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星际之伴生兽》正文 186.第一八六章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3^)-☆

    在经过一个走廊拐弯是, 遇到迎面走来的身形高大, 两鬓略微斑白的管家木凯。其实两兄妹面对他有点心虚, 毕竟那是爷爷身边倚重的人。木家的旁系子弟, 从小就跟在爷爷身边,是爷爷的左右手,木家里面很多事情都是经他手的。

    用他们母亲的话来说, 就是在木家, 这个鞍前马后像狗一样的木管家, 手上的权利甚至比他们父亲还要大。说到这里,他们母亲觉得他们爷爷爷偏心, 对一个外人都比自己的儿子好, 为此不知道暗地里摔了多少东西。

    面对木管家, 自家父亲都不好直接对上,更何况是他们。想到这个木管家也像爷爷一样对那个废物疼爱有加, 以前欺负那个废物很多时候都是被他抓到, 再告到爷爷那里, 两人没少被惩罚。两兄妹心里越发不平衡起来,反正这次他们也没做什么不是, 这么想着,两人越发理直气壮起来。

    木凯这时也看到两人,高大的身体无声无息的往两兄妹前面一挡,皱眉问:“四少爷五小姐, 请问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不会又来欺负三少爷吧, 后面这句他暂时没说出来。

    不是他多疑, 实在是这两兄妹前科太多,天赋高,性子却非常之恶劣,尤其格外敌视三少。木家大小事情很多经他手,他的身份也不仅仅是表面上的管家,自己跟随家主这么多年,对于老爷子对他们的态度也一清二楚。而两兄妹的母亲所做的一些事包括暗中补贴娘家无数次甚至还有其他一些过分的事,老爷子看着她为木家生儿育女的份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她了。

    两兄妹眼光一闪,木宁玉回答道:“没啊,我们就是过来找三哥玩儿,但是三哥都没给我们开门!”至于怎么玩,她没有说,而说到后面,语气显然非常之不高兴。

    说完拉着哥哥木宁影急忙离开。

    木凯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至于他们说的话,他是不信的,还是过去看看三少。

    这边木临潼正在看资料,这时机器人小一过来:“主人,外面有人请求进来。”

    木临潼“啪”的一声把资料拍在桌子上:“他们还没离开?”

    小一回答:“不,这次是木管家。”

    “同意他进来。”

    送走了木管家,再经过与机器人小一斗智斗勇后,木临潼此刻总算如愿的蹲在蹲在院子前面的一个小花圃外边,拿着常用的小树枝在松土。除了睡觉和喜欢白虎外,木临潼还有一个小兴趣,就是种点植物。

    除了木家老爷子,没有人知道其实三废的木家三少其实植物亲和力非常之高,无论多暴躁的异植都不会对他伸出爪牙,都会在他的安抚下温顺下来。他可以感受植物的情绪,甚至能听懂植物说话。

    木老爷子发现后大吃一惊,然后非常惊喜的说他这是属于返祖现象,当年末世时期木家初代家主也是有一样的能力,还让他保密,任何人都不能说。

    刚刚蹲下来,木临潼就感受到周围所有植物的都莫名兴奋起来的情绪。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何他每次靠近这些植物,它们都会非常兴奋,那些异植还会想办法靠近他。

    这不,松土的手被靠的最近的一株小异植的两片叶子缠住,它还试图把整个主干向他这边倾斜,还一边陶醉的抖动。这样一来,其他异植也在蠢蠢欲动,一个个伸直了枝干,抖动叶子。

    其中一颗成人高大的异植向日葵把它脸盆大的花朵转向木临潼这边,木临潼无端从中看出一股怨念来。别看这向日葵挺可爱来着,但是他会喷火啊,不小心惹怒它后果很严重,具体请参考木爷爷被烧掉的胡子。

    还有一株在木临潼右手方向的仙人掌,满身的尖刺似乎在动,更为可怕的是,这仙人掌居然有三米高,像个怪兽一样耸立着。现在这高大威猛的仙人掌,正虎视眈眈的对着他,一股股宝宝委屈委屈,宝宝心里苦的情绪传来。

    木临潼:“……”

    他似乎闻到了空气中飘动的酸味还有一触即发的火-药味。木临潼忍不住扶额,又来了,这些家伙,这种情形几乎每天都要上演。

    木临潼就不明白了,这些植物除了木爷爷为了不让他无事可做带给他的养的,剩下的就是他捡回来的。当初都是小小的,异常可爱,甚至还有一些是从种子种出来的。开始挺正常,后来经过他手后,一个个的全部变成怪物一般的存在。

    想起爷爷说的话,这些植物经过他手后,基因得到优化,全都进化成了异植,很多还觉醒了异能。知道他的这个能力后,他感到爷爷松了口气,似乎不像以前那么担心他以后被人欺负。因为他虽然身体没能放出木系异能,却能培养异植,还能操控不同的异植。要知道他爷爷能随意操控的只是一些低价的异植,高阶的只能契约后才能操控。所以他其实也不是很废?

    木临潼回过神来,开始一颗颗的松土浇水安抚过一遍后,这群乱吃飞醋的家伙总算平静下来。

    这时一向没心没肺的木临潼心里莫名泛起一股惊疑的情绪,连带着脸上的被这些扰的无奈表情也变成一脸懵逼的表情。

    懵逼的魂块木三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为什么要有这个表情,我为什么会有这个情绪?不管了,好累,先去睡觉。

    地球,长白森林保护区。

    刚刚清醒过来的木临潼惊疑过后就开始头痛了,小白还没找到,又把自己的魂块弄丢了简直是流年不利啊。

    不知道自己这次深度修复过了多长时间,没有主魂的魂块简直是邪修的大补之物,而且不能离开本体太长时间,否则会越来越虚弱,时间长的话不回归的话就会逐渐消散的,最多十年,除非……木临潼抽了一下枝条,暗笑自己想多了,怎么会想到这种根本不存在的可能。

    木临潼能隐隐感受到那块神魂还没消散,看来是十年内因为某种意外出了本体,然后不知道飘去哪里了。

    高大的树木抖抖树身,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树木似乎正在进行着什么,整棵树枝抽动了几回,最后像放弃般,整棵树的叶子耷拉下来。

    木临潼挣扎了几下,还是无法变身,这棵树都失落起来。

    他神识也受伤了,没法展开太远,但是附近他都仔细查找了,没有那条血蟒的踪影。他的神魂不会平白无故走丢,期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他觉得血蟒应该知道一点。可是这货居然不知道跑哪去了,长白森林这么大,去哪找?

    于是木临潼只好把目光放在有点灵智的大树上。他挑选了最近的一棵,大概两百来年的小树,不是他不找那些几百上千年的参天大树,而是自己方圆三百米内的大树都是被之前的黑洞带来的雷劫给劈掉了,而自己周围这小树都是被自己身为灵树,对这些树木来说有极大的好处,越是靠近,得到的好处越多,越早尽快开灵。

    这棵选中的树木明显也是开灵的,木临潼用神识问了它:“小树你知道那条血蟒去哪了吗,这十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

    感觉到木临潼的意思,它表现的很激动,但是有点乱。

    “大王……我一直……一直在睡觉,不知道那条血蟒……去哪了。但是快冬天了,血蟒……冬眠……这十年,没有……没有奇怪的大事发生。”

    但是25年前有,但是它想着那时大王都醒着就没有多说,而且树木都是一根根,问什么答什么。而木临潼也没有想到他的魂块那么早失踪还能不消散。

    听完树木的话,木临潼大概清楚了它要表达的意思,就是快冬天了,血蟒要准备冬眠的猎物去。

    在连续问了周围好几颗树木,等到一致的回答后,木临潼终于死心,缩在树身里开始想其他办法。

    微风吹过,挺拔的灵树附近长着不少矮小的植物,它们随风晃动着。木临潼扫了一眼,习以为常没在意,一直以来,只要是他扎根的地方,附近都会长些灵气充沛的灵药出来,凡人界珍贵的人参和灵芝也没少,还有其他的各种功效的灵药。

    要是木老爷子在这儿,嘴巴简直要笑裂开,这些都是珍贵的药材啊,治疗自家孙子的那个方子里需要的药材,这儿就差不多齐了!

    木临潼前思后想,过滤了很多种方法,最后把目光放在不远处的灵药身上。

    木宁玉看着走过来的木家老爷子,眼圈变红,“爷爷,你去看看四哥,他现在昏迷不醒了。”

    木家老爷子低声回答:“我刚想要过去,你跟爷爷一起过去吧。有爷爷在小四会没事的。”

    木宁玉心里一喜,自小爷爷就偏向那废物,难道是因为他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吗?爷爷很忙,其实和那废物相处的时间也不多,那废物几乎就是被管家和机器人带大的。虽然物质上爷爷对几人都是一视同仁,但是相比之下,爷爷跟他们兄妹不是很亲,却对那个废物很是关注。就拿这次去地球的事来说,母亲都说了,这是为那个废物采药去了。还有就是,爷爷动用了关系,帮那个废物拿到了星盟第一军校的入学资格。要知道,当初她大哥二哥都没有这种待遇,凭什么木临潼他一个废物就可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