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二章 爱别离求不得
    他上次回国的时候遇到周澈宇,也没有对周澈宇是79号的人有什么责骂不认同的表现。但现在,周澈承想像林晓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喜欢一个汉奸,所以他是在刻意贬低周澈宇。

    林晓:“我就喜欢他,不管他是什么人,我都只喜欢他。”

    周澈承:“林晓,我知道错了,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他的声音充满了祈求,仍在垂死挣扎中。那句‘不管他是什么人,我都只喜欢他’其实已经深深打击刺痛他。

    爱别离,求不得。

    周澈承体验到了这世间的痛,极致的痛。他几乎感觉自己呼不过气来。

    有时候,喜欢会随着时间而淡忘,有时候也会因为时间而沉淀发酵。林晓对于周澈承来说已经是心中的白月光,追寻了那么多年,可笑当年他没有及早发现。

    林晓:“不行,也不需要,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周澈承:“林晓……”他想说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很喜欢我的,还经常叫他哥哥呢……

    林晓:“周澈承你回去吧,好好做你的生意,华夏现在正在是危机关头,你有能力就支援一下。”

    说完,在林晓的示意下,大亨派过来保护她的人就直接推开周澈承,护着林晓超朝外面走去。

    她该回去了。

    半个时辰后,周澈宇已经伤痕累累。他的白色衬衫也占满了血污,脸色苍白,但依旧不为所动。

    康成芳子放下茶杯,立刻有人过来接住。

    她走到周澈宇身前,替周澈宇擦汗。

    周澈宇艰难的偏头躲过。

    康成芳子:“瞧瞧,现在,看得我都不忍心了。周主任,要不要开口呢?”

    周澈宇依旧没有说话。

    康成芳子:“好吧,今天就到此为止,周主任既然不想说,我也就不勉强。”

    刚刚有人过来给她通报,山下介良已经在码头,很快就会过来了。

    宪兵队换了人,康成芳子作为负责人要亲自过去报告。

    山下介良与康成芳子之前也是清楚对方的。

    山下介良不喜欢强势的女人,更何况康成芳子还是支那人。山下介良有些瞧不起她。

    而康成芳子也不喜欢山下介良,在之前的sh夺权的关系中,康成芳子代表的是康成家族,自然与山下介良是对手。康成芳子看不惯山下介良。

    不过,在此之前,康成芳子已经准备好,她现在这个特高课处长的位子是不会变的。

    对于卫莲和周澈宇,康成芳子是不打算报给山下介良的。

    如果是那个昏迷的赵医生,她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两人见面,都是笑面虎,谈完工作,又一起去吃了个饭。

    对于杜邦主的离开,因为康成家族当家的去世,康成芳子也只是派了部分人去追赶。

    山下介良刚到sh的时候,就发现的杜邦主不在了。他心里有些不平。

    支那人果然是狡猾又怕死。

    第二天,上班,康成芳子直接去了审问室。

    康成芳子临走之前,让人给周澈宇找了医生。

    现在他比之前好一些。

    今天,康成芳子亲自上刑。

    周澈宇直接被架了起来邦住,康成芳子笑着用皮鞭抽打周澈宇。

    很快,周澈宇的衣服就破了,一条条的血痕,周澈宇仍旧不动声色,即使冷汗一直在滴。

    康成芳子:“周主任?”

    周澈宇:“……”

    康成芳子又继续打了几鞭,但周澈宇却像是不会痛一样。虽然冷汗已经暴露了他。

    但周澈宇从头到尾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康成芳子突然觉得这样很无趣。

    旁边站着的副手对康成芳子说,“康成处长,我们可以用吐真剂,不信到时他不说。”

    副手是地地道道的日本人,他早就看不顺眼周澈宇就一个支那人,还比他的职位高,虽然,他也在心里不满康成芳子,但人家是他的长官,特高课的处长。他也就无法。

    康成芳子:“好,你去取。”

    一刻钟后,副手就直接把药剂取来。

    配药的日本兵也来了。对于这项业务,他已经很熟练。

    很快就把小针剂拿出来,推了一下,冒出一点无色的药剂。

    康成芳子:“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周澈宇:“……”他是知道这吐真剂的厉害,作为79号的成员,他是接触过的。周澈宇没有把握不会说出组织的事,还有林晓……

    康成芳子:“看来周主任是想亲自试一试啊。也好,我现在也能听到你的真话。”

    周澈宇一直低着头,没有动作。

    日本兵把针水推进周澈宇的手臂。

    周澈宇只感觉有一阵凉意,接着是头有些晕。但他一直坚持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康成芳子的声音,“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周澈宇:“目的……”

    周澈宇一直保持着灵台的一丝清明。

    对于康成芳子的话,他是先在脑子里过滤了一边,才回答的。

    当然,所谓的答案也就不具有准确性,但听上去又感觉是那么回事。

    但因为药物的原因,周澈宇的大脑反应有时候会有些迟钝,这时候,周澈宇也就囫囵吞枣的过去。

    康成芳子:“你和林晓是怎么认识的?”

    周澈宇听到林晓,很自然的就在脑海中反应出现代……他就是在那个未来见到林晓的。

    不过,周澈宇:“林晓曾经是我的学生,后来我们相爱了。”

    周澈宇的回答亦假亦真,就康成芳子和在做的所以人,第觉得那是真话,他们是知道吐真剂从来没有出过意外的。

    康成芳子:“你就那么喜欢她?”

    周澈宇:“……”

    折腾了一个下午,康成芳子把想问的都问完了。

    周澈宇晕了过去。

    康成芳子看到倒在桌上的周澈宇问身边的军医,“他怎么了?”

    虽然很气愤周澈宇的妻子林晓。

    军医:“消耗过量,晕过去了。”

    副手知道康成芳子对周澈宇有意,他就想促成这件事,现在副处长的位置还空着。

    他过去给康成芳子耳语了几句。

    康成芳子看看他,点了点头。

    第二天晚上,康成芳子吃过晚饭后,就一直等在办公室。

    听到敲门声,康成芳子用日语喊了一声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