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蜀山剑宗系统》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神秘绿袍
    “元齐,先把这两位乙佗部族来的客人带去休息。”

    招呼了门外一名候着的下人,焦图昌明随口吩咐道。

    门外一名身材高大的焦图族人侧身走进屋内,低头称是,随后向白眉二人微微一偏手:“二位请跟我来吧。”

    看了一眼乙佗真意,白眉和曹北风躬身告退,跟着焦图元齐前往休息的地方去了。

    “这个乙佗狰,真是一刻也不让我安生啊。”揉着眉心,乙佗真意转身做到了椅子上,语气中对乙佗狰似乎颇有烦躁。

    “一个伤了根本的废物而已,真意兄不必太过在意。这么多年,乙佗族内事物无论大小,皆是由你在操办,乙佗狰除了顶着一个族首的名号外,一点用处都没有。

    要不,我帮你废了这个乙佗狰,捧你做族首?”话语里充满了对乙佗狰的不屑,焦图昌明轻笑着说道。

    “不可!”微微摇了摇头,乙佗真意道:“乙佗狰虽然因为冲击金丹伤了根本,导致晋升金丹之后便一直闭关。

    但是此人年轻时却是一名十足的悍将,为乙佗部族立下了很多大功。当年乙佗部族几次面临灭族之祸都是他和他的家族一肩扛下,所以他在乙佗部族内威望很高。

    我若是废了乙佗狰自己当族首,乙佗部族内部必有不服,怕是不久便会分崩离析,彻底分裂。此事绝不可鲁莽为之。”

    “哦,那个病秧子真有那么大本事。”乙佗狰晋升金丹时,焦图昌明曾经作为乙佗真意邀请的好友,去过乙佗城见过乙佗狰,当时乙佗狰给焦图昌明的感觉就是病怏怏的,好像风一吹就会摔倒一样。

    “破船还有三分钉呢,乙佗狰虽然修为不及我,但若真是拼死打斗起来,我不是他的对手。”身为大祭酒,乙佗真意并不善战,其实这也是阴土百族的基本情况。

    族首为一族首领,本身必须要战力强悍,以己身镇压外地,安稳内府。而大祭酒更多的则是礼教文明上的长者,负责向天祈福,卜算灾祸。

    “是吗,那改日我定要领教一番乙佗族首的雄威。”没想到和自己同等修饰的乙佗真意居然会自认不如乙佗狰,焦图昌明诧异之余,却也升起了几分不服气。

    “此事以后再说吧。我出门一趟,乙佗狰的那两个亲信你不要难为他们,毕竟我之后还要回去和乙佗狰商议成为附属的事。”乙佗真意道。

    “放心。你去吧……”

    ……

    静坐在焦图昌明给他们安排的休息房间,白眉与曹北风外通过神念已经知晓了焦图昌明和乙佗真意之前的谈话内容。

    毕竟以白眉曹北风元胎级别的神念,焦图部族内还没有人有本事察觉。

    “百族联盟,有点意思……没想到阴土内部,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不堪。”之前焦图昌明所说的内容,让白眉二人可是如获至宝。

    不论是百族联盟意图脱离大阴皇庭的统治,还是切断大阴皇庭对镇墟山的控制,对于白眉二人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消息。

    “看来百族联盟里,有人深知镇墟山的核心秘密。只要找到此人,我们这次的任务就算完成一半了。”曹北风道。

    “嗯,不过能知道这种事的人,恐怕在百族的地位不会低。想要不惊动百族里的人,将此人擒住。难度不小啊。”白眉思索道。

    “我看那个焦图昌明似乎知道的不少,要不先从他那里突破?”曹北风提议道。

    “不急,这个焦图部族水可不浅。乙佗狰说焦图部族只有四尊金丹,但是我刚进城的时候,起码发现了七道金丹级别的气息,其中三道十分隐晦想必是焦图部族暗中隐藏的大能。

    一个二等部族却有足足七尊金丹。这个焦图部族怕是图谋不小啊。”整理着衣袖,白眉轻声说道。

    “你是说……”

    “这个焦图部族怕是在积蓄力量,在百族联盟里一举取得高位,若是他们真的能脱离大阴皇庭的统治。

    焦图部族怕是能一跃成为领导层,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区区的部族。”权力里的勾心斗角白眉虽不熟悉,但也见识过不少。

    跟地央界那如海茫茫的官场相比,阴土的百族联盟除了力量上更强大外,真正的心胸算计远比不上地央界人族。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曹北风问道。

    “先跟着乙佗真意看看吧,他把我们留下,无非是让我们成为他的证人,带我们见识了百族联盟的强大后,好回去劝服乙佗狰加入百族。”白眉道。

    “你的意思或许我们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找到那个掌握镇墟山核心秘密的人。”目光一闪,曹北风明了道。

    “嗯,镇墟山的秘密,离我们已经不远了……”

    ……

    焦图城内

    乙佗真意看似随意的走进了一条小巷,很快又走了出来,在街上了闲逛了起来

    声息尽敛的乙佗真意躲在角落看着自己的分身渐渐消失在街道的人群里,这才从角落里走出,取出了一张面具按在了自己脸上,眨眼间身形样貌都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子。

    易容成一个老头,乙佗真意在小巷里四处穿行,几个拐弯后来到了一处破落的民宅门口

    透过已经坍塌了半边的围墙,乙佗真意的目光落在了正拄着下巴靠坐在院内一张石桌前的身影。

    看到那道身影,乙佗真意的呼吸都瞬间急促了不少,一把推开了民宅的大门,乙佗真意快步走了进去,来到了石桌旁的人影面前。

    “你要的东西我凑齐了,我要的呢。”翻手取出一坛还在砰砰跳动的心脏,乙佗真意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这个浑身上下都笼罩在一件墨绿色长袍下的男子。

    “凑齐这九百九十九颗九岁童男的心脏,你足足用了三年,可太慢了。”声音像是两块破刀片在一块摩擦,绿袍男子微微抬起头,兜帽下被阴影遮盖的面庞上射出了两道摄人的目光。

    “我的东西呢。”没有理会绿袍男子的抱怨,乙佗真意急切的问道。

    “这呢这呢。急什么,我又不会赖账。”伸手往背后一抓,一瓶闪耀着金银两种神光的液体出现在了绿袍男子的手中。

    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乙佗真意盯着绿袍男子的透明瓶,颤声道:“这东西,真的能让我突破虚丹境吗?”

    “童叟无欺,绝无假货!我的招牌,不会因为你砸了的。”嘿笑两声,绿袍男子语气并没有多少起伏,但是却仿佛有无穷的吸引力一般,让人不由自主的就相信了他。

    ……
为您推荐