得众人一片哗然,包括萧朗曜和秦寒月也是如此,尤其是萧朗曜。

    而现在秦寒月也有些急了,秦寒月知道萧乘邺这是要开始对付萧朗曜了。“王爷可不能血口喷人啊。”秦寒月开口这么说道。

    而萧朗曜却什么话也没有说,他只是冷冷地看着萧乘邺,想看看萧乘邺接下来会说什么,她知道萧乘邺现在敢说这样的话,一定是有所准备的。

    “都给我闭嘴。”萧伯庸一声呵斥。

    “承邺,你说,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听到萧乘邺说这样的话,那以后又怎么不着急呢?

    虽然萧朗曜是自己的儿子,但是若萧朗曜真有什么谋反之心的话,那对自己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关于这样的事情,他看得自然很重。

    而且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萧朗曜,所以才会将萧朗曜发配到江北的,现在听到这样的风吹草动,他的心中怎能不担忧?

    “陛下,据臣所知,八皇子现在在江北,无限的扩大势力,甚至还经商,这样一来,八皇子的企图,难道陛下还不明白吗?”萧乘邺开口这样道。

    随后他转过头,冷冷的看了萧朗曜一眼,“八皇子,你心中清楚,皇叔究竟有没有冤枉你,你比皇叔明白。”

    “朗曜,你说,确有此事吗?”萧伯庸气不打一处来。

    他怎么都没有料到,他不知道的事情竟然还有这么多,而其他的大臣们也是议论纷纷,不知道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

    “回禀父皇,儿臣确实在经商,相比起之前众人不服,现在江北众人对儿臣服服帖帖,势力也的确扩大了不少。”萧朗曜开口道。

    现在萧朗曜当然明白,萧乘邺是想置自己于死地,当着众多大臣的面说这样的话,萧乘邺的心思,自己早已经心知肚明。

    “可是父皇,难道而成这样做是错的吗?皇叔说的的确没错,但是,而且何来的谋反之心,还是说父皇也希望而成无所事事,一事无成?”萧朗曜直接开口,这样说道。

    现在萧朗曜的行动也越发的生气了,这萧乘邺,现在竟然这么不择手段,想必他手中握着的筹码,也不仅仅是这些吧。

    萧朗曜说完以后,萧伯庸若有所思,沉默了良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